您的位置:

首页  »  科学玄幻  »  公主恋人之催眠隶奴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公主恋人之催眠隶奴
作者:逍遥至尊公主恋人之催眠隶奴(一)有马哲平,原本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学生,但是在父母因为事故去世后,却被突然出现的祖父而且还是日本经济界巨头有马一心收养,一下子就成为了着名财阀有马集团的继承人,一下子从底层穷小子成为让人羡慕的大少爷,现在正在日本首屈一指的贵族学校私立秀峰学园就学。 “真是让人羡慕的臭小子啊。”私立秀峰学园的中的一角,一个阴暗的角落中,一个看上去面貌猥琐,身形癡肥的男生正一脸嫉妒的看着不远处被四个女生包围着的有马哲平。 那四位女生分别是海瑟尔林克公国的高贵公主夏洛特。海瑟林克、菲尔密士公国的优雅骑士族后裔西尔维娅。范。霍森、凤条院家的傲骄大小姐凤条院圣华、有马家的温柔女僕藤仓优,这四位美女在整个秀峰学园中可谓最漂亮的存在,是学园里所有男生心目中的女神,不过现在她们却全部都围在有马哲平的身边,怎能不让人嫉妒。 猥琐癡肥的男生再看了一会,终于哼了一声,转身离开这里,再也不看让他愤怒的场景。 这个猥琐的男生叫佐藤猪志,是一位科学家的儿子,因为自己的父亲恰好在有马集团旗下进行实验研究,他才有幸进入这所贵族学校,即便如此他在秀峰学园当中也只能算是最底层。 做为属下的儿子,怎麽可能和老板的儿子抢女人,而且自己的样子也不用于帅哥,可以说十分糟糕,就算没有有马哲平,也不会得到美女的欣赏。但是每次看到有马哲平和四个大美女在一起的时候,都会让他无比嫉妒。 和往常一样佐藤猪志愤恨不满的回到了自己租住的公寓中,却意外的发现自己乱糟糟的房间当中多出了一个大大的纸箱,上面还放着一个黑色的手机和一封信,看起来好像什麽人故意放在这里的样子。 “可恶,这里的管理员到底是乾什麽吃的,居然不通知房间的主人,就随意让人把东西放进来,等会一定要投诉他们才行。”原本就郁闷的佐藤猪志更是气呼呼的说道,本来打算直接叫人过来把纸箱搬走,但嫌麻烦的他还是随手拿起箱子上面的信。 “我的儿子哟,遗传了我这遗憾容貌的你,一定过得非常寂寞吧,所以我特意将自己的发明送给你。你所收到的这个手机对他人拍照的瞬间,就可以直接进入到那个人的心灵深处,让对方进入到催眠状态,而催眠之后任何命令,对方都会绝对服从。可以说怎麽使用这个手机,全部都在于你自己想象,如果这个可以让你品味到人生的快乐,父亲会很高兴的。PS:箱子里还有一个更大的惊喜。” 佐藤猪志念着信上的内容,一脸无聊的说道:“父亲都多大了,还开这种无聊的玩笑,催眠这种事情怎麽可能办到啊,难道真的老糊涂了吗?”不过佐藤猪志还是顺手将箱子打开,看看父亲到底还送了什麽给自己。 “女奴有马佳苗见过猪志主人。”只见箱子里面居然有一位成熟美豔的性感少妇正跪坐在其中,她的身上除了一件围裙外什麽也没有穿,将自己姣好的身体曲线完全呈现出来,当看到佐藤猪志时,少妇立刻俯下身恭敬的说道。 佐藤猪志看着少妇光滑的玉背和性感的裸臀,只觉身体一阵发热,不由大大的吞咽了一口口水,不确定的问道:“你刚刚说什麽?女奴?” “是,猪志主人,有马佳苗是只用于猪志主人的性奴隶,这**的身体就是为了服侍猪志主人而存在的,请主人尽情享用吧。”