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武侠古典  »  圣咒降魔录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圣咒降魔录
      第一章   我,诸葛谏,是一名穿越者,在原本的世界只是一名普通的大学生,过着和 大部分大学生相差无几的无聊大学生涯,在一次和室友一起参加的登山活动中, 因为误触了上古封印,被传送到了这个世界。   这个世界拥有着与我原本世界相差无几的科技水平,但是这个世界的科技并 不完全建立在单纯的科学基础上,这是一个神道魔法与科技并存的世界,在穿越 过来后,昏迷中的我被一个恶魔退治组织在城外的荒野中捡到,因为发现我身体 内存在特殊的退魔体质,因此我被招募成为一名见习退魔师。   在这个妖兽横行的世界里,退魔师并不是一个非常稀有的职业,退魔师的工 作就是驱逐隐藏在人类社会中的恶魔。在这个世界中,拥有一种被称为恶魔的特 殊生物,他们拥有远超人类的身体素质,他们习惯幻化成人型隐藏在人群之中, 他们擅长诱惑人类,勾引人类堕落,或许比起用「他们」这个,或许用「她们」 更加準确。因为这个世界的恶魔全部只有女性,这个世上没有男性恶魔的存在。 虽然这些恶魔拥有与人类相异的内在结构,而且一部分恶魔的躯体相比人类来更 加接近动物、昆虫或植物,但是她们无一例外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她们拥有 类似人类女性的性器构造,而且,因为人类的精气是她们主要的食物来源,所以 为了更有效率的榨取精气她们远比人类女性的更优秀的性器,虽然大体构造与人 类女性相似,但是身体素质和肌肉力量这些肉穴对人类男性有着无与伦比的致命 吸引力,很多被吸干精气而死的男性,至死都沈迷其中。甚至还有一些自杀者会 主动召唤恶魔降临,让其吸收精气,在极度的快感中死去,而因为沈迷于与恶魔 交媾最终堕落成恶魔的僕从的情况更是屡见不鲜。   因此为了退治恶魔而诞生的职业就是我们退魔师。   今天是我刚成为退魔师的第三个月,也是我第一次独自执行退治恶魔的任务。 这次的委托人是一家大企业的社长夫人,她怀疑自己的丈夫受到了恶魔的诱惑。 据她说近半年以来,她丈夫经常无故消失,消失的几天内音讯全无,在几天后又 毫无征兆的突然出现,而且回来后对自己的行蹤也毫不透露。这半年以来,夫妻 之间的原本还算和谐的夫妻感情彻底消失,丈夫开始对她不闻不问,对孩子的状 况也是漠不关心,原本温馨的家庭如今充斥着阴暗冷漠,而且他开始排斥发生亲 密接触,甚至在碰触他的身体后表现出明显厌恶感,这一切的状况都和被恶魔诱 惑后的癥状非常相似,因此她请人委托我们组织的退魔师,调查清楚状况,退治 恶魔,救回她的丈夫。   在被朱先生进行三个月的地狱式训练后,我已经初步拥有退治低级恶魔的能 力,经过我所在的退魔师组织的调查,这次目标很大可能是一个低级恶魔,所以 退治这个恶魔就是我作为见习退魔师第一个将要独自完成的任务。    在社长夫人提供的情报中,这段时间他的丈夫行径变得更加异常,从原本的 无故消失变成现在的长期不归,公司的职员告诉她她的丈夫每天都把自己独自锁 在社长室内,除午餐晚餐由专人送至办公室外,没有任何人被允许进入办公室内, 而且即使到了夜晚社长室内也没有任何灯光,还经常有一些奇怪的声音从社长室 中传出,公司的董事怕社长精神异常的消息被媒体得知传影响公司业绩,因此对 消息也是严密封锁,没有董事会所有董事的一致同意,任何人都不允许进入社长 室内。   而我今晚的任务就是潜入社长室探明状况,对发现的恶魔进行退治。摸摸背 上的背包,里面装着身为退魔师的所有装备,我从中抽出一张纸符,用中指和食 指将其夹在指尖,然后催动灵力,在空中绘出一个金色的花纹,花纹化作一道金 色的光芒融入纸符之中,纸符表面亮起的微微莹光表示符咒已被激发。