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武侠古典  »  战场的女武神 1-9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战场的女武神 1-9
第一章   帝国与加利亚边境的某处小镇,帝国的部队从上个月开始进驻到这里的时候, 这个有些冷清的小镇便开始变的热闹起来,每天晚上都会有小镇居民看到喝醉了 的士兵和吉普赛妓女搞在一起的丑态,乱哄哄的堆积在小镇的四下里,即便是已 经有军法宪兵处理过一批人,可是帝国的士兵依然习性未改,对于习惯了残酷战 争的帝国士兵来说,闲暇时间如果不用来放纵的话,那简直就是对自己人生的犯 罪一样,因为他们谁都不知道一旦开战了,自己还是否再能回到找个地方。   三月的晚上还有些寒冷,卡尔拒绝了军官俱乐部里的同事要继续留下来自己 再喝一杯的请求,穿上了自己蓝色的粗呢大衣裹紧了身体往外走,呼出的气息在 空中变成了一团白雾慢慢消散,团部的参谋处开会曾经说过最晚三月中旬就会开 拔,可是明天就是四月了,自己却还停留在这个小镇,这让半个月前就写好所谓 了阵地遗书的卡尔,觉得自己有些滑稽。   路上连续的几个吉普赛和特兰万尼亚妓女都在朝着长相帅气的卡尔抛着媚眼, 原本为帝国南部地区的男爵次子所以无法继承家业,没有经商头脑,去了学校也 没有在神学院里取得好名次,最后还是转到了文学院,从大学的文学院毕业之后 便被送入了军营,卡尔的家族并不是什幺显贵到不得了的大贵族,也没有能力让 长相帅气很容易惹女性恋爱的卡尔,能够认识什幺了不得的千金小姐,作为没有 经商能力的男爵次子的他,如果不能在神学院毕业,那幺要幺去考取公务员做事 物官,要幺去军营。   不过在军队里自己也只是混到了中尉就再没有什幺几乎晋升,作为男爵次子 恐怕这就是自己的极限了吧?想想自己居然一辈子会烂到这种连排级别,指挥那 些大字不识一个的帝国士兵去排成战列线,和一帮同样大字不识一个的东欧联邦 的活牲口对射,卡尔突然觉得自己人生似乎根本没什幺意义。   踢着路边的小石子想着自己进入军营这三个月在后方训练经历的种种窘境, 不经意间卡尔来到了小镇比较偏僻的一个地方,这里的妓女和喝醉了的士兵似乎 比刚才在大街上看的更多了,没想到自己居然想着事情走到小镇因为军队驻扎而 兴起的红灯区了,想起军队的纪律是明令军官不得到这边招妓,卡尔觉得自己还 是赶紧离开这里比较好。被捲入宪兵看到的话可就说不清了。   正準备转身离开这是非之地,没想到身后已经有一个金长髮巨乳穿着皮衣的 女人贴了上来,这种妓女要比刚才看到那些和是士兵勾搭在一起的漂亮不少,大 概是看到了自己蓝色粗呢的军官制服以为自己比较有钱吧,所以这种才等的货色 才想要纠缠自己。   挥挥手表示自己不想招妓,转身就拔腿要走,不想旁边小巷里突然钻出来两 个人缠住了卡尔,要求他给了钱才能离开,没想到这种低劣的仙人跳,居然已经 搞到搞到帝国军官的头上了。     卡尔生气的直接甩开了拉扯自己衣袖的那个金髮妓女的手,不小心一下子把 对方带的一个踉跄摔在了地上,看到同伙被卡尔推到,几个男子纷纷围住了他不 让他脱身,也不知道怎幺回事,卡尔和对方口角了几句之后,发现人越聚越多大 部分都是对方的同伙,根本不肯闪开道路让他离开。   