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武侠古典  »  诛仙淫传 1-5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诛仙淫传 1-5
第一章:剑震淫戏   南疆极恶之地,天空中常年暗云低垂,群山耸立如黑压压的巨怪,恶水穷山, 瘴气环绕果然绝非虚言。   而就在这人迹罕至之地,此时却有一柄巨大飞剑正穿梭于天穹之上,「恩啊 ……恩啊……」一声声快美的淫声媚叫正从剑身上不断传来。   只见一个身段完美,衣衫淩乱的冷艳美人正坐在一个赤裸健壮青年的怀里, 丰挺双乳挤压在男人的胸膛上,一双雪白的美腿也大大分开,白色纱制裙摆被风 从吹起,露出一对弧形的臀瓣,娇艳欲滴,女子腰胯不甘寂寞地上下耸动,男子 狰狞的巨龙随着丰美肥臀的起坐,时隐时现。   蚀骨销魂的浪吟媚叫表达着美人此时的无限畅美。   男子双手环抱着女子玉胯,粗壮阳具一下又一下得猛烈进出女子不堪鞭笞, 淫液横流的花径肉洞,饱胀的子孙袋,撞在女子细腻雪白的臀上,劈啪之声不绝 于耳。   白衣女子全身酥软,不停颤抖,玉手即便搭在男人肩上也无法使那对弹跳跃 动丰满的玉乳归于平静,檀口中更不时爆发出一阵阵快美的喘息,迷乱的脸上春 意盎然,媚眼丝。   「嗯……不要。啊啊啊……杵到了……啊啊啊。又进来了。好生舒服……不 行了……要死了……嗯啊……嗯。要去了……丢了!丢了!丢了!」   冷艳仙子顿时腰肢雪臀一阵颤抖紧缩,密穴软肉紧紧咬住男子阳具,内壁痉 挛产生的一股股吸力拽住龟头。   「好雪琪,吃我一棍!」   男子奋力提臀忍得住射意,布满爱液的阳具克服肉穴内的阵阵吸力拉出大半 仅留一个龟头,女子顿觉花径空虚,正想出声抗议,不料男子不等发话就是狠狠 一棍塞了回去,「啪!」地一声,淫液喷溅,二人性器再度紧紧相连,女子花心 仙蕊再遭重击,本就处高潮下的娇躯顿时又来一次无上高潮,女子顿时胴体弓起, 向后仰反,双臂后伸乱抓,一对丰满乳球膨胀挺出,口中更是爆发出一阵嘹亮的 哀鸣,「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花心尿道泻出滚滚爱液不知是尿还是阴精,在二人下体溢出喷溅。这骚浪的 仙子显然是爽翻了,直挺挺地后弓着背,半张的檀口内香舌滑出,津液横流,全 身不住颤抖享受着高潮的余韵,含混不清的说着「好棒……死人。你好棒……」   男子抚摸着这具令天下男人垂涎,高潮中的完美胴体,下身仍死死的抵在美 人花心上,享受着仙子骚穴内的高潮后的律动,「陆师姐,你简直骚得不成样子, 舒服!」   原来这放浪形骸的二人便是前去南疆除魔的李洵和陆雪琪二人,自陆雪琪与 李洵离开青云,二人没了师门束缚,一路上自是云雨巫山,浪蕩不已,可谓是烈 火干柴丝毫不知节制。   今日在御剑赶路时,这对男女淫性大发,突发奇想便立即上演了一场「剑震」。   「啵」地一声,李洵将疲软的阳根从陆雪琪的玉穴中拔出,混杂的白浊淫液 立刻从陆雪琪那嫩穴深处溢出。   而此时陆雪琪正裂着大腿,全身不自觉地痉挛着,媚眼无神,香舌轻吐,一 副被操爽了的摸样。   李洵见她这般模样,戏谑之心顿起,将手指插进她的肉穴内又是一阵抠挖, 立时引起陆雪琪一阵尖叫呻吟!   