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不伦恋情  »  背着爸爸肏妈妈[改编版]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背着爸爸肏妈妈[改编版]
                               前言  我是个懒人!所以是伸手党,但是现在绿风盛行,吾等血亲党势弱。而且论坛里发现了以前的好多经典乱文都被改成了绿文。婶子可忍,叔不可忍。于是将多年前的一部短文,捉虫并扩写了一下。文笔有限,仅为抛砖引玉,还请各位大佬海涵!并请绿文各位大佬手下留情!给吾等血亲党一条生路!                              (正文)  我叫张凯,出生在北方一个小城里的普通家庭,父母都在国企厂上班。我现在在本地一个专科学校上学。这种专科学校说是上学,其实根本不学东西。父母也早有打算,让我混个毕业证,等我毕业了,找找人托托关系,把我也弄进他们的这个国企厂。我本身是一个胸无大誌的人,对于父母的这种安排,我也倒是乐享其成。  我在学校浑浑噩噩的过着日子,转眼马上就要十一黄金周了,十一的前一天晚上,我回到了家,想与父母计划一下十一来个全家出游。  到家后天已经很晚,我打开门看见妈妈苏丽华正在往桌子上端菜,我把包放下,去洗手间洗了个手,妈妈看我回到家,就招呼着我和爸爸吃饭。在饭桌上我跟他们说了十一假期想全家出游一次,父母想也好久没出去玩了,也就同意了。爸爸吃饭时会喝点酒,所以吃的很慢,而妈妈很快就吃完了。  吃完饭,妈妈就要去洗澡,说:「你们爷俩先吃着,等我洗完澡我在收拾桌子。」说着就去拿睡衣去洗澡了。  不一会儿,我也吃完了,爸爸还在喝酒,我离开餐桌,转身就坐到客厅沙发上,拿起茶几上的旅游图册就开始看,边看边和仍在一旁餐桌上吃饭的爸爸讨论。正在我低头看旅游图册的时候,妈妈洗完澡出来了。妈妈洗完澡,就直接穿上了睡衣,睡衣是一件白色丝质长袍,中间有一条束腰带,妈妈脚上穿着一双拖鞋,边擦着头发边向我走来,走路上,胸前的两个大奶子一晃一晃的,一看就没穿胸罩。  妈妈走到我旁边坐了下来,说「儿子,咱俩一块看。」说着还向我抛了个媚眼。  是的,你没有看错,确实是向我抛了个媚眼。看到这,各位就大概猜到了我们母子的关系了吧,没错我们母子俩早就做过爱了。至于为什幺会这样,一个正值虎狼之年的熟妇,每天过着不愁吃喝的平淡日子,自然要找点刺激的事情做,俗话都说「饱暖思淫欲」嘛。而与儿子做爱,应该没有比这更刺激的事了吧。  回到屋里的场景,我看到妈妈对我抛媚眼,我瞬间明白了妈妈的意思,顺势把左手放到了妈妈的大腿上,并向大腿根部摸去。由于爸爸是背对着我们,所以这一切都浑然不知。我的手摸到了妈妈的下边,没有摸到内裤,而是直接摸到了妈妈的屄,妈妈颤抖一下,轻轻「嗯…」了一声。  我趴到妈妈耳边,用只有我们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说「骚妈妈,都湿了,内裤都不穿。」  妈妈白了我一眼,说:「还不是为了你方便,快,给妈扣扣,妈痒。」  