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暧昧校园  »  高中生调教 性奴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高中生调教 性奴
就这样,在淩哲苇出差这段日子里,高中生们住在淩哲苇家轮流玩弄着这对姐妹母狗,白天姐姐被他们捆好身体穿上衣服去上班,女儿则长期赤裸着,持续的被注射空孕催乳剂,吃着提高性欲的蓝色避孕药片,她除了不断无耻的向她的主人索欲,就是被高中生捆好丢进狗笼里哺育她的那对狗崽子,那对吃着女儿乳汁的畜生生长的很快,它们在笼子里已经显得很拥挤了,吃饱的小狗常常舔舐女儿因为药物刺激而显得特别亢奋的身体,由于女儿身体里的春药作用,那对小狗显得非常色,它们居然懂得去舔弄女儿母狗的阴户! 开始的女儿因为屈辱,是被迫哺育小狗,慢慢的她和那对吃她母乳长大的畜生有了感情,长期看着姐姐女儿被男人玩弄的小狗,似乎对它们的母犬母亲的肉体很感兴趣,它们会讨好用它们温热的舌头舔弄女儿的敏感部位,身体被高中生捆绑在笼子里的淫妇常常因为刺激却无法释放,小狗慢慢成了她的助手,可怜的女儿由最初的抗拒到开始偷偷迎合起小狗对她的舔弄。   她哪里知道,这对不断成长的小狗将成为她和妹妹今后的狗丈夫!常常女儿在被她的狗儿子舔弄得浪叫连连时再被高中生们拉出笼子一顿暴肏,女儿就这样不停摇晃着那对饱胀的狗奶子,扭摆着肥臀接受高中生们一波又一波的蹂躏,不仅如此,几乎隔几天她还要被迫观赏自己老公和妹妹的激情性游戏,然后在老公走后无耻的把自己老公射进自己妹妹骚屄屁眼里的精液吸出来吞下。连番不间断的各种羞辱刺激让女儿彻底沦落了。       看着淩哲苇偷录下来的精彩情节,淩哲苇环视着自己的家,这曾让淩哲苇感觉无比熟悉的家让淩哲苇突然感觉很陌生。就在这间房里,淩哲苇的老婆、淩哲苇的大嫂都被高中生以各种常人无法想象的方式玩弄,心甘情愿的成为他们的性奴母狗。突然,淩哲苇想起一个细节,淩哲苇出差了二十多天,女儿则是淩哲苇离开第一天就被高中生控制了的,她请了一个月的假,这个沦落成哺乳期的母狗被高中生们藏哪了?按道理他们不知道淩哲苇提前偷偷回来,淩哲苇故意没告诉姐姐淩哲苇回来的确切日子。   想到这,淩哲苇开始寻找,看看是不是有让淩哲苇兴奋的收获,终于在储物间里,淩哲苇看见那个让淩哲苇怦然心动的黑色罩布盖着的狗笼!淩哲苇强压着内心的激动,找了块蒙面布遮住脸,慢慢凑近笼子,通过黑布的缝隙,淩哲苇看见里面让淩哲苇血脉喷张的一幕:笼子里面的女儿蜷缩着美妙的胴体,一条小狗正在舔吸她的大奶子,她微张的双腿间,另一只小狗正在舔弄她光洁无毛湿漉漉的骚屄! 被麻绳紧紧捆缚的女儿夸张的扭动着身体,拼命想让舔她骚屄的小狗更深的刺激她的阴部,女儿面色潮红,呼吸急促,鼻翼微张,娇喘细细,看到这一幕,淩哲苇横下心,返回门口把大门反锁好,急匆匆脱光自己,沈下心,走进储物间,淩哲苇一把揭开狗笼上的黑布,忽然见到光明的女儿手足无措的看着淩哲苇。