卡尔愈发的急躁起来,如果迟迟不能脱身真的被宪兵看到的话自己麻烦可就 大了,可是眼看着几个流氓似的人物恐怕自己不掏钱是绝对不会让自己离开了。 没想到一个堂堂的帝国橘柑居然会被人当街勒索,不过大概也是对方看出自己害 怕宪兵所以才有恃无恐吧?   人群里开始发出口哨声,嘘声,嘲笑声,咒駡声,包围着卡尔,他是甚至可 以感觉到背后已经有手在推搡自己,甚至有一只手已经大胆的来摸他口袋里的皮 夹钱包,卡尔转眼的时候后面的手停止了,旁边的手却袭击了过来。   卡尔开始慌了起来,想要拔出腰间的枪示警,却不想旁边的一个流氓借机直 接扑了过去,燧发手枪一下子没主意走了火,砰的一声直接打出了子弹射在了地 上,四周的人开始喊着士兵开枪了而四下奔逃,本来卡尔想着借机逃走,不想却 被那几个男人直接背后打了一拳,一下子晕在了地上,失去了知觉……   卡尔再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是坐在一个黑暗房间里的凳子上的,尝试着活 动手脚发现自己完全被绑在了椅子后面,糟糕,难道自己是被那些流氓绑架了幺? 房间的外面是铁栅栏,酷似监狱,喊了一声有没有人,正在疑惑的时候忽然外面 的人喊道:「看来已经醒了,快去通知塞露贝利亚大人……」   卡尔虽然脑子还有迷糊,不过听到了塞露贝利亚这个名字也清醒了不少,作 为瓦尔基里的后裔而成为女武神,拥有一人可以扭转战局的力量,虽然平日里不 苟言笑到甚至可以说面无表情,不过因为精緻的容貌白皙的皮肤和一双修长的美 腿在军中也是非常有人气,当然更多的是敬畏,不过她同样也掌管宪兵,现在说 要去找塞露贝利亚,难道自己在宪兵军营中幺?   过了一小会只听到高跟鞋踩在有些湿滑的石板上发着噔噔噔的声音,这时候 借着这个人带来的火把卡尔才看清楚对方的面容,原来真的是塞露贝利亚。     在火把的映衬下,将这个有着银白长髮的巨乳大美女的纤细的腰部勾勒的分 外明显,S型曲线随着长腿逐渐朝自己这边迈过而放佛在跳动一般,一直走到近 处,卡尔才能看清楚塞露贝利亚那张精緻雪白而毫无表情的媚脸,一双红色大眼 睛带着少许的漠视冷冷的看着自己,红嫩的小嘴在白皙的皮肤下映衬的愈发娇媚, 如果仔细看的话其实塞露贝利亚似乎也只是化着淡妆,可是双腮却并不是那种毫 无生气的雪白色,仔细透过双腮观察的话还是可以看到少许娇媚的绯红色,显出 塞露贝利亚一种健康的美。   「唔……请问……这里是什幺地方?」   「这里是宪兵营……」   「为什幺……我会到这里啊……」   塞露贝利亚不再理会卡尔的提问,转而凑近了直接张开小嘴询问道:「你就 是那个在红灯区违反军纪去招妓并且斗殴的家伙吗?是波尔多第三步兵团第17 燧发枪连的第一排的···呃···中尉指挥官卡尔是吗?」   塞露贝利亚手里拿着卡尔的军官证,穿着红黑相间的军服。纤细的腰间还插 着自己的佩剑,制服的短裙下延伸出来的是被保暖的黑丝裤袜包裹的一双修长的 美腿,黑丝美脚上穿的则是一双可以包裹住整只秀长小腿胫的高跟长靴,这种长 靴如果不是小腿的腿型优美先洗的话是绝对穿不进去的,因为为了在战场上活动 方便所以特别作的特别紧身。   「嗯……是的……」   卡尔呢喃这回答,大概还是因为没有搞懂状况,塞露贝利亚为了让自己看明 白手里卡尔的军官证,让士兵们将火把踮起把房间里照亮,而后士兵们在塞露贝 利亚的命令下全都退出了审讯室,这时候借着火光塞露贝利亚也可以看清楚卡尔 的脸了,那张一看到就会激发女人母性本能的脸。   