「坏东西……又欺辱人家。别。啊。不要……」   伸手去抓那撩人的魔爪,然而李洵立刻展开攻势,在他熟悉无比的阴道里快 速这摩擦着陆雪琪的要点。   抗拒的玉手霎时没了气力「天杀的……我。呀哦……又丢了!」   陆雪琪的蹬着两双美腿,激烈地卷曲又伸开,全身鬼畜般的抽搐,短暂的一 会儿又高潮了一次。   陆雪琪媚眼迷离,看着李洵「你真是搞女人的能手……让人家丢了又丢,开 心死了。」   李洵抽出手指,将浪穴里喷出的阴精擦在了陆雪琪的雪白双乳上接着双手按 着那对弹力雪白的玉兔揉捏起来,惹得陆雪琪一阵脸红,笑道:「谁让你这幺迷 人,天天干都干不够。」   陆雪琪羞怒已极,一把抓住李洵已经半软的肉棒,上下套弄起来娇咤道: 「是你这个坏东西!   玩我这幺半天居然还没射,看我。呀……」   陆雪琪一声娇吟,却被李洵抓起脚裸压在两肩上,白嫩的香臀立时撅起,花 心大张。   李洵生龙活虎的肉棒正悬在玉壶之上,「陆师姐,对我发坏可是要付出代价 的,这次看我把你干到连尿都喷出来!」   陆雪琪还没答话反抗就看着李洵的肉棒对着自己的屄缝狠狠地插了下去, 「噗滋!」入肉十分,「啊呀!」随着一声娇喘,天空上又回响起陆雪琪不甘而 快美的呻吟声……               第二章:淫寺喜禅   须弥山,天音寺。   山间道路崎岖,峡谷蜿蜒,阳光普照,山中深处的宝剎金光闪闪,恢弘之极, 在这蜿蜒曲折的路上无数信徒跋山涉水向着天音宝寺走去,参拜祈福。寺中人头 攒动,诸人磕头匍匐以祈求来年的平安喜乐,绵长的钟声让浮躁的心慢慢平複, 一片祥和而又安静的景象……   但是就在这一片祥和的景象背后,位于山顶的「小天音寺」中却上演着一场 令人难以置信的淫乱盛典。   不论是在禅房里,还是殿外的空地上,庙堂的佛像前,到处散落着各种各样 女子的内衣肚兜,裤袜以及抹胸布,而那些衣物的主人们正光着屁股被几个同样 赤裸挺着阳物的和尚围在中间奸淫着,每名女子的身上至少被两名以上的和尚尽 情插弄,前后三个门洞都被粗壮的肉棒占领鞭笞着,秽液不甘寂寞地向外涓涓流 出,黄白色的混合浆液涂满了姑娘们的全身。   或许是和尚们禁欲很久的缘故,每个和尚都操的十分卖力,姑娘们被干得淫 声浪语,欲仙欲死,她们此起彼伏的不顾羞耻的娇喊淫喘回蕩在这个庄严肃穆的 寺院里将这小天音寺变成了一座淫窟!   「这名门仙子操起来就是不一样,哎哟,小浪蹄子看佛爷顶死你!」   说这话的正是天音寺的杰出弟子法善,他高大魁梧的身躯把个柔软清丽的美 女压在石板地上打桩一样的塞操着。「师弟,这些同道师姐妹怎能与平凡女子相 提并论?言语上注意一点,这位师姐,贫僧要沖刺了」   法相扶好身下师姐的蛮腰,低吼一声佛号,下身几乎动成道道虚影。「啪啪 啪」的肉击脆响连成一片,而这位师姐经受不住这样的猛操,吐出口中的肉棒连 连求饶:「好师弟,不要这幺快,呀,杵死我了,哎呀呀呀呀!!!」   发出一声淫媚入骨的浪叫,跪着地身体一阵颤抖僵硬被干地泄了身。看到师 兄如此神猛,法善也不甘示弱运起多年御女神通直操得身下美女魂飞天外。   在庙堂的大殿上,天音寺主持普泓上人盘坐在蒲团上而怀里也盘坐着一个身 段曼妙貌美清丽的赤裸女子,如殿上供奉的那尊欢喜佛上的明妃一般。   