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另类综合  »  校花甘爲他人奴[第1一3章]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校花甘爲他人奴[第1一3章]
本篇最后由 ptc077 于 2019-11-5 07:54 编辑 (第一章:下贱的校花)               苏州大学食堂三楼美食部雅座包厢内,周贝倩静静的坐在椅子上,面前一桌 子的佳肴一口没动。   「你们听说了吗?昨天又有人和周贝静表白了呢,那是我们苏大医学院的校 花唉,好帅啊」   「听说了听说了,开着保时捷,太帅了」   「切,你听谁说的啊,昨天我看到明明是个开法拉利的富二代在门口等周大 美女的啊」   「哇塞,还有啊,真是太劲爆了」   「没错,天天都有人表白,真是幸福到爆棚了」   「幸福什麽?你不看周大美人每天都摆着个臭脸给那些人?」   「是啊,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现在的年轻人,真的是不懂得珍惜」   诸如此类的话语每天都会在周贝倩的耳朵边响起,她之所以选择在一个豪华 雅座包间里吃午饭,就是因爲她不想听这些没有的话语,可是尽管这样,周贝静 也依然逃脱不了这些扰人之舌。   椅子上的周贝倩舒心典雅,乌黑的长发披散在椅子的靠椅上,有那麽一丝淩 乱,但这麽一丝淩乱却给周贝静增加了不一样的美。   因爲包间闷热额头上有几滴汗珠,眉头轻皱,她很不愿意听关于她的八卦新 闻,虽然她什麽都没做,但风言风语多了总是不太好。   「咕咕。」   老实的肚子提醒着她快点赶紧吃饭,其实她已经坐在这里很久了,菜也上来 好长时间,但她刚坐下就听到自己的名字不停的被提起,被人开着玩笑,她实在 吃不下。   「我们走吧,下午还有课呢」   「嗯好,走吧,拿好东西」   等几人走后,周贝倩歎了口气,撅着嘴巴细嚼慢咽起来。   大学生活在学校的时间总是很少,一天都可能没有一节课,甚至有课大多数 人都会选择翘课,但是周贝静不会,她从进入这个学校后,从没有缺席任何一结 果,同样的,她也从没有参加过任何的课外活动和社团活动。   周贝倩就好像一座孤岛一样,没有人能靠近她,不论男女,不论老少,她好 像每时每刻都是一个人,不需要朋友,不需要伙伴。   就连周贝倩宿舍的舍友都没和她有过太多交集,她不常回宿舍,在宿舍也文 文静静的,不像别的女孩一样追逐打闹,欢笑一团。   但是她并不是一个高冷傲娇的小女人,更不是一个自大无知的蠢女人,不管 是谁,问她学习上的问题她都认真回複,从没有对别人横眉冷对。   对待那些对她有非分之想的男人,她也只是无视,从不去跟人争执。   她就好像一个独行者,保持着自己的真挚,不被任何事物干扰,也像一头孤 狼,不愿被人温暖,也不愿接受温暖。   夜晚寒风刺骨,初春空气中的凉意还没有褪去,周贝倩独自走在操场上,晚 风吹动着她的秀发和风衣,让她的身影看起来有些凄凉和消瘦。   硕大的操场上只有她一个人,这只是人们看到的,离操场远处的篮球场上, 一个模样平凡,和周贝倩一样消瘦的男孩靠在篮球杠上注视着操场上的周贝倩, 脸上写满了不合他年龄的複杂。   这个男孩叫张磊,也是周贝倩的一名追求者,是摄影系的高材生,但是家境 贫寒,和来往在学校门口的富二代相比,自己的才华显得多麽凉薄。   「你到底喜欢什麽样的男人?」   张磊轻语道,这不是他第一次这麽问,从进入这个学校开始,她就默默的关 注着这个女孩,他看到了无数次周贝倩从手捧着鲜花的人身边走过,每次的眼神 都那麽冷漠,好像和她并没有太大的关系一样。   曾无数次,张磊猜想周贝倩可能喜欢女人,但是直到有一次一个和周贝倩一 样漂亮的女人开着粉红色兰博走到周贝倩面前时,单膝下跪,可是还没等那个女 人说话,周贝倩就对那个女人摇摇头笑着走开了。   