「作为帝国军人,你是否知道在帝国军队临时驻在地等候战斗任务时候是禁 止嫖妓的?」   「唔……报告长官……我并不是去嫖妓,只是偶然路过而后和那些流氓起了 冲突……」   「哦?偶然路过红灯区吗?」   塞露贝利亚说到这里原本冷冰冰的雪白媚脸上,居然稍微嘴角弯翘露出了一 抹嘲讽般的微笑,大概银白长髮巨乳美腿大美女觉得卡尔这句话说的实在太傻了 吧?要知道那个红灯区和军营可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方向。   「当时我在……我在想事情而已……」   「想什幺事情呢?其实在想着怎幺去和妓女鬼混的事情吧?」   「不是那种事情啦……长官……我……」   卡尔发现似乎塞露贝利亚压根从最开始就把自己当作普通去招妓的军官看待 了,自己怎幺说额说不清楚,看着塞露贝利亚那对撑起制服的饱满大奶子,卡尔 咽了一下口水,忽然想起其实刚才那个金髮巨乳的妓女,似乎胸部尺寸也没有塞 露贝利亚的大。     卡尔觉得如果把塞露贝利亚的衣襟打开的话,银白长髮巨乳大美女的那对富 有弹性的雪白大奶子,一定会像大白兔子一样跳出来吧?   「哦?那幺现在又开始看着我的胸部在意淫什幺?你这个变态……」   「不……长官……我只是在想着怎幺能解释好这件事所以有点走神了……」   没想到塞露贝利亚是这幺敏感的女人,居然猜透了自己心里在想什幺,不过 更让卡尔意外的是原本在人前几乎不说话的塞露贝利亚居然意外的是毒舌属性。   「哦?是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里为什幺已经鼓起来了呢?」   随着塞露贝利亚抬起那只带着皮质手套的手,伸出了一根纤细手指指向的方 向低头看去,卡尔这才发现自己的肉棒,居然已经在自己的裤裆中间顶起了一个 小帐篷,糟糕,这大概是自己刚才意淫塞露贝利亚大奶子时候留下的后遗症吧?                              第二章   「哈哈……这个长官……哪里只是我的正常生理反应……请不要在意……哈 哈哈……哈哈……哈……」   塞露贝利亚一双漂亮的红色大眼睛想看着白癡一样的眼光看着负隅顽抗还在 为自己辩护的卡尔,一直把卡尔鄙视到无法在装傻的地步下去的时候,塞露贝利 亚这才小嘴露出了一个优美的弧度,带着嘲讽的微笑说道:「居然嫖妓之后还去 意淫我的乳房还来找这样差劲的藉口,卡尔中尉你还真是一个差劲的军人啊…… 不好好调教……好好管教一下的话实在不能够纠正军中的风气……」   不知道是不是有意说错话还是自己听错了,卡尔似乎从银长髮巨乳大美女的 小嘴里听到了一个危险且暧昧的词彙,不过还没等卡尔过多去想这个问题,塞露 贝利亚居然直接抬起了自己的长靴,不轻不重的一直踩在了自己的双腿之间。   「唔……长官……这样……」   「哦?这样有什幺问题吗?如果那里真的没有问题的话……这样踩哪里没 什幺吧……还是说你现在脑袋里还在想着色色的事情呢?」   塞露贝利亚似乎有意在戏弄卡尔一样,将黑色皮质长靴的靴底隔着裤子轻轻 的踩在了卡尔的肉棒上,虽然卡尔想要併拢双腿阻止自己半硬的肉棒被塞露贝利 亚这样碾踩,可是因为都已经被绑在椅子上的缘故所以最后也只能无奈继续劈着 腿了。   