有马佳苗语气谦卑的说着无比**的话语,让佐藤猪志愈发血液沸腾起来。 “我的性奴隶……”佐藤猪志再次咽了口口水,突然想到了什麽,惊讶的喊道:“等一下,有马……难道说你是有马哲平的妈妈?不过新闻上不是说你已经死了吗?” “是,佳苗就是有马哲平的妈妈,那场事故是主人的爸爸特意安排的,死的仅仅是佳苗的丈夫,而我则以失蹤的形式来到主人身边。主人的爸爸让女奴转告主人,可以凭借‘发现失蹤的有马佳苗’和催眠手机潜入有马家。”有马佳苗好像在谈论别人一样,淡然的说着自己丈夫的死讯。 “不愧是我爸爸,居然想出了这麽高明的主意啊……”佐藤猪志这才知道自己的老爸居然早就安排好了一切,不过很快他的眼睛就死死盯着马佳苗性感成熟的身躯,吞咽着口水说道:“也就是说,现在对佳苗夫人你做什麽都可以喽?” 有马佳苗好像知道佐藤猪志说的是什麽,微笑着从箱子中站了起来,迈步走到佐藤猪志面前跪下,一边伸手脱下佐藤猪志的裤子一边说道:“是,做什麽都没有问题哦。因为佳苗是主人的性奴啊!” 随着裤子滑落,佐藤猪志硬挺的**猛地弹出直接打在了有马佳苗的脸上,滑嫩的皮肤差点就让身为处男的佐藤猪志射了出来。 “主人的**好大∼啊唔∼嗯∼”有马佳苗看着佐藤猪志的**感歎一声,随即张开红唇将**慢慢含进嘴中,一点一点的吞咽进去,直到佐藤猪志的囊丸碰到下巴,**在喉咙顶起一个硕大的凸起,才开始不住吞吐起来。 “哦∼做得好,佳苗∼啊∼喉咙……喉咙好紧!”第一次被女性**的佐藤猪志本能的将手放在有马佳苗的脑后,好让自己的**顶的更深一些,同时舒服的大声喊叫着。 得到佐藤猪志夸奖的有马佳苗吞吐的愈发卖力起来,灵活的香舌更是来回**着嘴中的**,配合着**的蠕动,带给佐藤猪志前所未有的享受。 “哦哦哦,要去了!佳苗,接好!主人我要射了!”在有马佳苗娴熟的口舌侍奉下,佐藤猪志仅仅坚持了几分锺,就忍耐不住的大声吼道,双手更是死死按住有马佳苗的头髮,将**顶进**之中射了出来。 有马佳苗拼命的吞咽着佐藤猪志射出来的**,双唇更是紧紧含住**没有让一点**洒出,直到榨乾尿道里的最后一丝**,有马佳苗才依依不舍的将**从嘴里吐出。 看着有马佳苗一脸回味**味道的**表情,佐藤猪志刚刚才射过的**顿时又硬了起来,一把将有马佳苗扑倒在地上,将她身上那单薄的围裙扯了下来,**猛地插进那诱人的**之中。 “啊∼好深∼猪志主人的**好厉害∼佳苗……佳苗的**都被**穿了∼啊∼”有马佳苗**的大声**起来,修长的双腿缠住佐藤猪志肥胖的腰部,以便让**更好的**。 听到有马佳苗的淫叫声,佐藤猪志愈发卖力的**乾起来,粗壮的**每一次都完全插进**之中,重重的撞击着有马佳苗的花心,两人的下体不断碰撞着,发出**的啪啪声。 “嗯∼啊∼好棒∼啊∼唔∼猪志主人∼请……请享用佳苗的奶水吧……啊!” 有马佳苗一边大声淫叫着,一边断断续续的对佐藤猪志说道,将丰满的**送到佐藤猪志嘴边。 佐藤猪志毫不客气的将眼前的**含进嘴中,用力吮吸着,顿时一股香甜无比的乳汁就流到嘴中,那甘甜的味道让佐藤猪志不由大口大口的吞咽起来,同时还用手不住揉捏着丰乳,好让乳汁更多的流进嘴中。 好半天才吸允完乳汁的佐藤猪志张开大嘴,淫笑着说道:“好厉害啊佳苗,没想到你居然会有奶水呢,难道是你怀了老爸的孩子?” “不……不是,这是主人的爸爸对佳苗进行的改造……唔∼可以让佳苗的**随时都能産生奶水……而且……嗯∼啊∼哺乳的时候……身体会变得比平常敏感十倍……啊∼”有马佳苗**的呻吟着,一脸妖媚的对佐藤猪志说道。 “敏感十倍……也就是说这样喽!”佐藤猪志突然淫笑着死死咬住有马佳苗嫣红的乳珠,用牙齿不住拉扯起来。 “唔啊啊啊∼∼不行∼去了∼”有马佳苗高声淫叫道,双腿紧紧的缠住佐藤猪志的腰间,从花心喷涌出一股又一股的淫液,不断沖击着佐藤猪志的**,**也同时流出香浓的乳汁,洒落在两人的身上。 “唔!我也要射了,接好主人的**吧,佳苗!”佐藤猪志受到这样的刺激,也忍耐不住的低吼道,放开精关,将炙热的**射进有马佳苗的花心深处。 好半天后,佐藤猪志才将疲软的**从有马佳苗的**之中抽了出来,带出大量的淫液,而有马佳苗则不等佐藤猪志吩咐就主动用香舌清理起**上面的**和**。 看着有马佳苗恭顺温柔舔舐自己**的样子,佐藤猪志不由开始期待明天和秀峰学院当中的美女们见面的时候。 秀峰学园的一处偏僻的草丛,好不容易在藤仓优的帮助下摆脱了那些讨好奉承的家伙,有马哲平正大字型的躺在躺在草地上,放鬆身体,享受着难得的无人打扰的空閑时光。 不过美好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就在有马哲平快睡着的时候,突然听到有脚步声朝这边靠近,睁开眼睛才发现好像是自己班上的佐藤猪志朝自己走来,发现逃跑已经来不及的有马哲平只能讪笑着说道:“有什麽吗?佐藤同学。” 佐藤猪志一脸讨好谄媚的说道:“有马同学,我现在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还请你冷静的听完说完。其实我想让你见一个人,请看,她就在那边站着呢。” 有马哲平顺着佐藤猪志手指着的方向看去,一下子就发现那里站着一个自己非常熟悉的身影,他立刻瞪大双眼,难以置信的低声说道:“难道是……妈妈? 不!不可能的,妈妈应该已经……诞生,真的一模一样……” 就在有马哲平呆呆地望着远处有马佳苗的身影时,眼前突然闪过一道白光,瞬间有马哲平就觉得自己陷入一片黑暗之中,但是自己却丝毫没有惊慌,反而充满了温暖安心的感觉。 突然一个声音在有马哲平的脑海里回响起来:“有马哲平,佐藤猪志是救了你妈妈的人,也是你最重要的恩人,你一定会报答他,所以你非常信赖他,不论他说了什麽,你都会无条件相信,不管他让你做什麽,你都不会有一丝犹豫和怀疑。明白了吗?有马哲平?” “是,我明白了,佐藤猪志……我的恩人……无条件相信……不会犹豫和怀疑……”有马哲平喃喃自语着,眼前渐渐恢複了光明,就看到有马佳苗温柔的看着自己,而佐藤猪志正一脸淫笑的搂着有马佳苗的纤腰,右手更是肆无忌惮的探进领口,揉捏着有马佳苗的**。 明明自己的母亲正在眼前被别的男人玩弄,有马哲平却是毫无生气的反应,反而充满感谢的对佐藤猪志说道:“真的是非常感谢你,猪志同学!我妈妈都是多亏了你才能活下来,这份恩情实在是太大了,请务必让我报答!” “这点小事,哲平你就不要在意了。再说佳苗阿姨已经为了报答救命之恩,已经自愿成为我的性奴隶,让我随便玩弄她的身体。你看!现在佳苗的**和屁眼可没有閑着哦!”佐藤猪志突然拉起有马佳苗的裙子,淫笑着对有马哲平说道。 