听到妈妈的话,我把左手中指插进了妈妈的屄里,右手从妈妈背后绕过去,隔着睡衣搓揉妈妈的乳房。妈妈自己把睡衣领口往两边拉了拉,漏出了白嫩的美乳。我有点恶作剧的心态,深出了舌头去舔,妈妈把手放在我头上抚摸着我的头发,我又把头鉆到睡衣里叼住了妈妈的乳头。  「轻点,被让你爸听见了」妈妈轻轻拍了我的头一下说。  我又把嘴伸到了妈妈的嘴边,跟妈妈来了个舌吻,互相交换着唾液。  我憋的有点难受,轻轻跟妈说「妈,你也帮我撸撸」边说边继续扣着妈妈的骚屄。  我下身穿的是一条运动短裤,一下就把短裤和内裤褪到了膝盖处,漏出了勃起的大鸡巴。妈妈把手放到了我的鸡巴上轻轻套弄着。我跟妈妈还要时不时的跟爸爸说话,讨论出游的事。在我的抠弄下,妈妈轻声的娇吟了起来。就在我和妈妈忘我的互相爱抚的时候,听见父亲放下碗筷和酒杯的声音。我和妈妈迅速的分开,我快速的提上了裤子,妈妈也整理了一下睡衣。  「我去洗澡了,丽华,你把桌子收拾下,等我洗完澡再商量。」爸爸沖着坐在沙发上的妈妈说。  「嗯,你去洗澡吧。」  说着妈妈走向了餐桌,爸爸也进洗澡间了,而我继续坐在沙发上看着旅游图册。我侧头一看,妈妈正背对着我弯着腰收拾桌子,浑圆的香臀被我尽收眼底,我刚刚软下去的鸡巴又硬了起来。我起身走到妈妈的身后,将裤子脱下一点,露出坚硬的鸡巴,隔着睡衣贴在妈妈的屁股上。  「妈,我帮你吧。」我在妈妈耳边厮磨这说。  感受到了我的坚硬,妈妈扭了一下身体,说:「起开,别捣乱,你爸待会儿就出来了,别被他看见。」  「没事,你还不知道我爸吗,洗澡磨磨蹭蹭的,一时半会儿出不来。」  「那也不行,等我收拾完着。」  我等不及了,本着苦谁也不能苦了我的小弟弟的原则,我一下掀起了妈妈的睡衣,迅速的把鸡巴插入到了妈妈已经泥泞不堪的肥逼里。妈妈没有準备,受到了我突如其来的撞击,「啊」了一声。我赶紧从后面捂住了妈妈的嘴,并对我妈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爸爸在浴室里听到了妈妈刚才的声音,说「丽华,怎幺了。」  「没事,磕了一下腿。」  「小心点,让儿子帮你一块儿收拾吧。」  「爸,我在帮我妈收拾呢。」我朝浴室里喊着。边说我边继续在妈妈屄里抽插着。  妈妈侧过头推着我对我说:「混蛋,说了现在不行,拔出去。  「妈,我这都进来了,不射出来就出去,晚上睡不好觉啊」我嘿嘿的笑着说。  妈妈看事已至此也没办法了,没好气的说。「快点儿弄,弄完我好去刷碗。弄完这一次,今晚就没了。」  「妈,我也想快点射,但你也不给我点刺激的,你孙子也不好出来啊。」我死皮赖脸的说着。  「死样儿,是不是就想听妈说骚屄、肏屄这些话,我就不说。」妈妈明显理会了我的意思。  「妈,说两句吧,你跟赵主任在床上干的时候不挺风骚嘛。」我继续跟我妈说着。  「滚,你是不是偷看我俩了,啥时候的事儿?」我妈边被我肏着边说。  我嘿嘿笑着,没说话。这幺干了一会儿,我还没有要射的意思。  妈妈可能是怕爸爸突然出来发现我们,想让我快点射出来,放开了说着她认为的脏话:「嗯……嗯……啊,好儿子,快……用你的大鸡巴,使劲插妈妈的骚逼里……快干妈妈……肏……肏我……肏死我……快……」  我解开妈妈的束腰带,打开妈妈睡袍的前襟。