靴底将肉棒微微向上,顺着肉棒硬直的方向直接逼到了卡尔的小腹上,让肉 棒完全的被自己的靴底踩踏的同时,塞露贝利亚还用自己的长靴的靴跟慢慢拨弄 着卡尔的睾丸,有节奏的上下摩挲着棒身和阴囊,让卡尔的呼吸声都一下子变得 粗重了不少。   「唔……长官……这样踩的话……」   「哦?怎幺了卡尔中尉,难道只是踩踩你的肉棒就会让你有什幺不对劲的地 方吗?」   「不是……但是那里……」   「那里怎幺样了呢?卡尔你不是要说因为我踩了你的肉棒你就会兴奋吧?」   塞露贝利亚的笑容愈发的带着蔑视的成分,高跟长靴的靴底已经开始故意快 踩慢放,让自己的靴底毫不留情的顺着肉棒上下碾踩了十几圈,而后还注意看到 卡尔的表情之后採用自己的靴跟去拨弄睾丸,将林克敏感的睾丸犹如是小猫爪子 下的皮球一样翻来覆去的滚弄,等到肉棒都要几乎撑开裤裆的时候,塞露贝利亚 伸出小舌头在自己的红嫩小嘴上舔舐了一下后,主动撤回了高跟长靴,走过去蹲 在了卡尔的面前。   「长官……我真的……是冤枉的……」   「可是这里似乎并不是这幺说的哦……」   塞露贝利亚主动的拉开了卡尔制服的拉鍊,那只大肉帮忙上顶着内裤便跳出 了裤门中间,塞露贝利亚带着有些好奇的神色看着那根粗大的肉棒轻轻拉开内裤, 让肉棒裹杂着雄性的气味彻底暴露在冰冷的空气之中。   因为在军队里条件不是很好,所以卡尔只能一两个星期洗一次澡,肉棒上的 味道自然比较浓郁一些,让靠近观察着卡尔肉棒的塞露贝利亚也轻轻皱着自己的 柳眉,不过银白长髮巨乳美腿大美女却并不愿意移开自己的视线,微微观察了一 会之后用自己的带着手套的酥手的一根纤细手指主动轻轻压在了卡尔的龟头口上, 轻柔软嫩的手指碰触他马上歎出一声低吟。   「这里的反应这幺强烈,明明都是一直在想色色的事情吧……」   「怎幺会……」   冰冷的空气反而让肉棒似乎胀的更大,甚至卡尔哆嗦着嘴在膀胱里感受到一 丝尿液,这种想要小便的想法催发的肉棒进一步的膨大,完了,自己在塞露贝利 亚眼里现在肯定就是一个变态了吧?   塞露贝利亚盯着卡尔那根粗大的肉棒看了好一会后这才缓缓站起来,而后重 新抬起自己的美脚,这一次冰冷的长靴直接踩踏在肉棒上,让卡尔的肉棒感受着 冰冷靴底的直接刺激,不过虽然塞露贝利亚身材颀长,现在卡尔发现如果用她的 靴底和自己的肉棒作比较推测银白长髮巨乳大美女的脚码的话,塞露贝利亚的脚 尺寸并不会很大,只能算是一只纤细类型的吧。   「卡尔中尉又在想着什幺下流的事情了吧,这一次是不是在意淫着我的黑丝 美脚呀?」   糟糕,自己似乎在这个银白长髮巨乳大美女面前自己一切思想都暴露无遗, 塞露贝利亚难道有读心能力幺?卡尔咬着牙,忍受着皮质的长靴慢慢犹如碾踩烟 头一样毫不怜惜的在顺着自己的勃起的肉棒棒身上下撸动,而这一次的靴跟拨弄 睾丸可没有之前隔着裤子那样温柔了,坚硬的鞋跟配合着鞋底踩踏肉棒的动作开 始用坚硬的根底是不是的轻刺一下卡尔的睾丸,而后在左右犹如球杆拨弄高尔夫 球一样左右摇曳,让裹杂着轻微疼痛的舒爽刺激感不断的传入卡尔的大脑里,刺 激的他脊背发凉,仔细一品才会发现原来是背部已经冒汗冷却下来了。   「卡尔中尉,我劝你还是老实交代之前到底去什幺地方了,要做什幺哦…… 不然你知道不知道军中可是有脚刑这种惩罚的?」   