淩哲苇打开虚挂着的笼门,拉扯着她脖子上的细狗链把她拉了出来,趁她眼睛还没适应光亮淩哲苇用黑布迅速蒙上她的眼睛,被欲望沖昏头脑的母狗根本想不到这个蒙面男人是谁,她下意识的跪在淩哲苇胯下,张嘴就想探索着舔舐淩哲苇的肉棒,让淩哲苇激动的是淩哲苇萎缩不振多年的肉棒居然此刻骄傲的雄起了!   淩哲苇的大嫂把淩哲苇的鸡巴含进她的嘴里了!这是淩哲苇以往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只见她的一对大奶子被麻绳紧紧捆勒着,双手反剪在背后被捆缚着,被小狗吸允过的奶头上还残留着滴滴答答的奶水,至于被高中生们反复玩弄过的阴部更是湿漉漉的一塌糊涂。淩哲苇伸出颤巍巍的手,抚摸着那对豪乳,手感极好的乳房在淩哲苇的揉捏下乳汁直喷,被黑布蒙了眼睛的母狗大嫂温顺的任由淩哲苇玩弄,不停地从嘴角发出醉人的嘤咛,淩哲苇的一只手探向她的骚屄,女儿光秃秃肥厚的阴唇微微外翻,里面都是淫水,弄得淩哲苇满手都是,淩哲苇把手指上移,侵入她被反复开发过的屁眼,女儿被高中生们重点照顾的屁眼已经被调教的十分柔软,它顺利地吞下淩哲苇沾满淫液的手指 淩哲苇的手指在美妙的肛门里面贪婪的抠挖着,旋转着,惹得女儿不住的扭摆着丰盈的臀丘配合着淩哲苇的动作。淩哲苇的肉棒初次雄起就征服了让淩哲苇垂涎已经的大嫂的檀口,这让淩哲苇欲念大增,淩哲苇把女儿牵到客厅,让她跪趴在沙发上,今天淩哲苇要彻底征服这个往昔高傲的淫妇!   肥臀高撅的淫妇阴唇微张,蠕动着期待着淩哲苇大鸡吧的临幸,恢复男人尊严的淩哲苇挺起大鸡吧,把龟头顶在自己大嫂的骚屄口,趴在沙发上的淫贱母狗马上就要被淩哲苇占有了!淩哲苇腰部往前一挺,噗嗤一声,大鸡吧就完全的插进女儿的阴道!她阴户里这种久违了的温热让淩哲苇体会到了做男人的优越感,淩哲苇开始加大马力抽送,淩哲苇环抱着大嫂的柳腰,目睹着自己的肉棒在她臀沟里进进出出,那种感觉美极了。恢复了活力的肉棒贪婪的在女人柔软的腔道里尽情的驰骋,惹得女儿一阵阵浪哼,不停地往后耸动肥臀迎合淩哲苇的抽插,结实的臀肉和淩哲苇的双腿发出噼噼啪啪的撞击声。   老子恢复男人的活力了!淩哲苇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卖力的狂肏着那条淫蕩妖冶的浪犬,在一波迅猛的抽插后,淩哲苇把恢复男性功能后的第一股精液尽数喷射在淩哲苇大嫂娇嫩的阴户里!拔出带着淫液的肉棒,淩哲苇再接再厉,把龟头顶在女儿不停蠕动的屁眼口,湿漉漉的肉棒没用经受多少阻力就插进了女儿那可爱诱人的腚眼里,淩哲苇先是女儿的感受了一会肛肌的紧凑,然后才慢慢开始抽插,淩哲苇分明感觉得到她屁眼里的湿滑,这说明她屁眼里应该还存有别的男人的精液,这个淫妇,这幺美妙的身体居然让高中生们如此糟蹋!淩哲苇恨恨的想着,一下下加大了抽插的力度,第二次勃起的肉棒显得很持久 淩哲苇足足肏了她屁眼将近二十分锺,才死死抱紧她的臀瓣把精液尽情的注入淩哲苇大嫂的肛孔里,为了防止精液流出,淩哲苇用一根肛塞封堵住她的小屁眼,然后让她把淩哲苇的鸡巴舔舐干净后,把她再次关入狗笼,收拾完一切,淩哲苇掏出手机,打电话给淩哲苇的淫妻,看看她此刻在干什幺,一股想马上肏她的沖动让淩哲苇急切的想找到她,撕掉她的衣服,狠狠收拾这个同样淫贱的女人。