张磊回想着周贝倩的点点滴滴,她是那样的圣洁,那样的不食人间烟火,那 样的让他心神不甯。   思虑良久,张磊一步步朝着周贝倩走去,他要做出自己人生中最总要的一件 事,他无数次的在心里演示这样这一刻他该有样子,也幻想过美人欣喜接受的情 景,但是他从来没有这样做过,因爲他知道,他和周贝倩之间的差距,两人之间 的距离,今天他选择去,是因爲周贝倩的大学生活要结束了,他害怕自己永远失 去这个机会,他明白今天如果错过,自己将要后悔一生。   「周贝倩?」   沈着的声音把神游太虚的周贝倩拉回现实世界,她抬头一看,原来来人是这 个小学弟。   「啊?」   周贝倩轻声疑问道,她不知道这个文弱温馨的小学弟着自己干什麽。   「我喜欢你,学姐」   张磊说完后他感受身子一下子轻松了很多,是那种放下所有包袱的轻松。   「啊?哦」   随即,周贝倩就沈寂下来,她心中古井无波,她显得很冷淡,因爲她知道了 这个小学弟的想法,她已经不想在继续交谈下去了。   「学姐,我喜欢你,我知道你不会看上我这个凡夫俗子,你快要实习去了, 以后我们可能都不会再见了,但是我还是想亲口对你说出这一句话,」张磊语带 真诚,眼睛都有些湿润,忘我的表白的,只是他没注意,周贝倩的眉头皱了一下。   周贝倩一句话都没说,张磊站在原地注视着转身离开的周贝倩,心中少了些 遗憾,多了些挫败。   张磊并不知道还有一个人躲在操场角落下的树荫里,注视着他这个看起来很 是悲哀的身影。   树荫里的男人头发蓬松,好像没有用心去整理,破洞的牛仔裤配上皮夹克衬 托着他的老土和滑稽。   但是就是这个看起来十足小混混模样的人,看着周贝倩的眼神里却带着不屑, 那是种很理所当然的不屑,并不是那种得不到就想着不想要的做作之态。   这件事后,周贝倩和往常一样往返学校,好像没发生过一样,按时上下课。   但是,张磊却变得更加颓废了,他的自尊心遭受到了巨大打击,可他忘了, 这个结果才是理所应当的,可他不管这些,他好像掉进了一个自我麻痹自我封锁 的环境,总在找自己的不好,自己的毛病。   张磊从不翘课的习惯被打破了,在这件事之后的几天,他都没有出现在课堂 上,也许是他太显得平庸,竟然没有人知道他消失了。   「爲什麽爲什麽爲什麽,我就那麽差吗?」   宿舍里,躲在被窝里的张磊,眼睛哭的红肿,满脸泪痕,嘶吼的问着自己。   没有人给他答案,也没有人能说出答案,事实上,他很好,甚至说他很优秀, 只是他选错了对象,因爲他选了一个不可能的对象,几天来,张磊日渐消瘦,脸 色蜡黄,整个人都像是没了魂魄一样。   他还是忘了周贝倩,他日思夜想,周贝倩的面孔都在他面前回蕩,和他形影 不离。   最终,对周贝倩的疯狂和不舍让他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很快,他也决定 了实施这个想法。   下午下课,周贝倩下课后按照往常一样走出校门,可是和平常不一样的是, 一个外表平凡,衣着普通,背着小书包带着小眼睛的平凡少年紧跟在周贝倩身后, 对此,周贝倩浑然不知。   周贝倩走的很慢,也很悠閑,所以张磊跟着也很轻松,不紧不慢的跟着周贝 倩二十多米远的距离。   看着周贝倩的背影,张磊眼睛里又露出了癡迷的眼神,那乌黑亮丽的头发垂 到腰际,甚至到了臀部,随着走路摇摆的丰臀,纤细的小脚,好像哪里都是那麽 的完美。   左转右转,张磊跟着周贝倩来到了一个高层住宅小区,看着周贝倩来到电梯 口,张磊才发现了一个致命的问题,他没办法和周贝倩同坐一个电梯,而且等电 梯的人很多,他怎麽确定周贝倩在那层楼,那个房间。   