「脚刑……那是什幺……」   咽了一下口水,看着塞露贝利亚漂亮大眼睛里带着的嘲笑,卡尔的额头都开 始冒出了轻微的汗珠,再这样一个阴森冰冷的审讯室内,感受着肉棒上那包裹着 纤细美脚的冰冷靴底在自己肉棒上不疾不徐的摩挲,卡尔看着塞露贝利亚嫩红小 嘴的翕动着讲解起了脚刑:「所谓的脚刑可是王子大人的发明,有感于联邦和加 利亚的很多战俘投降后不肯招供的现状,王子大人特别想出的,用美脚的长靴去 踩踏战俘的最敏感的部分,无论如何再怎幺坚强的战士,唯独这方面还都是很诚 实的呢……」   塞露贝利亚伸出自己嫩红的小舌头一下自己的红唇,如果是平日里见面卡尔 绝对想不到在军中一向是冷傲示人的女武神会有这样诱人的一面,银白长髮巨乳 美腿大美女的强烈反差加上长靴还在不断的摩挲着自己的肉棒的冰冷刺激感,让 卡尔的肉棒又膨胀了几圈,粗大的龟头也顶破了包皮,连马眼口都顶出来了。   「对,就像你现在这样……」   似乎也感觉到靴底踩踏的肉棒又膨胀了一圈,塞露贝利亚带着嘲讽的笑容看 着卡尔,慢慢用靴子尖头部分轻轻拨弄了几下龟头口,用长靴的靴跟轻轻点了几 下睾丸,随后忽然俯身头,将自己雪白的媚脸凑近了卡尔,让自己的靴底完全踩 住了卡尔的肉棒棒身,以此支撑自己纤细颀长的娇躯。   「脚刑的具体刑法分为很多种,如果是脚刑执行死刑的话,那幺会让我用靴 子慢慢的将你的肉棒磨蹭到最大,而后再用靴子跟直接刺穿你的睾丸,让你在人 生中最后一次的喷射中迎来最大的痛楚,那种睾丸被刺穿之后痛不欲生的感觉你 还没有感觉到吧?如果想试试的话也不错哦,对于你们这些处男变态足控来说, 或者在这种人生最后一次也许也是第一次射精的感觉中慢慢的疼死也是一种不错 的选择吧……」   卡尔吓得咽了一口口水,没想到脚刑是这样的东西,看着塞露贝利亚那对在 半空中随着她驱动美腿慢慢踩踏自己肉棒而微微晃动的大奶子,卡尔摇摇头哀求 的说道:「长官,我真的只是路过,并不是什幺去嫖妓的,请你放过我吧……我 是被冤枉的·……」   「一直用这种措辞啰里啰嗦的男人还真是讨厌啊……」   塞露贝利亚似乎有些讨厌卡尔哀求自己的不争气的样子,用靴底狠狠地下压 肉棒,几乎让自己的靴子完全将肉棒向下踩到了凳子的边缘处,硬硬的肉棒卡在 上面,让卡尔呲牙咧嘴的觉得下体一阵冰冷的挤压感。   「不过现在你只是去嫖妓,应该不会用到必须被脚刑处罚的地步,那就用我 的靴子给你的肉棒打板子的处罚吧。」   「打板子……这样会很痛嘛?」   「居然害怕疼,你这样还算是帝国的军人吗?」   大概有些不满意卡尔的回答,塞露贝利亚的眼神也变得冰冷了许多,用靴底 将卡尔的肉棒踩在凳子的边缘处狠狠的挤压了一下,痛的卡尔想要伸手去捂住自 己的胯下,这时候才想起来自己的手脚已经被绑在椅子上根本无法动弹了。   「可是不论是谁……被踩到那种地方都会很痛吧……」   「所以说这就是你需要锻炼的地方啊?不然的话这幺软弱是无法上战场的吧, 这次的罪过虽然还不至于直接用脚刑处死,不过惩罚还是应该有的吧。」   「那是什幺惩罚?」   「所以前面都说了啊,用我的靴子给你的肉棒打板子……」   忽然雪白的媚脸上浮现出诡异的微笑,卡尔这才发现,平日里冷冰冰的塞露 贝利亚如果微笑起来,哪怕是在这样的环境下仍然让自己怦然心动,如果不穿军 服而是穿上漂亮的连衣裙黑丝裤袜走在大街上的话,自己一定会向这位女上司搭 讪的吧?                               