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科学玄幻  »  能生小马的女人[兽交]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能生小马的女人[兽交]
能生小马的女人(兽交) 卡妮,白种女人,22岁,有一头褐色头髮,身高173公分,体重足有150磅,身体十分强壮。 她虽然生活在城里,但自小开始,她就梦想有自己的农场,卡妮爱农场,爱农场的生活,爱农场的动物。读书时,她周末和假期总喜欢到她的婶婶的农场里。 她爱喂鸡,养猪,养马和其它的农场动物。卡妮的父母并不喜欢农场,所以卡妮小时候对拥有农场只是一个梦想。   大学毕业后,卡妮发现有一个农场公开待售。 这个农场属于一个公司,并只是作为休閑的去处,由于最近的兼并,公司的新股东对农场没有兴趣,所以急于拍卖,价格甚低。卡妮抓住了这个机会,向父母要了一笔钱买下了这个近40英亩大的农场。 她购买的这个农场只有几间马廊和一些房子,原来所养的马和猪已全部卖掉了。 留下的一些设备也不多。卡妮首先要做的第一件事情是考虑饲养什 动物,考虑后卡妮决定只饲养马,因为她爱马,马的饲料也容易找到,况且马的销售市场不错。 卡妮向银行借贷了一笔款项,购买了三匹年轻的未阉割的雄马和五匹牝马。 把剩下的钱购买设备和饲料。 在这以后不久,五匹牝马差不多同时怀上了小马。 真是好运气!现在农场已完全进入正常的轨道。   大学时,卡妮是学校里的最漂亮的女孩之一,为此,她经常感到很骄傲。现在她独自经营农场,周围很远的地方也只有一些年老的人,基本见不到年轻人,更不用说与男孩接触。 她唯一的娱乐就是看着自己的马,与马一块玩而已。 卡妮当然不可能一辈子独自一个人。 她也想过男人,想过性,甚至手淫来满足自己。她曾经多次考虑放弃农场回到城市,也抽时间到过城里的酒巴和歌厅,但她还是丢不下自己的农场,到了城里则总是心挂挂,想着她的马。 想了很久,她认为她需要的所有就是她的马。 当牝马在怀孕时,年轻的雄马变得疯狂。 它们在农场里不停地跑,想靠近马廊里怀孕的牝马,连卡妮想接近雄马也感到困难,卡妮措手无策。 有一天,卡妮忘记锁住牝马待着的门栏。回来后卡妮喫了一惊,雄马竟然混进了牝马廊里,怀孕的牝马允许雄马一次又一次地交配。 看着此情境的卡妮不禁一阵骚动,下身不知不觉地湿润了。 看着兽交。她甚至希望自己就是一匹牝马,让雄马性交着自己。卡妮实在是受不了,她当场取出旁边的放着一条木棍,脱掉自己的裤子,将木棍插进自己的阴道,然后通过手淫使自己得到满足。 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多次,卡妮在马廊里看到马交配时,就会情不自禁地脱掉自己的衣服,回到房里木棒来自慰自己,并且选用的木棒越来越粗,当然这些木棒都洗得乾乾净净。 时间长了,她觉得不能满足自己,手淫的刺激已不够强烈。 现在卡妮有点变态地喜欢看马的性交,而看马的性交成为了卡妮最大的乐趣。 甚至有意不再将雄马与怀孕的牝马隔开,虽然这可能会带来牝马流产的风险。 她喜欢看未阉割雄马的阴茎,并用手去摸它和用尺去量它。雄马的阴茎是巨大的。勃起时竟然比一个高个男人的手臂更长和拳头更大。 而且雄马的阴茎插入牝马的阴道时抽擦速度很快,当雄马高潮时,其阴茎头部会张大而堵在阴道内。 使得阴茎与阴道不易分开。 雄马的精液非常之多,每次都至少有半品脱,精液是粘稠的、白白的。牝马在被交时的满足表情吸引了卡妮。   随着牝马的肚子越来越大,卡妮不敢再让雄马与牝马一起。这样做,雄马肯定会变疯狂。 现在三匹雄马的阴茎总是直立的、伸得长长的,甚至走起路来,还拖在地上。卡妮担心它们的阴茎会受到损伤。 现在是夏天,天气一天天更加炎热。 卡妮穿的衣服也很少,通常她只穿一条短裤和一件短袖衬衣,甚至有时上身还只戴着奶罩。