正当张磊纠结之余的时候,一声老大妈的声音传入张磊耳中:「姑娘,几层」   之后周贝倩的天籁之音就传了出来「21,谢谢大娘」   「天赐良机,天赐良机啊」   张磊兴奋的在心中狂喊了两声,不敢怠慢,赶紧跑去安全通道,疯子一般的 朝 21层爬去。   爬楼梯的张磊用疯子来形容丝毫不爲过,那股沖劲张磊可能这辈子都不会有 了,当张磊气喘吁吁的来到了 21层时,电梯还没有到。   「叮」电梯停止的声音传入张磊的耳朵,张磊赶紧闭上大口喘气的嘴巴,果 然,那熟悉的高跟鞋踏地的声音响了起来,张磊赶紧竖起耳朵听,他要确认周贝 倩住的到底是哪一个房间。   「呵,你跑不了了」   张磊无比自信的说道,他已经确定了周贝倩住的是哪里,左转第二家。   第二天,张磊知道周贝倩课程后,等到周贝倩上课后,再一次来到了这个有 周贝倩香味的小区,张磊轻车熟路的来到了21层,四下观察了一番,确认没有人 后,张磊快速拉开书包,拿出一根针盒一样的东西,取出里面的小细针,插进钥 匙孔,三下五除二就把门锁打开,然后闪身进入房间顺手把房门锁死。   这是一个单身公寓,张磊扫了一眼后就知道这个房子有六七十平,很大,对 于单身公寓来说确实很大,房子里除了一张床还有一台电视和两张沙发,还有一 个卫生间,卫生间也很大,里面还有一个可以容纳一个人洗浴的浴缸。   时间紧迫,张磊没有閑心观赏周贝倩公寓的布局风格和清晰家具,拉开书包 取出早已经準备好的东西──高清针眼摄像头。   这种针孔摄像头非常小,只有拇指甲壳一样大,而且摄影出来的东西非常清 晰,甚至毛孔都能看的清楚无比。   最重要的一点,这种摄像头是无线传送,不需要接任何端口,用手机就可以 观看直播,还有就是,这个摄像头还能防水。   这是张磊精心挑选的,花了他全部的家当,而且还负了好多债务。   张磊无死角的安放了针孔摄像头,他可是摄影系的高材生,怎麽可能放过一 丝一毫的空间?   最后还剩下一个摄像头,张磊思前想后,决定把最后一个摄像头安装在马桶 里……   大功告成,张磊赶紧给周贝倩收拾了一下家里确认无误后离开了房间。   出门后,张磊看了看时间,没敢走电梯,他知道周贝倩应该快回来了,绕到 安全通道跑下楼去。   周贝倩回家后没有发现丝毫异常,像往前一样放下书包,泡了一碗速溶咖啡, 坐在沙发上看书。   可她不知道的是,她这些举动都被躲在宿舍被窝里的张磊看的一清二楚,甚 至,她看的书上的字张磊都能看的清楚,而且和他一样,都在看。   周贝倩好像是感觉屋子里有些闷热,起身脱下了风衣,露出里面的黑丝长袖 和雪白玉颈。   当周贝倩站起来的时候,翩翩秀发披散在臀部,丝毫不沾染腰部,那画面, 太美了。   张磊看的眼睛都立了起来,他从来没看过周贝倩穿着紧身衣完全展露身形的 情景,在他的影响里,周贝倩永远都是风衣加身。   正当张磊看的入目十分的时候,周贝倩突然做了一个让张磊血脉喷张的举动。   周贝倩的纤纤玉手抓住自己的黑丝长袖,慢慢的拽了起来。   「快点,快点,再快点」   张磊心里惊呼,因爲他已经看到了周贝倩白嫩的肚皮和玉贝,那性感的内衣 也展现出一角了。   他的手机里出现了两个画面,是周贝倩的正面和后面,不得不承认张磊的摄 影技术的登峰至极,周贝倩的画面完美的展现了出来,丝毫没有一点背阴面和反 观角,一切都那麽的清晰和自然。   周贝倩把黑丝长袖顺利的脱下,等长袖离开头部的时候,周贝倩潇洒的一甩 头发,长发飞舞,不止是长发,那被胸罩束缚的胸部也跟着飞舞抖动,在屏幕前 的张磊眼睛都瞪了出来。   「多好的乳房啊,怎麽被藏在了这麽小的胸罩里」   这是现在张磊的内心想法,他以前只顾观察周贝倩外在的美,却忽略了周贝 倩『内在』的美,他都没有想过周贝倩拥有这麽丰满的酥胸。   好像是有了一些感应,周贝倩皱着眉头看了一眼摄像头,可是她什麽都没看 到,可是这一看把张磊吓得够呛,做贼心虚啊,万一被抓到了,自己不说要坐牢, 开除是难免的吧?   