女子两条修长雪白的大腿盘在普泓上人的腰上,丰腴的屁股下正镶嵌着上人 的佛根,随着有节奏地起坐,在阴唇间套进套出,普泓上人用手托揉着裸女的香 臀,配合裸女的姿态频频向上挺动抽送。貌美裸女的另两只手也没閑着分别一左 一右的抓着着普空神僧和普德神僧的「佛杵」,香唇一会儿含住左边的一会儿裹 住右边的。   只不过即便行此淫靡之事,三位神僧面上仍正色不改,眼观鼻鼻观心,不急 不躁地腰间频频发力,以一种奇特的的节奏进出裸女潮湿的肉穴和朱唇,显然三 位神僧的「禅法」已登峰造极。裸女却不如三个老僧般那幺淡定,口中浪叫不止 「啊……啊……三位师叔……呜呜呜……师侄不行了……快……再快一点……受 不了……」   扭腰摆臀,淫态毕露。   「阿弥陀佛,燕虹师侄,」欢喜论道「一事在徐不在急,不可妄生淫心,不 可妄生急心,不妄可生妒心,需静心止水,明心见性,才能达到大圆满之境」下 身仍不急不躁的剐蹭着燕虹的穴中要点,不能大快朵颐的交合惹得燕虹一身欲火 节节攀升,内心的渴望也愈发强烈。   腰臀摆扭想要增加速度,但普泓枯黄的双手如铁一般地抓着她的腰臀让她不 能随心所欲,燕虹心里翻江倒海,作为焚香谷的杰出女弟子,自然常常都会受到 她师父云易岚的「雨露恩惠」,习惯了她师父云易岚的大开大合抽插,普泓这种 速度简直要了她的命而且普泓每次都是点到及止,弄得她不上不下不断索求,心 里骂了这个老和尚一百遍不止。   若不是师父命她和师姐妹们来天音寺办要事,她也不会被这样折磨,看着门 外那些被年轻和尚操浪语淫声的师姐妹们,心里十分羡慕。   只能嘴上哀求道:「嗯啊……好师叔……再不快点……师侄……真的要受不 了了……啊……嗯嗯嗯……」   这个焚香谷杰出的女弟子舍下尊严一脸淫蕩看着三个老僧。   「唉」普泓上人深深叹了一口气,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看来燕师侄,实 乃淫根深种,修道最忌癡迷肉体欢愉,既是贫僧与师侄有缘,那就待贫僧与师弟 们施展降魔大阵,为师侄祛除体内淫根吧」   「降魔大阵?嗯啊……」   燕虹疑问还未发出,普泓突然向后仰倒同时两双枯手抓住燕虹肉感十足的臀 瓣一扒,那扇小巧菊门就显露出来,普空和普德低唱一声佛号,挺着坚硬的佛杵, 站到她的身前身后。   燕虹立刻明白这三个老淫僧想要干什幺,亏得这老秃驴说什幺降魔大阵,三 穴齐开的玩法她并非没有经历过,只不过被三个德高望重的前辈这样玩弄还是让 她多添一分期待渴望。   看着眼前身后的「小金刚」上那爆起的青筋,燕虹舔了舔嘴唇「哈啊……哈 啊……求三位师叔好好度化燕虹吧……」   没有任何预兆她身后的普空下身突然没有一丝怜惜地借着之前燕虹口液的润 滑破开城门直捣后庭娇花,「啊~啊~~啊啊啊啊啊!!!」   猝不及防的一击,燕虹惨叫一声,张大了嘴,普德借势一挺,偌大「金刚」 就严丝合缝的装进了焚香谷杰出女弟子的朱唇之中。「呜呜呜呜呜呜呜!!!」 燕虹险些被插得背过气去。「三大金刚」现已埋进「魔女」体内,只等一战!   「阿弥陀佛,喝!」   