妈妈由于是弯着腰,两个白皙娇嫩的大奶子垂着,随着身体的晃动也来回摇晃着。我双手从妈妈的两侧腋下绕过去,使劲的搓揉着妈妈的奶子。  「兔崽子,轻点揉,揉红了待会儿你爸上床看到会起疑心的。」妈妈红着脸说。  我故意说:「那就让他看吧,他要知道了,咱俩就可以光明正大的肏了。」  妈妈手伸到后边捶了我一拳,并回头白了我一眼:「他要看到你肏他媳妇,还不打断你的腿。」  我不想再讨论我爸,转移话题:「妈,你说我这幺使劲搓,能搓出奶来不?」  「奶个屁奶,你妈又没怀孕,哪儿来的奶」  「妈,那你帮我生个孩子吧,这样我就可以吃你奶了。」  「啊……嗯……生……妈给你生……快肏我……射我……射到我子宫里……弄大我的肚子……我就给你生……」妈妈故意刺激着我。  听到妈妈这幺淫蕩的话,我忍不住了,快速使劲的抽插,最后伴随着滚滚精液喷薄而出,我一下插入了最妈妈的深处,滚烫的精液也同时使妈妈达到了高潮。  我在妈妈的背上趴了一会,妈妈推了我一下:「起来,去拿点纸过来。」  我起身拔出鸡巴,妈妈赶紧用手堵住她的屄,怕精液流出来。等我把纸拿过来,妈妈岔开腿,用纸堵住屄,并晃了两下,为了使精液流到纸上。我也赶紧用纸擦了擦我还湿着的鸡巴。  当我们收拾的差不多的时候,爸爸也洗完澡出来了。我妈在厨房刷碗的时候,爸爸的电话响了,厂里的领导来电话了说国庆要要让爸爸值几天班。国营厂里就是这样,活虽然不多,但必须要保证人在岗位上,国庆全家出游的计划就这幺泡汤了。在客厅看了会电视,我就回我卧室了。  学校的管理特别松,在学校也没什幺事干,所以我经常有事没事找借口不去学校。这天,我没去学校,父母都上班了,就我自己在家。我閑的无聊就在家上网玩,打开我经常上的那个黄色网站,看着看着性欲就起来了,拿起钥匙,锁上门我就去厂里找妈妈。  我妈看见我的过来,问我:「怎幺了?」  我把我妈拉倒走廊厕所旁一个没人的角落,狡黠的对她说:「妈,我自己在家,閑的无聊,也憋的难受。」  我妈瞬间就明白我的意思了,说:「滚,小流氓,我这正上班呢。」  「妈,现在不正休息时间嘛。再说了,妈,咱俩有还几天都没做过了,你不想我啊。」我撒着娇对妈妈说。  「死样儿。回去自己解决,妈不跟你聊了,要回去工作了。」说着妈妈转身就要走。  我一把拉住妈妈,搂到怀里说:「妈,我真特别硬了,就想现在肏你。」说完,便用下面的鸡巴隔着裤子顶在妈妈的短裙上,不停的摩擦。  「你想死啊,会让人看见。现在不行,而且也没地方。」妈妈想挣脱我说:「小混蛋,等晚上回家,你爸睡了,我再去找你,让你肏个够。」  「不行,我现在就要。」我环顾四周想找个地方,说:「妈,咱俩去厕所肏吧,那里安全。现在中午休息,厕所没人。」一边说着一边把妈妈往女厕所推。  「滚蛋,我早晚得被你害死。万一被发现,咱俩就完了。」妈妈的情欲似乎也被挑逗了起来,嘴上说着,但脚却没停下,随着我往厕所走去。  到了厕所,进入一个格挡后,我马上关上门。妈妈今天穿的是一件职业套装。上身是黑色小西服加白衬衫,两个大奶子把胸部撑得鼓鼓的。下身是一条黑色短裙,两根性感的美腿上套了两条肉色丝袜。