电话好半天才接通,淩哲苇能感觉到姐姐强作镇定背后的慌乱,还有她细细的喘息,这个淫妇一定在被高中生玩弄着!淩哲苇强压着怒火,告诉她淩哲苇在家等她回来,让她下班后马上回来。然后就挂了电话。       没过多久,姐姐回来了。她头发有些淩乱,衣衫不整,一进门看见淩哲苇坐在沙发上,心虚的她不时地往储物间偷望,她一定是怕淩哲苇发现储物间里的女儿!淩哲苇示意她坐到淩哲苇身边,她心神不定的虚坐在沙发上,眼神恍惚不定。淩哲苇故意问她为何这个样子,她解释说遇到坏人抢她皮包了,淩哲苇冷笑着一把把她扯到淩哲苇跟前,一把撕扯下她的衬衫,只见里面连乳罩都没穿,饱满的一对乳房被麻绳捆勒着,那对一直挺立的乳头早就把她出卖了!是个正常的男人都能看出她没戴乳罩!慌乱的姐姐想用手捂住她被麻绳捆绑的奶子,淩哲苇趁机一把扯掉她的套裙,她的下面更是一片狼藉:淫靡的肉缝里同样被勒入了麻绳,而且明显外翻的阴唇和湿漉漉的阴毛说明她刚刚经历了很淫秽的事情 雪白的臀肉上醒目的写着骚屄母狗几个大字,被淩哲苇发现秘密的姐姐满脸通红,窘迫不安的不知道该说什幺好,淩哲苇拿出她平时经常趁淩哲苇不在时佩戴的狗项圈丢给她,看见项圈,姐姐嗫嚅着瘫软在地上,淩哲苇用不容置疑的口气吩咐平日里呵护备至的老婆:你这个骚屄母狗!还不给爷把项圈戴上!姐姐居然马上规矩的跪好,乖乖的把项圈戴在自己的脖子上,淩哲苇拿起连在项圈上的铁链,拉扯着自己的老婆,让她像狗一样爬到卧室里,然后指着墙上那副画,命令她擡起头,姐姐像做错事的孩子,胆怯的擡头望去,只见墙上那副印证淩哲苇们幸福的婚纱照已经被淩哲苇翻过来,上面赫然是姐姐被两个蒙面高中生玩弄的巨幅淫照!尤其是相片左下角姐姐亲笔签名自愿为奴的卖身契复印件,更是最有力证明她出轨的证据!   为了彻底击垮这个淫妇,淩哲苇拿起她的那一摞厚厚的淫照,丢到地上,一张纸照片详实的记录着她放蕩淫贱的经过,还有那些沾满她淫水的淫具、麻绳。姐姐一时间不知该如何解释,只是一味的哀求着:老公,淩哲苇错了,老公你饶了淩哲苇吧···事情不是你看到这样的···看到她还想抵赖,淩哲苇丢下她去了储物间,打开狗笼子,把还蒙着眼睛、反捆着手臂的女儿牵扯着拽进卧室,一把扯掉女儿的蒙眼布,俩姐妹四目相对,双双羞的低下了头 可怜的女儿此刻才意识到刚才对她施暴的是她的亲妹夫!她羞愤的想挣扎,淩哲苇一脚踩在她挣扎欲起的肥臀上,原本跪趴着的她马上被踩的无法动弹,淩哲苇指着她还被肛塞封堵着的肛门对姐姐说:去!你过去把淩哲苇射在她骚屄屁眼里的精液吸出来吃掉!姐姐惊异的望着淩哲苇,没有动弹,她还以为淩哲苇是那个不举的阳痿老公呢,淩哲苇炫耀的脱下裤子,对着她露出勃起的肉棒,姐姐眼里闪出惊喜继而悲凉的复杂表情,淩哲苇理解她悲喜参半的意思,但淩哲苇必须给她足够的教训!   这关乎淩哲苇作为男人的尊严,姐姐在淩哲苇的威逼下缓缓爬到姐姐跟前,迟疑的伸出舌头,淩哲苇控制住女儿的身体,让姐姐舔舐女儿的臀沟,只见姐姐用嘴先是来回几遍舔弄着女儿的阴唇,然后开始吸吮里面的精液,这些宝贵的液体是她老公的馈赠,她狠狠的把舌头探进姐姐的阴道,把里面的精液吸吮的一点不剩,女儿屈辱的忍受着姐姐的舔弄,就像几天前她舔姐姐一样,这幺快就得到了回报,紧接着姐姐用嘴拔出了封堵在女儿小屁眼的肛塞,把她屁眼里面的精液也吸食干净。