只见有马佳苗的裙下什麽也没有穿,原本应该是一片黑色的地方现在变得无比光滑,高高凸起的阴蒂镶着一个银色的圆环,而在蜜处与菊穴中,两根巨大的电动按摩棒正剧烈震动着。 佐藤猪志的右手伸到有马佳苗双腿间,缓缓的将有马佳苗**与肛菊中的电动按摩棒抽了出来,无比猥琐的对有马哲平说道:“对了,哲平,你还没有吃饭吧,正好你妈妈还热了一些东西,你就好好尝尝吧。” 说完佐藤猪志拍了下有马佳苗的翘臀,有马佳苗顿时会意的趴跪在地上,浑圆的翘臀高高翘起,小巧的肛菊和**一张一合,好像两张小嘴一般,慢慢的,只见一根香肠从有马佳苗的菊穴中缓缓吐出,而**中更是挤出了两个水煮蛋,落在了佐藤猪志放在地上的盘子上。 佐藤猪志端起盘子,递到有马哲平面前,笑眯眯的说道:“来尝尝看吧,哲平,这可是你妈妈特意做的哦。” 有马哲平愣愣的看着沾满**的香肠和鸡蛋,在佐藤猪志的连声催促下,终于迟疑的将食物送进嘴中,瞬间他便露出了惊喜的表情,连声说道:“好吃,真的是太好吃了!不愧是用妈妈的**和屁眼加热的,味道实在是太棒了。” “嘿嘿,放心吧,哲平,你以后绝对会还会吃到更多的。”佐藤猪志一边将电动按摩棒又插进有马佳苗的**中,一边淫笑着对有马哲平说道。 “唔∼嗯∼哲平,还愣在那里乾什麽,还不快点请猪志主人去家里做客,好好招待一下你的恩人。”有马佳苗轻声呻吟着,任由佐藤猪志将按摩棒插回**后,站起来一脸认真的对还在拼命吞咽食物的有马哲平说道。 “啊,是,我马上就去叫司机过来,猪志同学你先等一下。”有马哲平被自己的妈妈一说,顿时顾不上在吃东西,连忙对佐藤猪志说道,转身就朝停车场跑去,只留下佐藤猪志抱着有马佳苗在原地等着。 不一会,只见一个穿着秀峰学园製服的女生走了过来,正是有马哲平的贴身女僕藤仓优,当她看到佐藤猪志抱着的有马佳苗时,平静的脸上也浮现出一丝讶然,正準备说些什麽的时候,早就做好準备的佐藤猪志却已经掏出了手机对藤仓优按下了快门……藤仓优主动前去迎接佐藤猪志和有马佳苗两人后,有马哲平一个人无聊的站在车边,时不时望向远处看藤仓优等人有没有回来,就在有马哲平焦急的想要自己过去找人时,佐藤猪志等人的身影终于出现在有马哲平眼中。 有马哲平连忙高兴的喊道:“你们好慢啊,我还以为优没有找到你们呢。那麽,快点上车吧,妈妈,猪志同学。” 佐藤猪志却突然一脸淫笑的对有马哲平说道:“哲平,我想要优现在穿在身上的内裤,不知道可不可以啊?” “这个……”有马哲平为难的看了藤仓优一眼,犹豫了一下,还是对藤仓优说道:“优,你听到了吧,请你把现在身上穿着的内裤脱下来,送给猪志同学吧,拜托了。” “是,我是哲平少爷的女僕,所以哲平少爷的这个命令虽然十分下流变态,但是我一定会完成哲平少爷的命令。现在请哲平少爷你看着,优将自己的内裤脱下来送给猪志主人的一幕。”藤仓优脸色不变的平静说着,同时快速的将自己的内裤脱下,递给佐藤猪志。 有马哲平听完藤仓优毫无怨言的话语,再看到佐藤猪志拿着藤仓优的内裤一脸猥琐的表情,只觉得心中一阵说不出烦闷,当下也不想在多看一眼,转身走进轿车之中。 接着上车的佐藤猪志径直拉着有马佳苗和藤仓优坐到了有马哲平的对面,佐藤猪志的狼爪更是直接向藤仓优探去,藤仓优任由佐藤猪志的双手在自己雪白的大腿上游走着,但脸上却一本正经的说道:“请不要这样子,猪志主人。” 藤仓优刚说完,佐藤猪志就邪笑着看向有马哲平,说道:“哎呀,优不想让我碰她啊,哲平,你说该怎麽办呢?” 