这是一张 低阶隐形符,这种符的主要用途是消除是施术人的气息,包括身形,声音,气味 不被普通人和低级恶魔感知,算是退魔师最常使用的一种咒符,虽然是等级较低 ,而且对同样拥有灵力的人和高等恶魔没什麽效果,但是用来应对普通人和一些 低级恶魔或者潜入一些安全等级不高的普通设施还有着非常便利的作用,而且因 为制符材料也比较容易获得,制符难度也不高,所以像我这样的新手退魔师也可 以很容易的制作出来。     但是我手上持有的隐身符并非自己所制,这是由我的导师的身为高级符咒师 的朱先生亲手所制,不但比普通制符师绘制的持续时间更长而且效果也更加强大。     因为隐形符的效果,当我潜入大楼后里面的安保人员完全没有察觉我的蹤迹, 跟随一名巡逻的安保人员到达三十八层,而再往上一层就是顶层,社长室的所在。 因为公司董事会的命令,所以大楼内的安保人员并未允许进入顶层,而且通往顶 层的电梯也安全的安全识别器,只有使用识别卡才能开启通往社长室的电梯,而 识别卡被分开保存在董事会的几名董事手中。我从背包中抽出一根一公分粗五公 分长的金属细棒,银白色的棒身上篆刻着几个古朴的金色篆字,我将细棒靠向电 梯的安全卡识别器上,「叮」的一声后,识别器识别通过,电梯门打开,上行的 电梯将我带至最高的第三十九层。   整个顶层只有一个房间,就是我此行的目的地社长室的所在。电梯直达社长 室门前。漆黑的楼道中没有丝毫光亮,只有窗外冰冷的月色带来一丝微弱的光线, 借着月色我看到社长室的大门,奢华厚重的木质大门上镶着铜制的门把,门中隐 约传来男人粗重的喘息。我捏紧指中的符咒,轻轻转动把手,大门并未上锁,我 捏紧指尖的纸符轻轻推开大门。   「看来,我们今天来了一位新客人。」黑暗中传来一道妖魅的女声。   「大哥哥,我好饿哦,可以让我吃掉你吗?」又一道稚嫩的女声从身后传来。    我下意识的向右疾闪,袖中的袖箭脱手向后激射。袖箭射进墻壁的声音让我 意识到并未得手。    「大哥哥,让我吃掉你吧。不会很痛苦,我会尽力让哥哥舒服点的」稚嫩的 女声直接在我耳边响起,女童稚嫩的嗓音中夹杂着一丝局促,轻柔的语气让我觉 得仿佛是位邻家女孩正在亲昵的向我撒娇,但是话语的内容中却充斥着恐怖的意 味。我足部施力,急向后跃开,一道锐器破空声划过我之前所站的位置。   「大哥哥,请不要躲开,那个,如果你躲开的话,我就没办法準确切掉你的 四肢呢」稚嫩的童声随着细碎的脚步迅速向我靠近。语气依然轻柔,但是话语中 的内容却让我更加毛骨悚然。   不知何时整个楼层变得漆黑一片,窗外原本存在的一丝月光彻底消失,漆黑 的空间内,我看到不任何东西,根本无从分辨对方的位置,更无法进行任何反击。    心中涌起巨大的恐惧。   从战斗的状况看,我现在面对的恐怕根本不是什麽低级恶魔。在恶魔中作为最 低等的存在的低级恶魔,不可能拥有这麽强大的战斗能力,身为低级恶魔的她们只能 依靠催眠魅惑来俘获人类获取他们的精气,正面的战斗远非她们所长。指间这张由 朱先生亲手所绘的隐形符,还可以彻底屏蔽低级恶魔的感知,对大部分初级恶魔和 部分中级恶魔也有效果。但是战斗至今,在符咒效果依然激发的状态下,对方对我 的存在了如指掌,隐形符对她们没有产生任何效果。    这只有一个可能,我面前的存在的根本不是什麽低级恶魔,而是一只中级上阶 甚至可能是那之上的更高阶的存在。这样的存在根本不是现在的我这样一名新手退 魔师所能抗衡,如果越级面对初级恶魔我还能依靠背包内的装备获得一丝逃脱机会, 那麽面对中级恶魔我就只剩下死亡这一条归宿,而且如果不幸被恶魔侵蚀捕获甚至 会变成连死亡都不被允许永久受到折磨的悲惨结局。   「大哥哥,不要再逃跑了,让我吃掉你吧。」稚嫩的声音快速靠近。   虽然经过训练,但是巨大的恐惧仍然让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死亡带来的压力让 我的动作开始变得迟缓。   在黑暗中我转身向后逃去,细碎的脚步声紧跟而来,在匆忙的奔逃中我忽然踩中一物, 身体的重心不受控制向后倾倒,然后重重得摔倒在地。倒地时的巨大沖击让我全身 剧痛,细碎的脚步声已逼至身后。    