但这仅仅是虚惊一场,周贝倩扔掉长袖后,双手绕后,解开了张磊期盼已久 的胸罩。   这是让多少人幻想的对象,让多少人意淫的对象,可是,最后却便宜了张磊 这个偷窥狂,现在的张磊,别说让他坐牢,就是让他死,他都愿意了,因爲这个 自己永远得不到的人,今天却在自己面前脱下了胸罩,虽然隔着屏幕,虽然她不 是爲了自己,但是,至少见过了,至少看过了,不是吗?   那是一对可以让任何男人沖昏头脑的一对乳房,看上去就好像一个圆形的球 体,格外的圆润光滑,没有丝毫的违和感,而且就那麽挺在身体上,没有一丝一 毫的下坠,从乳房根部到乳头,可以看到,这团美肉好像一团被打磨过的圆球, 美的让人感到窒息。   乳晕处更是让人遐想连篇,如同刚出生过的婴儿一般粉红,张磊猜测,这里 几乎没有任何人探索过。   奶头更是龙之点精,娇小的乳头格外的诱人,通过摄像头,可以清晰的看到 奶头处的褶皱,也可以看到奶头处的立起的小肉粒。   张磊感觉到自己的鸡巴都快要爆裂了,他从未有这样的感觉,那是种血管因 爲充血快要爆炸的感觉,张磊紧紧的抓着自己的鸡巴,疯狂的套弄,力气特别大, 龟头都被他的手搓的血红无比,都快把包皮撕扯下来。   周贝倩环视周围,她总觉得很不安心,好像有什麽不好的事正在发生。   「怎麽回事,怎麽感觉怪怪的」   周贝倩在心中暗语,她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麽事,但是本能的觉得有很奇怪。   张磊已经到达了高潮的边缘,没有在意周贝倩不自然的行动,疯狂的套弄自 己的鸡巴,眼睛死死的盯着周被倩的乳房,如果眼睛可以夺取东西的话,学校周 贝倩的乳房早就被张磊夺走千百回了。   周贝倩虽然心中不安,但是身有洁癖的毛病让她无法忍受身上有一丝一毫的 汗水气味,皱了皱眉慢慢的开始解牛仔裤上的皮带。   也在这个时候,张磊大口的喘着粗气,龟头一跳一跳的,证明他已经迎来了 高潮,射的满裤衩子都是。   刚射完精液的张磊原本萎靡不振,但是下一瞬间,他的鸡巴再一次挺立起来, 因爲周贝倩缓慢的褪下了牛仔裤,紫色的蕾丝内裤已经出现在张磊的眼前。   而且,现在的周贝倩摆着一个极具诱惑的动作,她撅着翘臀从脚底拽牛仔裤, 或许是习惯,她竟然没有坐下,而是选择了一个这样的一个动作,一个引人犯罪 的动作。   过程出奇的顺利,周贝倩脱下牛仔裤后,直接把小内裤拽了下来,挺翘丰满 的屁股就这样暴露出来,而且阴膏上的阴毛也被摄像头拍摄的一清二楚。   张磊的眼睛已经布满了血丝,那是长时间集中注意力的后遗症,但是张磊还 是舍不得眨一下眼睛,他害怕错过任何关于周贝倩的细节。   周贝倩脱掉内裤后把内裤随手丢在地上后就跑进卫生间,如果不是亲眼所见, 张磊绝对不会认爲周贝倩是这样一个女孩,竟然会把这麽隐私的内裤随手丢在地 上。   但是张磊现在没有功夫去想这些了,因爲周贝倩跑进浴室的过程中,丰满的 乳房不停的跳动,那好像一个被拍打过的篮球一样,在空气中蕩漾,挺翘的屁股 也随着奔跑放肆的颤抖,那种场景,就算看一回,也死而无憾了。   周贝倩进入浴室后没有直接跑进浴缸泡澡,而是直接坐在了马桶上。   在这一刻,张磊觉得春天就是这个时候,他非常庆幸自己的决定,在马桶里 安装一个摄像头。   虽然内心激动无比,想入非非,但是张磊手上已经把摄像视频打开,赶忙切 换了夜间模式。   虽然开啓了夜间模式,但是灯光很是昏暗,摄像头清晰的拍摄到了周贝倩的 肛门和阴部,但是无法拍摄出这两个地方的顔色和色调。   但是从摄影录像里可以清楚的看到肛门的细微皱纹和阴部的轮廓。   周贝倩的肛门紧窄,周围的褶皱都很规则,就好像细水流过的坑洼一样,很 规则和规律,不像大多数人的一样,屁眼出的褶皱乱七八糟,看起来毫无章法。   她的阴唇饱满肥厚,紧紧的遮蔽住阴道和尿道,但是同样的,尿道激射出来 的水流会被饱满的阴唇阻挡,然后顺着阴唇流向大腿内侧。   