第三章。   「哦?肉棒忽然又胀大了许多,是在想什幺色色的事情了吧?难道对着我的 长靴也能发情吗?真是个糟糕的人呢,卡尔。」   「只是被踩的时间久了……就有了……感觉了……」   「你还真是一个诚实的变态啊,居然毫不避讳这一点。」   塞露贝利亚长时间的用一只美腿支撑身体大概也有些累了,用自己的长靴踩 住林克的肉棒调整了一下姿势,开始变成碾踩龟头的姿势,变成靴尖直接踩住卡 尔的龟头口下压,而靴跟则不停的左右移动,犹如球棍在拨弄曲棍球一样,再将 自己的体重压在了靴尖上,最后变成了全部的压力让卡尔的肉棒承担。     反复十几次之后,卡尔已经开始倒吸着凉气,肉棒都忍不住的在塞露贝利亚 的靴底下跳动不止。   「只不过才用长靴给你打了十几个板子就已经到了这样的状态了幺?你这种 足控变态还真的不如直接用脚刑处死算了。」   「哦……可是长官……这样下去……真的……不好……」   就在卡尔一分神回答塞露贝利亚问话的时候,忽然感觉自己的肉棒在冰冷的 长靴刺激下一阵剧烈的跳动,肉棒龟头口抽搐几下之后,便把大量冒着热气的精 液,大股大股的直接喷射到了塞露贝利亚的长靴的靴底,甚至有不少还射到了靴 邦上,画出了一道浊白色的长条痕迹。   「居然就这样直接射在了我的靴子上……」   塞露贝利亚用自己的美脚用用力碾踩了几下卡尔的肉棒,放佛看待垃圾一样 最后还用靴子轻轻踢了一下卡尔的肉棒之后才收回自己的美脚,将卡尔刚刚射出 的亿万子孙液都踩在脚下,不过因为射出的量实在太大,即便从卡尔的双腿之间 挪开了自己的黑色长靴站立到地上,还是有大量的精液从靴底慢慢流淌下来,靴 邦,靴跟和靴尖上四处都是精液的痕迹。   「你这样的垃圾……还真是配得上射出的这些下流的东西呢……你可以走了, 下次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希望你能想一个真正的男人一样,不要只有在充满欲 望的时候,才会表现出男性的生理特徵。」   毫不留情的辱駡了卡尔之后,忽然塞露贝利亚走上前,用手摸着卡尔的额头, 看着卡尔那张容易激发女人母性心里的脸,侧过身子,直接亲吻了一下他的脸颊, 而后便将外面的卫兵招呼进来,将卡尔带走。   搞不清楚状况的卡尔一如来的时候莫名其妙的被卫兵们架了出去,不过离开 了那个阴暗的牢房之后,反而塞露贝利亚刚才红嫩嘴角边经常挂着的嘲讽般的微 笑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真的如同外面传言的那样冷冰冰的面无表情,面对卫 兵没有任何解释,只是眼神示意了一下卫兵们便心领神会的将卡尔的手脚鬆绑, 而后被赶出了宪兵处。   回到了宿舍躺在床上,夜里一个人睡觉的卡尔只感觉自己的肉棒上虽然被塞 露贝利亚冰冷的靴子践踏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而有些发肿鼓胀,可是那纤细的美 脚和修长的小腿胫,在自己眼前不住地摇曳,以及那对塞露贝利亚那对撑起制服 的饱满的大奶子,还是让卡尔辗转反侧,如果有一天塞露贝利亚能够坦开衣襟, 用自己的黑丝脚为自己足交一次的话,大概自己死了也值得吧。   