脚上一双高跟鞋。我双手迫不及待的揉搓着妈妈肥美的巨乳,嘴覆上妈妈柔软的双唇。我和妈妈的喉头都在不停地动着,偶尔分开一下也是两人的舌头相互纠缠在一起……  吻了一会儿,妈妈说:「别隔着衣服揉,待会儿上班妈妈还得穿,别揉出了褶。」说着解开上衣和衬衫的纽扣,并把两颗肥美的玉乳从胸罩里拿出来。  我一口叼住妈妈的乳头,另一支手在另一个奶子上揉搓着,边揉边说:「妈,我想吃你口水了,给我点吧。」  「小坏蛋,小时候妈亲你都不让,閑妈口水脏,现在还争着抢着要。」妈妈点了我一下,笑着说。  「小时候不知道那是个宝贝啊,现在才知道,妈妈的口水是人间美味啊。」我奉承者妈妈说。  「呦,说话这幺甜。啥时候给我说个儿媳妇回来啊。」  「妈,你不就是你儿媳妇嘛。来,叫声老公听听。」  「去你的。」妈啐了我一下。我又亲上了妈妈的嘴,妈妈往我嘴里运送她的口水,我大口大口的咽了进去。  我右手离开了妈妈的美乳,向妈妈内裤摸去,此时妈妈内裤已经湿了,我知道妈妈动情了。  「妈,你都湿了,好骚啊。」  「啊,你快点啊,妈妈快受不了,快点把你那个插进来。快点插妈妈,要不一会儿该来人了。」妈妈说着自己就去脱内裤。  我也解开裤腰带,拖到膝盖处,此时妈妈已经脱掉了内裤。  「妈,你越来越淫蕩了。」我笑着说。  「讨厌,不许这样说妈妈!」  「妈,你给我舔舔。」  妈妈白了我一眼,蹲下身帮我口交了起来。妈妈自从跟我做爱后,口交的技术越来越好了,不一会儿,我感觉硬度差不多了,跟妈妈说:「妈,转过身去,手扶着墻,我先从后面肏你。」  妈妈起身,将裙子先到腰出,转过身弯着腰。我把鸡巴放到妈妈屄缝出,一下插了进去。  「啊」妈妈轻哼一声:「好大……好热啊……啊……嗯……好儿子,快干我。」由于与妈妈的欢爱次数增长,妈妈在和我肏屄的时候也越来越放的开了。  「肏……我肏死你……骚妈妈……骚老婆……」我嘴里也发泄着。  这样干了一会儿,我让妈妈换了个姿势,妈妈面对我,后背靠在墻上,我擡起妈妈一条腿,将鸡巴往前一凑,鸡巴从前面插进去。  「小坏蛋,你……你太会玩了……肏……肏的妈妈好舒服啊……」妈妈轻声叫着。  我顺势又亲吻妈的嘴:「妈,你的口水好甜啊。」  「甜你个大头鬼,快点,使点劲,你给妈弄舒服了,妈今晚回去还让你爽。」我和妈妈交合部位并没有因为上边的热烈亲吻而减慢。  「啊……骚老婆,别叫儿子,喊我老公,叫老公……快……说你喜欢被我干!要不然我不干了!」我一边拍着妈妈的屁股,一边说。  「不叫,小坏蛋,就不叫」妈妈用撒娇的口气说。  「你叫不叫,不叫我就不肏了。」说着我把鸡巴抽到了妈妈的屄口出,不在往里插。  妈妈正在兴头上,我突然不动了,不上不下的感觉另妈妈太难受了。  「肏你妈,快动啊。儿子……儿子老公……老公……快肏我……肏你的骚妈妈,骚老婆……快」妈妈放肆的说着淫话。  「骚老婆,骚丽华……你太骚了……」听见妈妈的骚话,我又继续在妈妈骚逼里抽插着:「骚老婆,儿子老公的鸡巴大不大……老公插的你爽不爽。」  「啊……嗯……爽……老公插的我好爽……以后我天天要儿子老公肏. 」妈妈头发被我肏的散开了,秀发飞舞的说到。  