。   张磊看的入迷,他做梦都没有想到,周贝倩不单单人长得漂亮,身材完美, 连拉屎的地方都和常人不一样。   「噗噗噗……」   周贝倩的琼眉微皱,她竟然连着放了三个皮,而且还是那种炸出屎渣滓的屁, 她实在忍受不了自己做出这样事,但是便意袭来,她也只能用力推动肠道,让排 便排的舒服些。   「璞。」   又一声让人不耻的放屁声,周贝倩脸红的恨不得钻进地缝里,她是一个自视 完美,并且做到完美的人,可却放着如此不雅的屁,而且还连续的放。   「砰……噗嗤……噗噗噗……噗嗤……」   紧接着,一声巨大的屁响声震的马桶里的清水都波动出水纹,正当周贝倩想 接触这个让她难以忍受的排泄时间时,屁眼迅速蠕动,随着一根细长的黄褐色屎 条钻出体外后,大军来袭,屁响声和小屎条不停的从屁眼里钻出,掉进马桶里, 溅气水花,滴在屁股上。   同时,尿眼也松开,一股黄色的急水打在阴唇上,然后顺着阴唇的缝隙洒在 马桶里。   周贝倩感觉格外舒爽,虽然内心因爲自己肛门传出的动静万分羞愧,但是丝 毫没有办法,只能煎熬着这种时间快速度过。   可歎的是,张磊并没有欣赏到这一唯美的画面,他只看到了周贝倩的两处耻 部,还有周贝倩排泄时的情景,他是绝对不会去想,这麽美丽的校花周贝倩竟然 会有这麽恶心的一面。   张磊也不知道爲什麽周贝倩会脸红,他猜测应该是周贝倩因爲裸身去厕所而 感到羞耻吧?   可他怎麽会知道,周贝倩从小就是这样,赤裸着身子坐在马桶上排泄,听着 自己屁眼上传来的动静,羞耻的红着脸想着以后绝对不这样了。   接下来的一幕,让张磊大跌眼镜,因爲周贝倩从马桶上起来后,第一件事不 是去擦屁股,而是去沖马桶,而且沖完马桶后,这个让张磊癡迷的女神直接跳进 了放好水的浴缸里。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张磊绝对不会相信,周贝倩去完厕所会不擦屁股。   张磊甚至可以看到,周贝倩的屁股上还有几滴淡黄色的水珠,张磊几乎可以 肯定,这是周贝倩拉完屎后和马桶水尿液组成的混合液,张磊一瞬间竟然有些兴 奋,但是很快他就强压下去这个想法。   他也不愿自己的女神竟然是这种不讲究的女人,不断睡服自己可能是周贝倩 家里没有纸了,但是下一瞬间,马桶盘边的纸篓里,一大截长出来的卫生纸在摄 像头的画面上飘了起来。   张磊的眼神绝望,他有些懊悔自己竟然按照了这样一个摄像头,把自己的女 神形象亲自崩塌,但是另一种生理人格,告诉他,真的好刺激,竟然可以这麽变 态。   周贝倩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行爲被人看的一清二楚,她按照自己原有的生活, 闭目泡在温水里,好整以暇。   她的长发飘散在水的表面,她好像一个披发魔女,没有一丝妖娆的气味,反 而有种仙气的韵味。   也在这个时候,张磊爆发了今晚的第二次,把精液射进自己的裤衩里,和刚 才的精液一样,粘在张磊的双手上。   高度紧张的状态和短时间连射两次的疲惫把张磊击垮,困意感袭来,张磊昏 昏沈沈的睡去。   周贝倩浑然不知,一个男孩看着自己的躶体美妙的进入了梦乡,她更不知道, 一个男孩竟然把她浑身各处看了个精关。   她仍然好整以暇的闭目躺再温水里,让全身跟着放松,结束这一天的疲惫。   张磊的生活几乎每天都如此,每天都看周贝倩做着同样的事情,看书,脱衣 服,拉屎,泡澡,睡觉,重複的坐着,好像一个机器,都在按着规则重蹈。   连续一个月后,张磊感觉腻了,因爲不管在好的东西和事物,都有一个审美 疲劳期,如果让你看一个美女光着身子一个月,相信你也会厌烦。   张磊也不像以前那样,时刻关注着周贝倩的动态,但是他仍然迷恋这周贝倩, 每天最主要的事就是看录像。   