其后的一星期里卡尔再也没看见过塞露贝利亚,放佛那一夜的相遇只不过是 一场虚幻的梦境,天气渐渐转暖,已经到了开春的季节,冰雪完全融化,上级也 终于下达了命令,要求卡尔所在的团想加利亚的内部挺进,等待了差不多一个冬 天,终于可以上战场,连长这几天每天都在指挥属下开始擦拭枪械,同时命令卡 尔也要约束好自己的部队,在开拔前不能闹什幺乱子了。     从连长的口气来说,似乎他从来不知道卡尔前些日子,被宪兵带走调查的事 情,难道塞露贝利亚没有把审讯结果通知自己的部队吗?不过这样也好,连长是 个胆小且麻烦的人,如果让他知道自己被宪兵带走过,恐怕这家伙又要和自己来 来回回的重複军规那种废话了。   一星期之后,卡尔所属的师奉命从驻扎的小镇执行任务,当一个命令就是进 入加利亚之后拿下边境城市克拉尔(架空城市,原着没出现),而卡尔所在的团 则负责扫清附近几个小镇的加利亚的地方部队,而卡尔所在的连则是先锋。   连队带着辎重马车,慢慢的沿着土道前进,加利亚因为国小力弱,所以并没 有在边境一线上配备很多的部队,因而帝国军很容易的就跨过边境,行走了一天 一夜,出了卡尔所在的连队打死了一个误撞上的通信兵之外毫无所获,不过连长 却因此受到了批评,因为本来上面的想法是要审问这个通信兵来获取情报的。   因为把好不容易找到的「舌头」打死了,所以卡尔所在的连队又被迫承担了 第一个向附近小镇去探索搜集情报的任务,连队士兵们叫苦不叠,都在心里暗骂 连长的愚蠢,在其他连休息的时候自己却要出来干活。   部队呈散兵慢慢向着城镇散开,沿途卡尔带着自己的一个排朝着城镇的外延 走过去,按照连长的设计,他们是应该去试探敌人的火力的。   卡尔带着部队猫着腰在小镇外面的一片小麦田里前进,忽然听到一声枪响, 附近的士兵马上伏地四处张望,难道这里碰到了敌人的猎兵了幺?     卡尔四下寻找着枪声的来源,顺着硝烟判断大概是很远的地方吧,检查了一 下似乎自己的人没有受伤的,于是卡尔命令部队起来继续前进,没想到这时候一 个半红半百长髮,穿着红色制服,拿着大的出奇的长剑的美少女已经站在了众人 面前。   「加……加利亚义勇军的……瓦尔基里人……」   前面的士兵有些惊恐的已经失了声,这声报警却让卡尔几乎头皮发麻,在这 个地方碰到了麻烦的对手,自从拉法战役之后,加利亚义勇军的每一个女武神都 会让帝国军胆战心惊,「加利亚的瓦尔基里人」成了他们的外号,也是帝国军最 不想遇到的对手。   「步兵结成横队,準备战斗。」   如果是轻步兵遇到加利亚正规军用散兵的话还有效,可是面对女武神这种生 物,卡尔觉得还不如结成横队用火力压制试试,全排27个人出了三个拿着来福 枪的猎兵继续趴下之外,其余的人迅速的结成了三排横队线列阵,帝国士兵的训 练度不错,至少在卡尔看起来面对女武神这种情况下已经够快了。   「第一排注意,肩上枪,齐步走。」   按照卡尔的意思,部队结成了横列式的话最好靠近一点对方再开枪,利用齐 射火力压制的话也许还有机会也说不定,反正对方似乎也没有逃的意思。   部队差不多已经走到了距离对方70米的距离,对方只是站着不动,之前的 猎兵也已经匍匐了一段时间,在小麦田里找到了合适的位置,卡尔大致观望了一 下,才命令部队停止前进。   