三大神僧手结狮子印,三人原本行将就木的身体同时发出金光,随后一段晦 涩难懂的经文从三个神僧口中吐出,燕虹听到这经文不知怎幺的,下腹处竟升起 一股惊人热意随即散到她的四肢百骸,要人命似的淫痒弥散开来,理智简直要被 这欲望摧毁,唯有口,菊,穴三人连接处是一丝清明的来源,于是她似饑渴已久 的旅人遇到水源,三个肉洞都不自觉嘬吸起来。   三个老僧面上纹丝不动,「淫性已出,二位师弟,与我携手降魔吧!」   于是三人不再是先前那般缓慢抽插,而是雨点似的狂插猛操,每一下都操得 结结实实,尽根到底,三根肉棒你进我出,配合得相当契合,偶尔双棒齐至,真 真将这个焚香谷杰出女弟子捣了个肚烂肠穿。   干得燕虹闷哼连连,死去活来,高潮叠起。   燕虹只觉得三处肉洞里满足和空虚交织,比之前她经历过的任何一次交合都 要快美,每一次碰撞都仿佛能把她的灵魂撞散,惊涛骇浪般的快感沖击着她的娇 躯,思想根本无法集中,白眼频翻,只能跟随本能不住的淫颤抽搐,燕虹现在脑 子里的唯一一个念头就是「绝对不要停下来」……   不知道高潮过多少次后,燕虹连擡手的力气都没了,本来清亮的闷哼声只变 成了无力的哼哼,然而腹部的热意却并没有退去,她仍在渴求,高潮过头也是一 种折磨,不用想一定是这「降魔大阵」的原因,可惜意识到这点的她已经晚了, 不知到这种高潮折磨还要多久才能完结。   此时只听普泓突然开口了「成了,佛奴印已结成了,二位师弟可以结束了」, 说罢,燕虹只觉三处肉洞内三股腥热浆液灌进身体,霎时全身巨震,四肢乱抓一 通,又狠狠得高潮了一次,只不过这次高潮完后,散步全身的淫痒如长鲸吸水般 回到了腹部而后随着腹部一阵轻微的灼痛消去了。   三僧身上金光退去从燕虹体内拔出肉屌,燕虹失去支撑如一摊烂泥是的瘫软 在蒲团上,挺翘的胸脯随着喘息起起伏伏,她勉力支起上身,刚想说话却发现她 小腹上浮现出了一个金色的「卍」,有气无力的问:「三位师叔,这是……?」   普泓慈悲的看着瘫软的燕虹,「燕虹师侄,你的淫性深入骨髓,我三人只得 将你的淫性暂时封印,以后你就作为我天音寺的佛奴,服务诸僧,你腹部上的乃 是佛奴印,只有天音寺的心法才能激发否则无法到达高潮。」   燕虹气结:「你……你们……这些淫僧……」   「阿弥陀佛,佛奴不可对人恶语相向,燕师侄仍需修行啊」普泓话毕,燕虹 只觉那一股致命快感,从小腹佛奴印处升起直击大脑,白眼一翻,下体如拱桥般 弓起,修长双腿颤抖抽搐,一股清亮骚水从花穴内喷射而出!   好一会燕虹才恢複神智。   「不……不要……」   她只能求饶了。「善哉善哉,云谷主的计划我寺已经明了,只要能有更多的」 皈依「之人,我寺将配合贵谷。燕师侄就当这中间人吧,师侄你可以回去複命了」 普泓突然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听得这话燕虹心头巨震,原来这老秃驴早就得知 的她们的来意,这几天真是白给这群秃驴玩了,然而受制于人的她只能道了一声 「好」……   几日后,焚香谷内殿,云易岚眼神抽搐得看着台下一干他派去游说天音寺的 女弟子撩开裙摆露出她们腹部上那个金闪闪的「卍」字纹,「啪」的一声打碎了 端起的茶碗,怒骂到:「这群老淫秃」一旁的上官策赶紧道:「不过这群淫秃倒 是答应了,师兄切不可因小失大啊」   「哼」云易岚怒哼一声,一甩衣袖走出殿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