但是,张磊突然发现很不对劲,因爲周贝倩的生活突然变了,变得毫无规律, 下课时间也不在回自己的家,而且经常夜不归宿,有时候几天都见到周贝倩在学 校里出现。   张磊感觉事情有些不对,因爲无论发生任何事,周贝倩的生活规律从来没变 过,这几天却突然变得神神秘秘,在家里经常接到一个电话就开始化妆,而且还 常常把家里的衣服全都拿出来只爲选择一件最好看的衣服。   还有周贝倩从来不穿裙子,但是最近她每天都会去逛街买裙子,而且一买还 买好多件,常常她自己都提不回家。   张磊明白了这是周贝倩恋爱了,但是他非常去清楚周贝倩的眼光。   这麽多年,多多少少富二代花花公子都折膝在了周贝倩的脚下,但是却没有 一个入了周贝倩的法眼,甚至都没有靠近周贝倩三尺之内。   他实在想不通,是一个什麽样的人,会得到周贝倩的芳心,而且竟然打破了 周贝倩的生活,让周贝倩付出时间和精力出门打扮。   一天下午,张磊再一次偷偷跟着周贝倩走出学校大门,这一次,他跟的很辛 苦,因爲周贝倩的步伐很快,虽然穿着连衣裙和高跟鞋,但是走着跟竞走一样。   张磊也快步跟着,如果让外面看看,人们一定会看出张磊的行爲有些奇怪。   走到一个十字路口,在张磊的注释下,周贝倩飞奔着扑向一个男人的怀抱。   男人长相邪魅,是那种淫邪的邪,张磊一眼就看出了这个男人不是个好东西, 一看就是那种色棍,头发乱糟糟的,看起来很是邋遢,衣服也穿的很普通,和地 摊上的一样,耳朵上盯着一个黑色的耳钉,十足的一个小混混样子。   可是周贝倩就是扑在了这样一个人的怀里,不关张磊傻眼,就连路人看到后 都觉得癞蛤蟆真的吃了天鹅,日了狗的生活。   之后两人离开了街道,张磊也快步跟了上去,发现周贝倩对男人依赖无比, 而男人却显得淡定从容,但也对周贝倩呵护有加,但是怎麽看,都像是,周贝倩 贴上男人的怀里的。   两人就像相恋已久的情侣一样,吃饭,玩耍,看电影,直到夜里十一点多的 时候,两人走进了一个黑色的胡同里。   张磊也快步跟上,当张磊探头探脑的朝胡同里看去时,只见男人搂着周贝倩 在周贝倩耳朵上耳语了两句,刚说完,周贝倩就小声娇气的说道「哎呀,你真的 是坏死了」,而且,周贝倩的俏脸映红无比,就好像一个做了多大见不得光的事 情一样。   「做不做?」   男人的口气明显不一样,带着那种强制的味道。   「做,讨厌死了,怀死了」   周贝倩用娇小的声音嗲声道,靠在男人的胸膛,轻轻的拍打男人的肩膀。   「小老婆,我不坏你能爱我吗?」   「哼,讨厌」   周贝倩被男人一句话甜的笑容密布在脸上,喜从心里展现出来,低声撒娇一 句松开抱着男人的双臂,蹲下身子。   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周贝倩蹲下身子,然后开始帮男人解鞋带,张磊做 梦都没有想到,周贝倩竟然会爲男孩解鞋带,这是那麽滑稽的一幕,但是下一瞬 间,张磊呼吸都急促起来,周贝倩竟然捧起男人的鞋还是给他脱鞋子。   张磊不敢再看了,他不知道自己害怕什麽,逃一样的把头缩回来,大口的喘 息,张磊怎麽也不会去想,这个神仙一样光洁的女神校花竟然在观天华日之下给 一个男人脱鞋。   张磊有些气愤,他容忍不了周贝倩被人亵渎,他认爲周贝倩就应该完美无瑕, 不带有任何的瑕疵,也不允许别人对周贝倩做一点过分的事。   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周贝倩帮小混混脱掉了鞋子后,竟然还帮小混混脱掉 袜子,接下来一幕,正好被再一次鼓足勇气接受女神崩塌的张磊看到。   只见周贝倩捧起小混混赤裸的脚掌,在鼻子下闻了闻,小声道「好臭啊,你 怎麽老不洗脚」   「老婆不再,谁给我洗啊?」   「哎呀,老公怎麽还不高兴了呢」   周贝倩嗲声说道,然后,紧接着,周贝倩的舌头伸了出来,粉嫩的舌头伸了 出来。   