她每天都用水喷洒牝马和雄马。这多少减轻了雄马的暴燥。 除此外,她还经常与雄马耳语,尽量让雄马安静下来。   这天卡妮正在帮雄马刷洗身体,并喃喃地与雄马耳语,但被卡妮称为埃里的雄马始终不能安静。 当卡妮围绕到它的下侧移动时,她注意了它的阴茎,它已经勃起长长的,并粗壮的看起来像即将爆炸。卡妮下意识地向阴茎摸去,并不停地抚弄着阴茎,甚至用双手去搓动着它。 这是她第一次搓着马的阴茎,第一次单独地抚弄着马的阴茎。雄马埃里渐渐安静下来。 淫秽的念头不停地在卡妮的头脑产生。她实在受不了啦。她突然有了一个想法,想当一回牝马,让雄马得到性的满足。如果自己真能让雄马得到满足,雄马就会安静下来,同时自己也能得到满足。 忍不住性慾冲动的卡妮本来想回房间拿木棒来满足自己,可这时又好像迈不开脚步,正变得太骚的卡妮开始舔马的粗壮的阳具。 她沿着马的阴茎上下不停地舔。 甚至将粗壮的马阴茎伸进自己的口里。 雄马开始将阴茎在卡妮嘴里进行抽插,插进的阴茎甚至堵塞了卡妮的喉部,使卡妮感到呼吸的困难,甚至窒息。 得到性的刺激的雄马开始长时间地射精,大量的精液不断地涌进卡妮的嘴里和她的喉头, 卡妮用力地将精液咽下,大量的精液充满了卡妮的胃,过后她感到胃胀得有点难受。 虽然马得到了性的满足,但卡妮却感到自己还没有得到性高潮,她还是要回到房间用木棒来满足自己。   卡妮真想当一回牝马,让雄马真正尝到与女人性交的乐趣。如果想要与马交,关键在于性交的体位,让雄马骑在自己身上肯定不行,她不可能承受得了雄马的体重,如果有一个适合的架子就好了,卡妮在想农场里有什 适合与马交的架子。   卡妮想到了运草的木架车,她于是将大车移到了马房前,用水认真地进行冲洗。 回复 头香 JKL1JKL 发消息 只看他   2009-2-27 05:14 PM 第二天,卡妮在已晾乾的大车上铺上了一条厚厚的毛毯,然后坐在大车的边上紧张地看着溜步的雄马。 过了一段时间,卡妮看到雄马又开始升起性慾,阴茎开始伸长,并开始暴燥,其中雄马埃里向卡妮走来。 埃里靠近卡妮后,好像要卡妮再次帮它口交。卡妮喃喃地与埃里耳语,用手抚弄着埃里的阴茎,并用舌头舔和用嘴含着埃里的阴茎,埃里的阴茎越来越粗也越伸越长,在马眼流出少量分泌液时,阴茎开始完全勃起,硬硬地向前挺起。 卡妮很快地脱光了自己的衣裤,裸着身子将埃里引到大车上,并让埃里前腿踏上了大车前架上,然后卡妮钻进埃里的腹部躺在大车上,用手抓着埃里的阴茎往自己的阴道插进。 埃里的阴茎实在太粗大了,卡妮只有反复不断地尝试让阴茎在自己的阴道口磨擦,受到强烈性冲动的卡妮不断地分泌出大量的淫液,起到很好的润滑作用,反复多次的插进尝试,终于让埃里粗大的阴茎通过了阴道口,深深地进入了阴道,龟头一下子便顶住了卡妮的子宫颈。 这时候埃里开始主动进行抽插,粗长的阴茎不断地在卡妮的阴道内伸进抽出,使得卡妮的腹部也不断地起伏。当阴茎伸进阴道内时,卡妮的腹部便鼓起。每次的抽插都使卡妮的子宫口受到强烈的撞击,强烈的淫感使得卡妮多次出现痉挛。 卡妮趁埃里抽出阴茎时,突然转了个身,整个人趴在大车上,将肥白的大屁股对着埃里的阴茎,一下子找不到卡妮阴道口的埃里将勃起的阴茎乱撞卡妮的屁股,几次后,终于找到了阴道口,粗壮的阴茎一下子插进了阴道的底部。趴在卡妮背上的埃里抽插起来更加用力而快速,这样的性交体位使得雄马的阴茎更容易抽插,并插得更深,每次的插入都使卡妮的子宫受到强烈的撞击,阵阵的痛楚与快感交织,使卡妮一阵阵晕迷,她已经获得了好几次的高潮。 雄马开始痉挛,突然一声嘶叫,一股精液喷在卡妮的子宫壁上,使得卡妮忍不住又一次的高潮,这时候的雄马并没有抽出阴茎,而且阴茎头突然膨胀,卡在了阴道底部,几分锺内一阵阵地射出精液,大量的精液只能进入卡妮的子宫,将子宫不断地扩张,以能容纳越来越多的精液,这使得卡妮的腹部高高鼓起,像孕妇般似的。 