「哈哈哈,妈妈你真是骚到家了,我就干死你这个骚妈妈……」  「哦……天哪……儿子老公……我快要死了……哦……哦……哦……给我……小骚穴要……」妈妈语无伦次了,头开始狂乱的摇摆。  我似乎快到了射精的边缘,赶紧加快速度使劲抽插,突然精关一松,大股的精液直向妈妈子宫喷去。  「哦……老公你太棒了……哦……小骚屄受不了了……我来了……来了……哦……」妈妈抵挡不了我的沖刺,终于在我的抽插下也达到了高潮。  高潮过后,我拔出鸡巴,妈妈赶紧用她的内裤放在下面,擦了擦已经留到屄口的精液和她的淫水,并整理了一下秀发。  「老婆,你好骚啊,流了这幺多水。」我坏笑着对妈妈说。  「哼,小混蛋,还不是你害的我流了这幺多」妈妈说着:「内裤湿成这样也没法穿了,赏给你了。」说着妈妈就把内裤扔给了我。  我把内裤放到鼻尖一闻,好大一股骚味。  「妈,你把内裤给我了,那你里边穿啥,不会想直接挂空挡吧。」  「没办法了,只能这幺着了,谁让你这小淫棍现在来啊。」妈妈娇媚着说。  「嘿嘿,妈,今晚回去我帮你舔逼,保证让你再爽到高潮。」我嘿嘿笑着说。  「行了,赶紧出去吧,我要上班了」说着妈妈推开格挡的门走了出去,看没人,赶紧招呼我让我跑出去。发泄出来后,我心情不错,一路哼着歌回到了家。  回到家,我继续听着歌上网,因为刚刚在妈妈身上发泄了出来,整个人神清气爽的。玩了一会儿,突然感觉困意袭来,我就关了电脑,躺床上睡觉了。这一觉不知睡了多久,当我微微转醒的时候,我听见外面开门的声音,并听见有人交谈。我掀开被子套上裤子,打开我卧室的门,看到是父母回来了。  「别一直在家窝着,多出去转转。」爸爸看到我出来刚睡醒的样子,以为我又一天没出去。  我心里想「我怎幺没出去,我不紧出去了,还去你们单位了;我不但去你们单位了,还在你们单位厕所跟妈妈干了一炮呢。」但我嘴上应承着爸爸:「嗯,知道了。」说着,并把目光移到了站在爸爸后面刚换完拖鞋的妈妈身上,妈妈好像能看出我内心的想法是的,脸上出现了一抹绯红。  「妈,晚上吃啥。」  「昨天烙的饼还有呢,我炒个菜,再做点粥。你去洗个脸吧,醒醒觉,待会儿过来吃饭。」说着,妈妈脱了外套,就进了屋。  爸爸还向往常一样,回了家就坐到沙发上,拿起那本他不知看了几百遍的三国演义,又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我去厕所洗了把脸,出来看到在厨房的妈妈正在洗菜,想调戏妈妈一下,就转个身进了厨房。我走到妈妈身后,在妈妈肥臀上轻拍了一下,贴近妈妈耳边说:「妈,挂空挡的感觉咋样,爽不?」  「爽个屁爽,你这小流氓,天天在我身上使坏。」  「妈,别忘了中午我跟你说的话,待会给你舔屄。」我油滑的说。  「滚蛋,天天屄屄的,也不害臊。」妈妈白了我一眼。  「嘿嘿,妈,你都是我老婆了我还害啥臊啊。再说了,我只跟你这个大美女说,别人想听还听不到呢。」  「样儿吧,别捣乱了,赶紧出去,我要炒菜了。」妈妈红了脸,边说边推我。  我看目的达成了,也就去客厅看电视去了。  不一会儿,妈妈就做好了饭,我跟爸爸也起身去餐桌。我跟妈妈坐在餐桌的一边,爸爸坐在我们的对面,手里还没放下那本三国演义。  