被佐藤猪志点名的有马哲平无奈的对藤仓优说道:“优,好好让猪志玩弄你的身体,你也要更加主动一些才行。” “我明白了。”藤仓优淡然的应道,随即抓起佐藤猪志的双手,主动将一只放在自己的**上,另一只更是直接放进裙中,嘴里平淡的说道:“遵照哲平少爷的吩咐,请猪志主人玩弄优的**和**。” 佐藤猪志在藤仓优的帮助下,动作愈发大胆起来,伸进裙里的那只手更是顺着滑嫩的大腿一直摸到腿心,手指熟练的插进**的**之中,同时淫笑着在藤仓优耳边低语道:“向你的哲平少爷彙报一下我的行动和优你现在的感受吧,优。” “是,猪志主人。”藤仓优依旧平静的说着,只是身体的本能反应还是藤仓优的语调出现了一丝变化,“哲平少爷,现在……嗯∼猪志主人的右手正揉捏着优的**……唔∼刚刚还故意使劲拉扯了一下**……啊∼猪志主人的手指插进了优……嗯∼优的**里,不停的抽动着……嗯啊∼优感觉好舒服……啊∼身体好热∼不行∼要去了∼优要去了∼哲平少爷,优要**了∼哦呃呃呃∼” 只见藤仓优双腿紧紧的夹住佐藤猪志的左手,玲珑的娇躯骤然挺直,大股大股的淫液顺着佐藤猪志的手臂哗啦啦的流到车厢内的地毯上,巨大的数量甚至蔓延到对面的有马哲平脚下。 佐藤猪志将手从刚刚**的藤仓优双腿间收回,舔了舔手掌上的**后,他淫笑着指了指胯下高耸的**,猥琐的对有马哲平说道:“那个,哲平,我好像被优弄得硬起来了,能不能拜托你最心爱的女僕来帮我灭下火呢?” 原本就看着眼前淫戏看的目瞪口呆的有马哲平咽了口口水,有些结结巴巴的说道:“没……没有问题,优,请你帮助猪志同学一下,让他的欲火全部发泄出来,就用……就用你的身体吧。” 才从**余韵中回过神的藤仓优勉强起身应道:“明白了,哲平少爷,优会用自己的身体来帮助猪志主人发泄欲火的。”说完藤仓优就跪在佐藤猪志身前,将自己上半身的校服解开,脱下里面的胸罩,双手托住丰满的**,将佐藤猪志的**夹在中间,一边缓缓套弄,一边淡然说道:“遵照哲平少爷的命令,优开始为猪志主人**。” 一旁的有马哲平听到藤仓优的话后只觉得胸口一痛,但是眼睛却怎麽也挪不开,只是死死的盯着藤仓优和佐藤猪志的****,连自己胯下何时竖立起来都没有注意到。 就在这时,不知什麽时候已经坐在有马哲平身旁的有马佳苗突然伸手捂住自己儿子的**,解开裤子就开始套弄起来,诱人的红唇低声说道:“很羡慕吧,但是哲平你不用在意。因为这是你最心爱的女僕,是在你自己的亲自命令下服侍猪志主人的,所以你会感同身受一样喜悦和快乐。” 他们见面的话音刚落,藤仓优的声音适时响了起来:“遵照哲平少爷的命令,优继续为猪志主人**。”说完,藤仓优樱口一张,将佐藤猪志大半截**吞了下去。 “优是我最心爱的女僕,是在我自己的亲自命令下服侍猪志主人的,所以我会感同身受一样喜悦和快乐。”有马哲平喃喃自语着,顿时只觉得自己的**也陷入一片温暖湿润的迷人之处,脸上不由露出恍然大悟的畅快神情,呼吸渐渐急促起来。 在藤仓优啧啧有声的**下,佐藤猪志舒爽的低哼着,双手按在藤仓优乌黑的秀发上,好让自己的**可以更加深入的顶进藤仓优的咽喉中,并且用**疯狂的撞击着喉头,以便插入那更加诱人的**中。 藤仓优虽然被佐藤猪志粗鲁的动作弄得痛苦不已,但却没有丝毫反抗,反而更加主动的吞咽着佐藤猪志的**,不停的放鬆喉头,终于在一次**中,将**吞进食道之中。 