「大哥哥,我抓到你了。」随着稚嫩的童音,锐器破空声扑面而至。         绝望中,我紧闭双目等待死亡的降临。在这万念俱灰之时一段记忆突然闪 过脑海,那是一个篆字,一个古朴奇特而且非常繁複的一个字,我刚参加训练的 时朱先生将它刻在我右掌之中,并要求我每天用灵力进行温养。从那以后的三个 月我按照他的要求每天不断使用灵力温养手中的篆字。   「如果有一天你遇到了无法抗衡的存在就划破掌心,或许能给你争取一线生 机」朱先生的话在我脑海中响起。   我用指甲用力划破右手掌心,刺目的金光从手掌中迸发而出,一个的卍字自 掌中浮现,金色的卍字旋转着飞至我的头顶化成一道明亮的光罩笼罩在四周,四周 的黑暗如潮水般退却。消失不见的的月光再次从窗外射入,这时我才第一次看清面 前敌人的样子。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个体态娇小的可爱女孩,看上去十岁上下,一 米左右的身高配上精致无暇的可爱小脸让人忍不住心生起怜爱之意,白色的短袖T 桖和淡蓝色的运动短裤充满着活力。但是左手手肘处暗红色的焦痕,和右手紧握的 巨大的菜刀让这个纯凈无暇的少女周身充斥着恐怖的味道。   「大哥哥,璐璐很痛哦,你弄疼璐璐了,哥哥是个坏孩子,妈妈说坏孩子都 要被大灰狼吃掉。」面前貌似柔弱的可爱女童将右手的菜刀高高举起,落下的屠 刀与光罩之间迸发出尖锐的金铁的交击声。一刀未能建功,右手高举,再次劈下, 小女孩带着恬静可爱的表情连续劈砍着面前的光罩,卍字光罩在连续的劈砍中迅 速暗淡。   「啪」在承受了几十次劈砍后光罩上裂出了一道裂纹。   「大哥哥是坏孩子,坏孩子要被大灰狼吃掉。」小女孩看着裂纹露出开心的 笑容然后更加用力地砍劈着光罩,裂纹在劈砍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扩散。再 次承受了几十刀后,光罩再也无法维持化作金色的碎片四散崩解。   「大哥哥,我抓到你了。」少女微笑着挥舞着巨大的刀刃向我脖子划来。咒 印施放后的灵力衰竭让我疲惫不堪,面对挥面而来的菜刀我已经无法再做任何应对。   「铛!」在我已经对死亡做好觉悟的时候,一把青灰色的厚重青铜长剑挡住了 劈向我的刀锋,单手持剑的高大男人微微挥舞长剑就将面前的女孩撞开,女孩在空 中短暂飞行后重重摔落在地,落地时的强烈沖击让她再也握持不住手中的菜刀,锋 利的菜刀脱手飞出落在一旁。   「看来今晚可以钓到了一个大猎物」持剑男人并未注意倒地的女孩,擡头看 向前方的黑暗。   「到底谁是猎人,谁又是猎物,可不一定哦」一个身材高挑的女性从黑暗中 缓缓走出,绝美面庞搭配着一身黑色窄裙套装,一对过分巨大又坚挺的肉弹让人 无法移开视线,白色衬衣无法包住的巨大乳肉,从领口处挤出一道深深的沟壑, 纤细有力的腰部和被黑色的窄裙包裹住浑圆臀部让她更加充满女性成熟魅力,只 有双眼中的赤色瞳色诉说着她与众不同的恶魔身份。   「真是一个愉快的夜晚,刚玩坏一个又来了两个,今天是我的幸运日呢」女 人妖媚的双眼从我脸上扫过,只是四目相接,我就感到一股燥热从心底深处窜出, 下面的阳物也开始不安分的蠢蠢欲动。   「真是一个有精力的小家伙,姐姐会把你榨得干干凈凈」如丝魅眼中仿佛蕴 藏着无穷情欲,小巧的香舌舔舐着鲜红的双唇,让人忍不住想象把阳物插入其中 会是怎样的感觉。   「而你,又会带给我是什麽样的快乐呢」女人将目光投向持剑男子身上。高 大魁梧的身躯,古铜色强壮的肌肉,还有下身无法遮掩住的巨大凸起都让她食欲 大增,下身开始溢出的淫汁把丝袜濡出一片水渍。   「放心,等我抓到你我会让你感受到的」男子话音未落,长剑疾挥。随着长 剑挥出,一道青灰色的风刃从剑刃上发出向着女人疾射而去。   「只是区区食物不要太得意了!」面对疾飞而至的风刃,一道暗红色的五芒 星形成赤红色护壁挡在风刃之前。但是护璧未能丝毫阻拦就被情色的风刃一分为 二,风刃继续去势不止得斩向目标。女恶魔在风刃的直击下撞向身后的墻璧。     