张磊的瞳孔睁大,他看到了周贝倩的舌头接触到了小混混的脚后跟,而且周 贝倩的舌头顺着小混混的脚后跟一路舔到小混混的脚齿。   张磊的脸上写满了绝望,这一刻,所有的一切变成了泡沫,周贝倩完美的形 象,纯洁的心里,都画上了句号。   这还没有结束,周贝倩并没有停下动作,而是一口含住小混混的大拇脚指, 张磊看的清楚,周贝倩的脸颊像喝酸奶一样,因爲吸食而深陷在里面,张磊知道, 那是周贝倩在吸食小混混的脚齿,就像小孩子吸食妈妈的奶头一样。   甚至,张磊看到了周贝倩在吸食脚齿的过程中,脸上的满足和眼睛中的臣服。   周贝倩吸干净一只脚齿后又把其他两根脚齿含进嘴里,坐着同样的动作,偶 尔,还会前后抬头,做着就好像在吃鸡巴一样的动作。   吸完脚齿后,张磊原本以爲要结束了,可是没曾想到,周贝倩竟然伸出舌头 滑向男人的后脚跟,过程中,口和舌头从来没有离开过小混混的脚一点。   周贝倩啃咬着小混混的后脚跟,张磊看的清楚,看的仔细,周贝倩啃下一层 白皮,用舌头卷进嘴里,然后不知去向,张磊不敢去想那些啃下来的白皮都去了 那里。   啃完小混混的后脚跟,周贝倩伸出舌头,小心翼翼的去舔小混混的脚掌心, 生怕舔的小混混不舒服一样,只有舌头在脚掌心上游走,嘴唇都没敢去触碰一下。   张磊呆呆的看完周贝倩舔完小混混的脚掌,又看周贝倩爲小混混穿好鞋子, 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张磊靠在墙上坐在了地上。   他不敢相信,但是又不得不去相信,因爲他真的看见了,曾经美丽的校花女 神在吃一个小混混模样人的脚,如同是一个笑话一样。   「你真讨厌,让人家在外面帮你舔脚」   周贝倩坐在沙发上,靠在聂一景身上,依偎在聂一景的怀里,撒娇道。   聂一景就是小混混,他的家就在这个巷子里,虽然巷子看起来破旧,但是小 混混的房子却清新典雅,丝毫没有那就宅男巴哥屋子的淩乱,空气中散发这空气 清新剂的香味。   小混混在巷子里让周贝倩给他舔完脚后就带周贝倩回到了自己的房子,周贝 倩也不是第一次去了,知道小混混这里就他一个人住,变得无拘无束,浑身只穿 了一件宽松的碎花裙,里面什麽都没有穿,躺在沙发上。   「呵呵,讨厌吗?宝贝不喜欢这样吗?」   小混混的魔爪已经从周贝倩的领口里面,大手覆盖在周贝倩的裸胸上,放肆 的揉捏,从衣服外面就可以看到小混混的大手在不断变化,不断的移动位置,在 左右两侧徘徊,游走。   「你最讨厌了,每天就会想着羞辱人家,逼人家做羞羞的事情」   周贝倩对小混混的那只大手置若无睹,好似已经习惯了小混混这样了,对此 已经没有什麽感觉,好像这是很正常的一件事。   「那告诉老公,你舒不舒服?小屄湿了没?」   聂一景轻轻的揪着周贝倩的奶头,调笑道。   「。啊。老公……轻点……舒服……」   周贝倩小声的说道,她说这话的时候俏脸因爲害羞而憋的通红,说完这句话 的时候耳朵都因爲说的话太羞耻而被染的通红。   「哈哈。舒服啊?我的老婆这麽淫蕩吗?舔老公脚都能舔的舒服?」   聂一景大笑几声后,说道,他的眼神里有激动,也有兴奋,还有一丝的期待, 好像在等待着什麽。   「。嗯……讨厌……你的老婆。就是这麽。淫蕩……舔老公的脚。都舔的很 舒服……而且……而且……小穴……流出了好多水……」   周贝倩果然不负所望,不负聂一景的所望,在聂一景的注视下,说出了聂一 景期待已久的话语,虽然说这话的时候吞吞吐吐,但这更加的刺激了聂一景,周 贝聂眼角含春、春情勃发的样子,让聂一景浑身燥热,也让他对周贝倩更加迷恋, 同时他更加坚定了心中的想法。   「是嘛?