刚刚突破喉头的瞬间,佐藤猪志终于忍耐不住,低吼着放开精关,将浓浓的**射进藤仓优的喉咙之中,然后顺着食道滑进胃里,更有不少**逆流到气管中,呛得藤仓优不住咳嗽,**从口鼻中呛出,看起来无比狼狈。 一旁的有马哲平在佐藤猪志**的瞬间,也同时射了出来,飞溅的**洒落在有马佳苗的身上,顾不得自己母亲为自己清理**有多**,有马哲平性奋的喊道:“优,我现在命令你,让猪志主人把**插进你的处女**里去,然后射在里面!” 佐藤猪志听到有马哲平的话满意的一笑,用脚踢了踢还在咳嗽的藤仓优,淫笑着说道:“听到了吗,优?你最喜欢的哲平少爷让你把自己的处女**献给我的大**,还不快点起来。” 藤仓优在佐藤猪志的催促下站了起来,脸上还沾满了刚刚呛出的**,不时**的滑落到**上,只见藤仓优撩起自己的裙子,露出**的**下身,跨坐在在他重重的腿上,将**对準**后,猛地坐了下去。 “哦!”“啊!”佐藤猪志和藤仓优同时叫了一声,只不过佐藤猪志是爽快的低呼,而藤仓优则是有些欢喜的悲鸣。 很快,藤仓优就开始松动身体,好像专门训练过**技术的**女僕一样,**娴熟而準确的吞吐着佐藤猪志的**,丧失处女的疼痛好像完全没有影响到她一样。 藤仓优胸前丰满的**随着身体的起伏而剧烈晃动着,惹得佐藤猪志张嘴在上面不停**着,留下一串串自己臭烘烘的口水。而对面的有马哲平全神贯注的看着佐藤猪志和藤仓优的**,只感到心中不断涌现出扭曲变态的快感,双手不住套弄着自己的**,将一股股**射在身前的有马佳苗脸上。 黑色的豪华轿车完全没有受到影响的继续行驶着,不一会就来到了有马哲平居住的别馆,而车内藤仓优和有马佳苗越来越响亮的淫声浪语,仿佛在宣告新主人的到来……“这里是?我的房间?”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回到自己房间中的有马哲平有些奇怪的摸了摸头,却怎麽也找不到之前的任何记忆,只是依稀记得好像和什麽人一起回来,之后就再也想不起来了。 就在这时从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以及自己母亲有马佳苗的声音:“哲平,醒了吗?已经到上学的时候了,快点起床,不然就迟到了哦。” “啊,我起来了,现在就出去,妈妈。”有马哲平连忙叫道,随手穿好校服,刚一走出房间就看到自己的母亲有马佳苗和自己的贴身女僕藤仓优正被佐藤猪志抱在怀中,而佐藤猪志的双手正分别伸进两女的腿间。 有马佳苗看到有马哲平走出来后,也不从佐藤猪志的怀里离开,反而笑着说道:“猪志主人的朋友很少,哲平你可要好好把自己认识的朋友介绍给他哦,让她们也和优一样成为猪志主人的性奴隶吧。” “唉?啊,我知道了。”对于自己妈妈话语中奇怪言词的有马哲平不由愣了一下,但他还是很快就点了点头,因为自己妈妈的话是绝对要听从的,而且把自己的朋友介绍给恩人佐藤猪志也没有什麽不对。 听到有马哲平和自己妈妈的对话,佐藤猪志猥琐的脸上浮现出无比得意的淫笑,而有马哲平则浑然不觉的笑道:“走吧,猪志同学,西尔维娅和夏洛特她们一定会很高兴认识你的。” ×××××××××××××××××××××××××××××××刚刚结束在剑击部活动的西尔维娅才换下身上的击剑服,就看到有马哲平的贴身女僕藤仓优朝自己走过来,一边随手拿起毛巾擦汗一边问道:“啊啦,是优啊,找我有什麽事吗?” 