十几分锺后,雄马的阴茎终于离开了卡妮的阴道,大量的精液不停从卡妮的阴道流出,浸湿了铺在大车上的毛毯,卡妮累得趴在大车上,过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卡妮纔爬起来离开大车,回到房间洗了个澡,洗完澡的卡妮发现自己的腹部还是突起,说明雄马的精液还留在自己的子宫内。 第二天早上,卡妮发现她的床单上有一大块还湿润的斑迹,摸摸自己的腹部,感到还明显地向上隆起,她想,这雄马也太厉害了,能射这 多的精液,看来要使体内的精液消失,可能要好几天了。 这一天虽然没有继续与雄马性交,但她还是用口交的方法使雄马得到性的满足,而自己也吞下了大量的精液。她注意到自己饱饱的,已不想再喫饭,她想雄马的精液已足够喂饱自己。 第三天,卡妮又成功地与其它的雄马交配,她现在已成为了三匹雄马的情妇,她发现自己越来越淫蕩,只有与雄马交配纔能满足自己。 现在卡妮已形成习惯,每天除了家庭杂务,就与雄马玩性娱乐。每天都喝很多的马精液,卡妮已很少喫其它食物了。   一个月后,她注意到了自己好像肥胖了。“难道喝下的精液营养太多?”她暗自嘲笑自己。 而另一件事使她感到困惑,她开始非常能喫。她总是感到饑饿,不清楚到底为什 ?因为原来由于常喝精液,已很少喫东西了,而现在食欲却越来越强。 又过了一个月,她称量了自己的体重,结果增加了60磅。增加的重量明显不仅仅在她的胃,认真看着自己的腹部,非常明显地隆起,这可不单因为子宫内存在精液的缘故。她感到可怕,已有2个月没来月经了。“我不会怀孕吧?这样的事也能发生?” 她对自己说。 “如果我真是怀孕了怎 办?”她在考虑:“如果引产,没有哪间医院肯触犯堕胎法,并且如何解释像小马的婴儿,看来只有在农场里把小马生下来”。 在以后的日子里,卡妮已清楚自己怀上了小马,肚子越来越大,卡妮虽然每天继续让雄马在自己身上发洩着兽欲,但她不得不逐步减少阴道交,而改为肛交和对马阳具吹萧。卡妮的乳房也越来越大, 硕大的乳房垂了下来贴在肚皮上。 卡妮认为也许生匹小马也不会有什 坏处,不过她担心自己能否将体积庞大的小马生出来。她的阴道开始扩张,阴道口松驰且扩得很大。肚里的婴儿经常调皮地踢着母亲,有时在肚里滚动而使站着的她失去平衡。 由于身体的肥大,卡妮已没有哪件衣服可以穿在身上,她唯有整天都裸着身体,当天气逐渐转凉,卡妮也只在身上披上风衣或毛毯。 卡妮感觉自己就要生了,阴道分泌出了羊水,肚里也开始阵阵地收缩和撞击。她艰难地走到牡马的产房里,躺在马圈的草堆上。 一小时后,卡妮感到肚里的婴儿正努力地往阴道口撞击。她用手用力地在肚子上帮助把婴儿推向自己的阴道口。婴儿终于在阴道口露出了那 一点,卡妮正在想这孩子生出来后像什 ,它会是一匹马, 或是一种怪物? 不过卡妮很快看到了自己阴道口伸出的小马头,婴儿正自己艰难地往外挣出。 终于顺利地出生了,它是一匹完美的小雄马,卡妮抓起剪刀剪断了自己与小雄马连结着的脐带。几分锺后,胎盘流了出来。新生的小雄马正在寻找乳头,它找到了卡妮的充满奶水的乳头,用力地吸着卡妮的奶水,卡妮看着自己生下的小雄马吸着自己的奶水,感到做母亲的幸福。 在以后的岁月里,卡妮不断地与雄马交配,往往产后纔休息一、二周便又接着与雄马交配,她甚至还与自己生下的雄马交配。卡妮在十余年内生下了二十多匹马,奇怪的是,卡妮生下的马几乎都是雄马。卡妮将自己生下的雄马除留下作为农场的种马外,多数都卖给了跑马场,成为了聪明的常胜冠军马,跑马场的老板可赚了大钱。卡妮的农场也有了点名气,慕名而来的老板还不少。卡妮将自己所生的马卖出后要求老板善待这些马,留下联繫地址,她常常通过电话与老板谈话,了解自己所生的马的状况。这些马不单为老板赚了钱,还被跑马场用作种马,繁殖出聪明的后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