正吃着饭,我妈对我爸说:「老张,你那书就那幺宝贝啊,吃饭也不舍得放下。」  「你吃你的呗,我看书也碍不着你吃饭。」  「我就看不惯你那样,大字不识几个,还装爱看书。」  「妈,我爸乐意看就你让他看吧,看书总比去干别的强啊。」我插了句话,对着妈妈说,并把左手放到了妈妈穿着丝袜的丝滑的大腿上。  妈妈感觉到了我手的存在,向我使了个眼色,并朝爸爸那边努了努嘴,意思是「拿下去,你爸就在对面呢。」  我装作看不见,继续把手向上移去,摸到了她的下面。妈妈由于还没来得及找新内裤穿,所以我直接摸到了她的屄。爸爸坐在对面,我的动作也不敢太大,只是在外面摸着,不敢插进去扣。  这时,爸爸突然对妈妈说:「丽华,丽霞和严峻他俩咋样了?」  丽霞是我小姨,比我妈妈小两岁,我妈兄弟姐妹三人,我还有个小舅住在农村老家。小姨小时候在农村老家曾经过继给了村里一家没有孩子的邻居,后来那家人自己有了孩子,小姨又被姥爷要了回去,但是估计姥爷没有在意户口的事,小姨的户口还在人家那。  这里介绍一下我小姨。我小姨是一个性格特别开朗的人,长的特别漂亮,不到二十岁就与一个村里外出打工的小青年恋爱了。但我姥姥姥爷不同意,硬是把他俩拆散了。后来,我小姨就变得更玩世不恭起来。就这样过了几年,小姨的年龄也变得越来越大,姥姥姥爷怕小姨嫁不出去,就托人给小姨介绍了一个城里的小伙,也就是我现在的姨夫严峻。我姨夫看我小姨长的好看,就同意和我小姨结婚了。我姨夫家里条件还不错,但性格特别窝囊,与我小姨的性格恰好相反。婚后生了个儿子,也就是我表弟,我这个表弟有点先天智力缺陷(弱智)。我小姨并不爱我姨夫,只是迫于家庭压力才结婚的。婚前并没有多少了解,婚后越来越发现性格不合,几乎天天吵架。我小姨特别能花钱,自己挣得还不多,因为我姨夫家里有点钱,所以我小姨也没离婚,一直凑合过。  「就那样吧,勉强还凑合过,只是夫妻俩天天吵架,苦了小涛(我表弟)了。」我妈说着。  「是啊,小涛那孩子挺可怜的。儿子,你有空多去你小姨家转转,多去陪陪小涛,那孩子爱跟你玩。」爸爸又转头对我说。  我左手一边在妈妈大腿和阴部来回摸着,一边回答:「爸,我知道。我有空就去小姨家玩,也顺便能帮小姨干点活。」  「就你还干活啊,你不添乱就行了。帮我干活时,你就没好好帮过忙,竟瞎弄。」妈妈意有所指的对我笑着说。  听到妈妈的话,我在妈妈的屄上揪了一下,妈妈倒吸一口凉气,使劲瞪了我一眼。  我心里想「每次我帮你干活的时候,还不都是把你伺候的舒舒服服的」但我当着我爸的面也不敢说出来,只能嘿嘿的笑着。  「别傻笑了,去给妈拿点水过来」妈妈用筷子轻打了我的头一下,并故意要把我支开说:「这粥太稠了,妈想喝点稀的。」我只好起身,去帮妈妈拿水了。  吃完了饭,我趁爸爸没注意,偷偷在妈妈耳边说:「妈,别忘了晚上来我房间,我让你爽爽。」  「小崽子,是你又想爽了吧。白天刚做完一次,现在还想。」  「谁让妈长的这幺漂亮呢,我现在看见你就想肏. 」我故意对妈妈说着淫蕩的话。  「滚蛋」说着,妈妈就不再理我,我也回到了我的卧室。  回到卧室,我就躺在床上玩手机,因为下午睡了一觉,现在也不困了,而且我还得等着妈妈,待会儿还得好好服侍她老人家呢。  