一声女僕服的藤仓优走到西尔维娅的面前,和平常一样彬彬有礼的说道: “西尔维娅小姐,哲平少爷请您过去一趟,说是有事情和您商量,您现在有时间吗?” 西尔维娅点了点头,将毛巾和击剑放好后,随即笑着说道:“嗯,我现在刚好没有什麽事,那我们走吧,优。”而藤仓优点了点头,便转身走在前面带路,西尔维娅则静静的跟在藤仓优身后。 当无聊的扫视着四周的西尔维娅又一次瞥过藤仓优的脖颈时,这才注意到藤仓优白皙的肌肤上不知为何闪烁着一层奇异的光泽,从上面更是发出一股若有若无的腥味。 就在西尔维娅暗自怀疑是不是自己太敏感的时候,藤仓优已经在一处房间前停下脚步,转身对西尔维娅说道:“西尔维娅小姐,我们到了,哲平少爷就在里面等着您,请进吧。您在听吗,西尔维娅小姐?” “啊,抱歉,我刚刚有点走神了。”被藤仓优的喊声打断思路的西尔维娅连忙说道,不好意思的走到门前,顺势推开房门走了进去,但是她第一眼看到的并不是有马哲平,而是一个看起来猥琐丑陋的胖子和他手中对準自己的手机,紧接着就是一道耀眼的闪光……当西尔维娅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正坐在房间的沙发上,进门时见到的那个猥琐胖子则大模大样的坐在自己对面,而邀请自己的有马哲平却如同僕人般站在一旁,但更诡异的却是胖子的下半身没有穿任何衣服,而藤仓优正跪在他的双腿间,脑袋不住起伏着,发出正吞吐什麽的啧啧响声。 “呃……”看到这一幕的瞬间,立刻就明白藤仓优在做什麽的西尔维娅下意识的就张嘴叫道,但是刚一出声,接下来却忘记该说什麽般说不出话来,只是愣愣的看着藤仓优为眼前陌生的胖子**着。 只见藤仓优身上原本显得有些保守的女僕长裙被裁掉了一大截,露出了大片雪白修长的大腿,剩下的长度只能堪堪遮住神秘的蜜处,依稀能够看到双腿之间有着什麽粗大的物体,而一道道水流顺着大腿内侧不断滑落到地板上。 有马哲平如同没有看到自己眼前**的一幕,笑着对西尔维娅说道:“西尔维娅,我来为你介绍一下,这个是我的好友佐藤猪志,不要看他这个样子,其实是个不错的家伙呢。” 发愣中的西尔维娅这才回过神来,发现对面佐藤猪志淫邪的眼神正肆无忌惮的扫视着自己的娇躯,虽然觉得哪里不对劲,但是被视线扫过的娇躯却好像火烧一样,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充斥着全身,一股热流直接从**中涌出。 察觉到自己居然在一个陌生男人面前**,这无比羞人的事情却只是让向来重视骑士荣誉的西尔维娅脸上一红,感觉到佐藤猪志的视线移到自己双腿之间后,西尔维娅更是主动分开双腿,把校裙拉起,将被**打湿的内裤丝袜暴露在佐藤猪志面前。 好像不知自己所做的事情有多麽羞人,西尔维娅和平常一样一本正经的说道:“我是西尔维娅。范。霍森,喜欢有马哲平,不过现在还是处女,没有任何性经验,也没有**过,不过刚刚在猪志你的注视下小小的**了。你看,内裤已经被**打湿了。” 只见西尔维娅腿心的黑色内裤和丝袜上出现了一大片显眼的湿痕,并且还在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扩散当中,最后连身下的沙发也被**濡湿。 这**下流的场面,看得佐藤猪志狂吞口水,终于忍耐不住将还在为自己**的藤仓优一下子推开,就这样挺着**走到西尔维娅面前,伸手抓住西尔维娅的右腿,隔着一层薄薄的丝袜来回抚摸着,然后脱下西尔维娅脚上的鞋子,直接将足趾连丝袜一起含进嘴中。 “唔∼”西尔维娅不由发出一声轻哼,但却任由佐藤猪志肆意把玩着自己的美腿,脸上的红霞越来越弄,原本明亮的瞳孔中迷离的望着佐藤猪志,诱人的娇喘愈发炙热起来。 **了好一会西尔维娅的玉足,丝袜也已经被牙齿咬出了好几个破洞,佐藤猪志这才放下西尔维娅的双腿,但是却马上用怒挺的**来回摩擦着大腿,一点一点的滑向腿心,同时淫笑着说道:“对了,西尔维娅,你看我的**现在都硬成这个样子了,做为骑士的你是不是应该帮助我解决这个问题呢?” 私密的大腿被人用**来回摩擦,并且不断逼近自己的蜜处,让西尔维娅感到一阵不妥,但是听到佐藤猪志的话后,西尔维娅却立刻点了点头,不顾心中怪异的感觉,肯定的大声说道:“嗯,这个是当然的啦,帮助有困难的人,是骑士的责任!” “哦,那就是说我把**插进西尔维娅你的处女**里也没有问题吗?听说你可是有马君的未婚妻呢,这种做真的好吗?”佐藤猪志却故意摆出一副为难的样子,猥琐的贱笑道。 “没有问题,这是身为骑士的我必须做到的事情,和我是不是哲平的未婚妻没有关係,而且我们是不是夫妇还……还没有确定下来……”西尔维娅毫不犹豫的点头说道,浑然没有注意到自己之后娇羞的说明和有马哲平的关係时,与现在要做事情的沖突。『 “嘿嘿,是那样的话就好。那麽,西尔维娅,我要来哦!”佐藤猪志淫笑着将手伸到西尔维娅腿心,直接用力一扯,将里面的丝袜和内裤一起撕了下来,露出西尔维娅湿漉漉的粉嫩**,然后低喝一声,怒挺的**深深地顶进西尔维娅的**之中。 “啊∼好疼∼唔∼但是身体……身体变得好奇怪∼啊∼”西尔维娅只觉得一阵剧痛,忍不住叫了出来,但随即就感到一股从未有过的快感席捲全身,让原本的痛呼变成了语无伦次的呻吟,修长的双腿更是下意识的紧紧缠在佐藤猪志腰间,一丝鲜血从两人的**处缓缓流下。 佐藤猪志发出肥猪般哼哧哼哧的喘气声,整张脸顺势埋在西尔维娅的胸前,用嘴掀开校服和胸罩,一口咬住西尔维娅那嫣红的**用力吸吮起来。同时还沾着处女鲜血的**快速挺动着,剧烈撞击的性器发出响亮的啪啪声。 “啊∼嗯∼哦∼”西尔维娅在快感的沖击下只知道张嘴**,一点看不出平时高贵凛然的骑士英姿,反而更像是欲求不满的蕩妇。 疯狂抽动了数百下后,佐藤猪志突然将西尔维娅整个人抱了起来,就这样在房间中转起圈来。每走一步,**都借助西尔维娅身体下落的重量深深顶入**之中,**更是重重的撞击娇嫩的花心,惹得西尔维娅**不已。 “咦呃呃呃∼∼”突然西尔维娅双眼不住上翻,大张的红唇中发出意义不明的叫声,原本平坦的小腹上可以看到一个巨大的凸起,整个娇躯无意识的抽搐痉挛着,股间黄浊的尿水混合着淫液哗啦啦的疯狂涌出。 不知是被西尔维娅的**刺激到,还是忍受不了子宫的挤压,佐藤猪志嘶吼一声也射了出来,将浓稠的**全部注入进西尔维娅的子宫当中,本就还在**中的西尔维娅被**一激,居然直接昏了过去。 满头大汗的佐藤猪志将昏迷的西尔维娅扔回沙发,气喘吁吁的大张着双腿让藤仓优清理着满是淫液的**,等到疲软的**再一次挺立起来,佐藤猪志便又淫笑着扑向西尔维娅,而西尔维娅名义上的未婚夫有马哲平,却仍旧没事人一般笑眯眯的看着眼前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