高阶恶魔可以把皮肤变得比钢铁更加坚硬,但是墻壁上的巨大裂缝和女人小 腹处深可见骨的伤口都在诉说刚才的一击蕴含着多麽恐怖的力量。   「怎麽可能,区区炼气士怎麽可能有这麽强大的力量」女恶魔挣扎着想要起 身。     男子连挥四剑,四道更加巨大的风刃脱剑飞出。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后,女恶魔的四肢被齐根切断。穿着 丝袜的美腿和洁白纤细的手臂散落在地。断肢的剧痛让女恶魔不可抑制的惨叫出 声,即使拥有近乎无限的再生能力,但是恶魔依然拥有与人类类似的感觉系统, 四肢被斩断的巨大痛楚,让原本绝美的面容在痛苦中变得狰狞扭曲。失去支撑的 躯体扑倒在血泊之中。      持剑男子走到女恶魔面前,抓着头发将恶魔没有手脚的躯体拎起。   「我诅咒你,人类,我诅咒你!!!!!!」女恶魔在凄厉的吼叫中开始施 放魔法,额头中心处出现一个血红色的五芒星印记,巨大而汙秽的魔力在印记开 始凝聚处,如有实质的庞大的魔力形成一个巨型的魔力旋涡。     「想自爆?」男子看着四周聚集的魔力,舞动长剑在空中绘出一个古朴的花 纹。花纹变成一个金色的篆字烙印在女恶魔的额头,原本快要爆发的汙秽魔力在 瞬间被驱散消失。施法中的女恶魔突然发现自己再也无法凝聚魔力。   其实恶魔并不是存在于这个世界的生物,在这个世界存在的只是他们创造的 投影分身,他们将灵魂依附在投影上侵入这个世界,普通的人类只能摧毁他们的 投影将他们进行放逐,但是恶魔的灵魂并不会因此而消失,她们会回到魔界再次 凝聚力量等待时机再次侵入这个世界。   女恶魔的自爆就是想要引爆投影分身中的魔力,让自己的灵魂能够逃回魔界。 但是因为男人的封印,不但无法y引爆魔力,灵魂更被束缚在投影之中,这个状况 比摧毁投影更让她们恐惧。   恶魔的所有行动都是必须依靠魔力维持,魔力被封印不仅让她无法使出任何 魔法,而且因为缺少魔力四肢也无法进行再生,断肢处的创口让她时刻处于无比 的剧痛之中,残留的魔力也开始随着四肢断口处魔血的流出的开始消散,女恶魔 使用仅存残存的魔力封闭了四肢的创口。封闭后的创口变得光滑平整,仿佛创口 处天生就没有肢体。   对视后我内心的燥热一直无法消失,而且还在变得愈发强烈,一个疯狂的声 音不断命令我攻击面前的男子。那股燥热的气息在不断壮大后,开始化为实质向 着丹田处凝聚,一股强烈的欲念开始充斥着我的内心,并且开始吞噬我的意誌。 思维开始变得混乱,就在我觉得快要控制不住时,凝聚在丹田的燥热开始继续向 下移动,慢慢汇集到最下方的阳物之上。灼热的气息让阳物开始充血肿涨,越来 越多气息的汇集让阳物变得愈发涨大,在气息的刺激下阳物表面开始变得瘙痒难 忍,我极度渴望揉搓自己的阳物,但是在男子面前我只能极力抑制自己的沖动。   持剑男子注意到我的异状,饶有兴致得看着面前剧烈颤抖的我。   「没想到被魔力侵蚀后居然没有失去理智,还能将魔力聚集起来,而且你之 前使出的咒印也很有熟悉的味道。小子,我问你,朱长生是你什麽人。」   在这里听到朱先生的名字让我微感错愕,但是莫名的信任感让我决定照实回答 「朱先生是我的导师。」   「哈哈哈,没想到那个老混蛋居然还愿意再收徒弟。小子。你刚才虽然将侵蚀 身体的魔力汇集到一起抑制了侵蚀,但是汇集的魔力量已经超过你身体负荷的极限, 如果再不将魔力宣泄出来,你就会血流逆行,魔力攻心而死。」   「既然你是老混蛋的徒弟,那我就救你一次,不要觉得自己动手就可以让魔 力宣泄出来,只有恶魔主动引导或者主动吸收才有可能将人类体内的魔力导出」    「将那小子体内的魔力吸出来,我就放你一马。」男子用长剑拍了拍女恶魔的脸 部,女恶魔擡起美艳的脸庞看了看男子,微微点头表示答应。   男子将没有四肢的躯体甩向我身旁然后径直离开。   在清冷的月光照耀下的楼道中,一个血气方刚的年轻男性坐在地上,一个没有四 肢的绝色美女躺倒在他身旁,一场淫乱的盛宴即将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