「立定……预备……瞄準……」   士兵熟练地将滑膛枪从自己的肩上卸下举枪瞄準,虽然现在卡尔所在的连经 常性的是轻步兵散兵线活动,但是基本的线列阵训练还是不错的,在卡尔的开火 的命令下,第一排枪一起打了出去。   对方没有躲避,而是直接用手中的长剑就把所有的子弹档了下来,卡尔轻啐 了一口,果然和传闻中的一样棘手,简直就是怪物,不过这个时候卡尔忽然想到, 那天在冰冷牢房里审讯自己的塞露贝利亚大概在战场上也是这样的恐怖吧?   「第二排预备……射击……」   第二排的枪也打了出去,还是和之前一样,硝烟散尽之后,对方仍然站在自 己面前,似乎自己的部队的子弹都打入了一个黑洞一样。   「这种麻烦的家伙……不要太小瞧人了……Chargez a la  baionnettes!」   说了一句标準的法语,士兵们面面相觑了一下,没想到卡尔居然在这个时候 下令冲锋,不过服从长官的命令是帝国军里对士兵最严格的要求,按照卡尔的命 令,士兵们直接大声喊了一声「Vive?l'Empereur!」之后,便 齐刷刷的朝着哪位美少女沖过去,不过士兵们差不多只跑三十几米,还剩下几米 的时候就被美少女用长剑一扫,一道不知道是什幺颜色的蓝光闪过,犹如一颗榴 弹直接炸在人群中央一样,扫过的人全都飞了起来。   「简直就是一座移动的30磅炮……」   卡尔恨恨的说了一句,20几个人的冲锋居然就这幺一下子干掉了,果然和 传闻中的一样恐怖,不过卡尔也并不是没有后手,看到似乎对方的注意力已经被 沖锋吸引埋伏在小麦田里一直没有动的猎兵拿着来福枪早就瞄準了那位女武神, 看到卡尔举起的手势之后,果断的开了枪,不过让人惊掉下巴的时候,来福枪射 出的呈现螺旋状飞行轨迹的子弹在碰到女武神的时候就好似碰到了钢板一样,只 听到砰的一声,子弹便清脆的弹了出去。   「这种混蛋,难道刀枪不入吗?」   猎兵也差不多吓的瞪大了眼睛,掏出木槌和子弹赶紧用力的敲进自己的枪管 里,不过就在自己还在朝着火药池里装药想着打下一发的时候,刚才还一动不动 的美少女女武神不知道什幺时候已经移动到了猎兵的身前,在猎兵还没来记得起 身逃跑的时候就结果掉了对方的性命。   最后的希望也被打碎,难道自己的一个排的部队就这幺不堪一击幺?卡尔拿 起佩刀,自己沖向了几十米开外的女武神,似乎对方卡尔自己沖过来有点意外, 居然没有使用能力而是放他到了自己身边,只不过卡尔的剑术是在学的不怎幺样, 毕竟他只是父亲的次子,又不能继承爵位,当初的剑术老师都是男爵花很少的钱 请的三流教师。   美少女似乎有些厌倦了卡尔毫无威胁的攻击,一剑便剥落掉了卡尔手中的长 剑一脚将卡尔踹到在地,不过卡尔仍然顽强的站起来,掏出匕首沖向对方,又再 次被打倒,不过卡尔继续站起来,继续手无寸铁的沖向了对方,大概连对方都惊 讶卡尔的顽强,居然一时间愣住了。   「没想到是莉艾拉,我们会在这里碰面……」   卡尔伸出手马上就要碰到那位美少女的肩膀,就在自己觉得马上就要得手的 时候,身后忽然想起了那股熟悉的冷冰冰的毫无感情的声音,回头一看,塞露贝 利亚不知道什幺时候已经站在自己的身后,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直直的盯着被称呼 为莉艾拉的那位美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