让老公摸摸,看看小宝贝到底说的是不是实话」   说着,小混混的手掌就伸到了周贝倩的下身,还不等周贝倩反应过来,小混 混就一把把周贝倩的裙子拉起来,周贝倩的阴部就这麽暴露在了空气中,整洁洗 漱的阴毛承托着她的高贵,可是周贝倩分开的大腿却破坏了这让人无限遐想的地 带,只见她的大腿中间,光洁无比,没有一丝的阴毛阻挡,阴唇直接接触空气, 因爲发情阴唇分开一小道细缝,让人可以看到一点点阴道壁上的红色嫩肉,但是 就是这一小道细缝里,流出了一条白色、浓稠、散发腥味和骚臭的一条白带!   无用多说,这是女人流出来的淫液,而且是最纯正,是这个女人兴奋无比才 流出来的淫液。   这些,周贝倩都看不到,如果她看到的话一定会羞红的捂着自己的脸把双腿 并拢,不让任何人去观摩,但是可惜的是,她看不到,而这一美好的风景线却被 聂一景看的清清楚楚,甚至,聂一景连周贝倩阴道壁上的肉粒抖动都看的一清二 楚,明明白白。   这一幕,想必,聂一景这辈子都不会忘记这麽美的画面,聂一景呆呆的看着 周贝倩的阴部,竟然有些呆滞!「老公。怎麽了?」   周贝倩小声的问道,她知道自己的下面流出了好多水,其实在她刚才听到小 混混说要让她舔脚的时候,她的小穴就开始不听话的流水,在刚才她说出那些淫 蕩的话的时候,淫水流的更是前所未有的多。   周贝倩有些慌乱,她害怕聂一景看到她洪水泛滥的阴道会嫌弃自己,因爲在 很久以前,她做春梦睡醒后,下面都会有流出好多粘稠的液体,她上网查过这是 淫液,周贝倩很嫌弃自己流出这麽肮髒的液体,她害怕聂一景和她一样,可她忽 略了一点,聂一景是一个男人,一个正常的男人,甚至可以说一个很变态的男人。   「老婆,好美,你好美,别动,好好躺着,老公去伺候你」   聂一景小心翼翼的把周贝倩的头放在沙发上,然后起身跳下沙发,兴奋的趴 在周贝倩的双腿之间。   「好漂亮……我从来没见过这麽美的……这麽美的……骚屄……我爱死了… …」   聂一景趴在周贝倩的胯下,贪婪的盯着周贝倩的阴部,眼睛里都好像要流出 口水一样。   「。老公。什麽啊……什麽骚屄啊……讨厌……」   周贝倩看着趴在自己胯下的聂一景,大腿大大的张开,任由聂一景对她进行 视奸,她的阴道不停的往外溢出白色的淫液,看起来淫蕩不堪,但是她却浑然不 知,她只知道自己的下体很漂亮,让聂一景很着迷,但她不知道,她的淫蕩,更 让聂一景欲罢不能。   「在分开一点,把骚屄的穴洞露出来。」   聂一景完全忽略了周贝倩对她的撒娇,聂一景的眼睛里只有周贝倩正在流白 带的骚穴口。   「……已经。分的……最。最大了……要一字马嘛?……」   周贝倩小声的说道,她的雪白大腿呈『M』 字分开,两只大腿都已经最大限 度的分开,阴部一览无余,要不然,她的小穴也不会露出一道细缝。   「对对,一字马,快做啊」   聂一景激动的说道,他猛然想起周贝倩不关人长的漂亮学习好,而且还特别 爱运动,喜欢跳舞,对于她来说,一字马显得轻松无比,聂一景有些懊悔,怎麽 现在才发现这一个玩法,而且还是周贝倩提出来的,自己真是越来越老了,想不 出好的点子了。   「色狼。啊……老公……别掰……啊……痛。我自己来。啊……」   因爲趟在沙发上,周贝倩一时伸展不开,而色心大起的聂一景却等的有些烦 躁,两只手抓住周贝倩的大腿,然后用力往后推,周贝倩对聂一景粗暴的对待表 示抗议,但是她的痛吟却对聂一景进一步刺激。   「骚屄,别动,让老公好好看看你下贱的骚屄」   聂一景按住周贝倩的大腿,让她无法动弹,眼睛从没有离开过周贝倩的的小 穴。   「啊……老公。好看吗?……别说。别那样说。」   周贝倩的脸色羞红,都不敢抬头看聂一景,刚才聂一景淫蕩的话语让周贝倩 羞耻心大起,再看她现在的姿态,让人不敢直视,周贝倩的双腿分成一字马的样 子,因爲聂一景的大力,两只大腿被迫弯到腰际,衣衫不整,下身一丝不挂,阴 唇分开,里面不断向外流出白色的液体,粘在屁股和沙发上。   「好看。就说,你就是个骚屄,大骚货,而且还是个不要脸下贱的骚婊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