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科学玄幻  »  饥渴女上司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饥渴女上司
我是在一所贸易公司任职的部门经理,未婚。或者因为工作上的关係,我经常要跟其他公司fight,长年的习惯下早就养成strong的个性,连带我的下属对我也是又敬又怕。  我们公司不算什幺大企业,除了上峰有挂名的股东外,加上我也只有七个人,我现在略为介绍一下他们。  在我之下的是副经理『老张』,他四十四岁,高高瘦瘦,黑黑实实,平常总是一副阿谀奉承的猴嘴脸。跟单员『四眼陈』,三十出头,带眼镜的,斯斯文文,做事勤奋干练。会计『肥潘』,四十岁的胖子,外表猥琐,说话轻浮,公司裏最懒的一个。船务员『大只洪』,长得像只大猩猩,权骨高隆,左边面有颗大痣。初级文员『小张』,他是老张的亲戚,只有十九岁,是个初出芧卢的小伙子。送信员『黄伯』,已经快六十岁的老人家了,面皮黄黄,头髮都光了,是我们公司年龄最大的一位。  至于我自己;  所谓自古美人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我今年已经三十四岁,已再不像少女时代的闪丽漂亮,对女人来说没有事情比年纪渐大更残忍。我的样子其实不算差啦,嘴像锺丽堤和舒淇,属于嘴大唇厚的性感类型,眼睛有些近视,在家中必须带眼镜。我年轻时也不乏追求者,可惜我全都看不上眼,拖拖拉拉下才惊觉自己已经三十有一。  虽然我春青不再,但我对自己的身材却仍感到自毫,E罩杯的上围,23寸的蜂腰,43寸的长腿,尤其是皮肤保养得甚为雪白。由于我清楚自己在年龄上没有优势,所以我多花了别人一倍的努力健美,身材绝对胜过一般的小妹妹。正因如此,我閑日上街会打扮得少许性感。  今天七时,放工后在街吃点小食后我就回家。关上门,放下袋,我开始脱掉身上衣服。  在家中我都习惯一丝不挂的。  赤裸着身体,我开启电脑开始游览成人的网页。自从在四年前某一次工作时,偶尔弹出了一个成人网页的广告视窗后,我就开始了这个不良的习惯,慢慢就好象中毒一样,每晚最少游览一、两小时才满足。这可真是不良习惯,我每每都这样告诫自己,可是一个独居的女人,尤其是身体成熟透的女人,总需要一些刺激和慰藉。  在众多刺激的文字和图片中,我逐渐发觉到自己的兴趣,我特别喜欢那些多男一女做爱的画面或故事,尤其是那些包括了男人们集体调教一个女人的,又或是公司内女上司沦为下属性奴的,每次都使我无法忍受地手淫起来。  「唉...真是的...」今晚也是一样,我不自觉地感歎,一幅三个男人把女人缚起来的图片,使我的身体发热,压在椅上的阴户开始分泌水份。打开电脑?下的小柜,裏面安然躺着六枝按摩棒。  这六枝按摩棒每枝都不相同,它们一一贴上了名字,每个名字其实都是我公司的下属。不止是一个名字而已,每枝按摩棒都跟真人有些相似,有粗有幼,有长有短,跟真人的外型差不多,而且有些很光滑,看起来很斯文,有些三尖八角,看起来很粗鲁,还有一枝製作成秃头老公公的样子,正代表了我们公司的老信差『黄伯』。  这个是我的最大秘密,我喜欢幻想跟自己公司的同事做古怪的事情,尤其是每当我下属犯错被我『照肺』后,我当晚必定会拿出那人的按摩棒,疯狂似的抽插自己的阴道和肛门,幻想着被那个同事在我身上大报复。  「啊......」这样的幻想太刺激,也太美妙了。  今天我随意挑出两位元『幸运儿』,电脑萤幕上出现了一幅极有『意思』的图片,脑裏又开始千奇百怪的幻想,在公司的杂物房内,我全身被脱个精光,身体唯一剩下的只有一对黑色的丝袜和高根鞋,我双手高高举起,口被塞着一个红色圆球型的堵嘴器,两条腿被夸张地分开成为『一字马』,整个人被悬吊在杂物房的中央摇摇晃晃。  房门打开,我的两名男下属走了进来,一个是肥潘,另一个是大只洪,他们的目光皆盯着我的裸体。在这种羞辱的捆绑姿势下,我不但无法遮掩,而且只脚还大大分开,性器官任由他们看个饱。他们一边看我的裸体,还开始用手抚摸我,四只手一时我摸的背脊,搓我的乳房,扫我的双腿,捏我的乳头,骚我的脚底,弹我的阴蒂,探进我肛门,最后更伸出手指勾入我的阴道裏,慢慢研究我的G点。我就像实验室的青蛙一样,被缚在房中间什幺也办不到,只能任由他们玩弄身躯。  想到这裏我整个身体独电似的,这种感觉实在太舒服了!  平时被我骂最多的肥潘拿出一条黑色的皮鞭!他把我的乳头往上拉起,笑道:「陈经理,要开会了。」  肥潘站在我正面,他开始在我身上抽打,皮鞭抽在大腿和乳房。我发出求饶的呼叫,可是却因为堵嘴器而变成低鸣。在我背后的另一名同事大只洪,他也拿出另一条皮鞭,猩猩一样的大手将我的长髮拉后,开始朝我的背和屁股狠狠鞭打。  「呜呜!!」  两名男同事一边鞭打我,一边咒駡我,我无助地吊在空气中任由他们虐待,却慢慢发现阴户中流出了淫水。背后的大只洪解开我的口塞,一把拉着我头髮,用鞭柄插到我阴户内,我睁大眼睛,舒服得呻吟出来,肥洪笑道:「陈经理,妳流很多尿呢。」  「哦...不是...不是尿...」  「不是尿?那快告诉我是什幺?」  「是...是我的淫水...噢...」  「哈哈哈哈哈...淫水?妳居然流淫水?妳喜欢被人虐待?」  此时的我已经完全失去理智,赤裸裸地分开双脚,坐在电脑的萤光幕前,大叫道:「对啊!请主人插进来...用主人的...噢...鸡巴插进来...塞满穴穴...呀...给我精...」  我把两枝按摩棒向阴道和肛门插进去,才插入去抽插了几次而已,我就像被点起的炸药一样。我幻想着被缚起来,两名男同事将我前后姦淫,高潮突然就来了!我咬碎银牙,面容扭曲,对着萤光幕猛型地洩身!  我的身体向来有很长的高潮期,几乎经过了三分钟的抽换后,我才能无力地站起来,阴户仍然流着淫水。这就是我的珍宝呢,我把刚刚的幻想写在日记上,尽力地把每个细节都记下来,将日记收在柜内的暗格,才享受热水的淋浴,最后躺在床上回味刚才的美妙经历。  如果现实变成真,如果可以尝一尝他们不同的精液味道就更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