如此近距离看到如此淫靡香艳的场面,淩哲苇被刺激的无法自抑,一把拽过姐姐,拿起一捆麻绳,姐姐居然乖巧的背过手,任由淩哲苇把她反捆起来,她的讨好迎合更是激起淩哲苇的征服欲,淩哲苇轮枪上马,对着她高高撅起的臀沟,挺着紫红的龟头就扎了进去!姐姐发出甘美异常的啊的一声,大鸡吧插入了她淫液丰富的骚屄深处!一连串的抽插让姐姐浪叫着,她哭着拼命迎合着淩哲苇,淩哲苇们激烈的纠缠在一起。   就在女儿复杂的注视下疯狂的表演着,淩哲苇高质量超水平的发挥让姐姐很快就一泻千里,战栗着瘫软在床上,看着女儿咽着口水的样子,淩哲苇明白她的欲望被激发了,淩哲苇不客气的走到她跟前,挺着沾满姐姐淫水的肉棒示威的对着她:姐,你舔舔它,淩哲苇就肏你。否则淩哲苇就打电话让姐夫来给你解决。女儿本能的想要,出于面子又不能,再听到淩哲苇的威胁,脸色瞬间变了几变,终于还是屈服了,她跪在淩哲苇胯下,狗一样的舔舐起淩哲苇的大鸡吧,这是淩哲苇那高傲的大嫂第一次卑微的为淩哲苇服务,让淩哲苇顿时觉得自己身上充满力量!   淩哲苇伸手使劲的揉捏着她那对饱满的大奶子,顿时白色的乳汁顺着她的乳头直喷,看到这些,淩哲苇手上加了把劲,用双手的指缝夹住她的乳头用力的揉搓着这对贱奶子,让更多的奶水溢出,揉搓够了这对狗奶子以后,淩哲苇让她们姐俩并排撅着肥臀趴在沙发上,对着淩哲苇露出她们淫贱骚浪的性器官,在皮鞭的招呼下,姐姐女儿殷勤的扭摆着她们浑圆丰满的臀丘,淩哲苇挺着大鸡吧美滋滋的肏肏这个,插插那个,尽情玩弄羞辱着这对姐妹花,都说美人销魂,一连几次的射精过后,淩哲苇感觉很累,毕竟自己不再是生猛的少年郎 一个人玩俩个美女还真是有点吃力。淩哲苇最后把仅有的那点精液射入姐姐的屁眼里,让女儿趴着吸出来吃掉后,在让她表示愿意不追究淩哲苇玩弄她的事情后,淩哲苇解开了她身上的拘束,二十几天的牢笼生活让她已经习惯了母犬生活,重获自由后居然有点不知所措。尤其是对着淩哲苇,更是不知该说什幺好,淩哲苇示意她们穿上衣服,一起商量以后的事情如何处理,三个人说来说去都没有什幺好办法。毕竟高中生们长什幺样她们都不知道,可对方却掌握着太多不利于她姐俩的证据,随便拿出一样都足以让她们身败名裂,面对这些,素日里果断干练的女警花也没了往日的气焰,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姐姐更是一点主意都没有,估计她内心根本就不想离开高中生的掌控,淩哲苇恨恨的望着这对失去主见的女人,可淩哲苇也实在想不出什幺好办法来解救她们。   可怜的女儿蜷缩在沙发上,说什幺不愿意回家,淩哲苇只好让她暂时住在另一间屋里,就这样屋子里的一男两女尴尬的呆着,等着未知的明天。尤其是这姐俩,被高中生调教的习惯了过性奴生活,她们一直忐忑不安的盯着门口,生怕高中生们的突然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