过了一会儿,卧室的门被敲响,并传来妈妈的声音:「儿子,有衣服要洗没,妈待会儿要洗衣服。」妈妈大声说着,我猜她是故意说给爸爸听的。  「妈,我有两件衣服要洗,你进来拿吧。」我也顺着妈妈,用坐在外面也能听到的声音说到。妈妈推开门走了进来,我朝客厅一看,没看到爸爸,问我妈:「妈,爸睡觉去了?」  「嗯,你爸说今天太累了,先去睡了。」妈妈说着。  妈妈应该是刚洗完澡,换上了一件丝绸做睡裙,头发还用毛巾包着,盘在头上,睡裙下面露着两条大白腿。妈妈身高不太高,只有1米6,所以腿不太长,但妈妈腿型特别好看且肉感十足。听到妈妈的话,我起身把我卧室门关好,顺便上了锁。  「我是来拿你要洗的衣服的,你锁什幺门。」妈妈一边说着,一边找衣服,「在哪儿呢,你要洗的衣服?」  我直接向妈妈扑去,嘴里说:「妈,别装了,爸爸都去睡觉了,今晚咱娘俩好好爽爽,我也让你舒服舒服。」  妈妈推开我,说:「今晚不做了,我要去洗衣服。」  我以为妈妈是在故作矜持,又一下把妈妈扑倒在床上,盘在头上的毛巾在我扑倒她的过程中掉了下来,一头秀发散开,我的嘴嘴奔着妈妈诱人的双唇而去,手也向妈妈下边摸去,摸到了妈妈的内裤。我心想「妈妈怎幺把内裤又穿上了?」  正在我冥想的时候,妈妈又一把推开在她身上趴着的我,我没有準备,被妈妈推开到了一边。妈妈起身,整理了一下睡裙和头发,坐在床上对我说:「儿子,咱俩谈谈。」  我仍死皮赖脸的说:「妈,谈啥?谈恋爱吗?谈恋爱哪儿有做爱好。」  「别跟我扯了,我是想来谈谈咱俩的事。」妈妈严肃的说着。  我看见妈妈的表情,看妈妈不向在闹着玩,也起身对妈妈说:「妈,你想说啥?」  「儿子,我想了想,咱俩不能再这样了,这样不对。我是你妈,你是我儿子,咱俩这是在乱伦,这要是在以前,是要浸猪笼的。」妈妈认真的对我说。  「妈,你是女的,我是男的,男欢女爱有什幺不对。现在是21世纪了,社会的包容性越来越强。同性恋现在都合法了,我们总比同性恋强吧,最起码我们还是一男一女,不会得艾滋病,只要不被人发现,有什幺不可以的?」我对妈妈说着。  「你……你这是在强词夺理。」妈妈找不到如何反驳我,只能硬着头皮说。  「妈,我这不是在强词夺理,我说的都是事实。而且,我与你做爱,我就不用去外面小姐去了,不仅能省钱,还安全。」  「你还去外面找小姐?」说着,妈妈擡起手就要打我。听到我说去找小姐,就把注意力全转移到这上了,好像忘记要跟我讨论什幺了。  「没,妈,我只是打个比方。」我看见妈要打我,赶紧往后退了退,嘿嘿笑着说。  「你敢去找小姐,我扒了你的皮。」妈妈没打到我,怒视着我说。  「哪能啊,家里有个这幺漂亮的美熟妇,我怎幺还能去外边找小姐啊。」我继续厚颜无耻的说。刚刚还有怒气的我妈,听到我夸她,羞红了脸,说不出话。  我继续加把火,说「再说了,我爸现在不行了,你又性欲正强,我要是不满足一下你,你要是去外边找个情人,咱们家就毁了。」  等我说完话,突然意识到暴露了什幺,赶紧捂住嘴,但为时已晚,妈妈还是听见了我的话。  「你怎幺知道你爸不行了?你是不是真偷看我们了?那次跟你做爱的时候,你就说我跟你爸做爱会说骚话,那时我正在兴头上,就没跟你追究,这次你得跟我说明白了。」妈妈对我说。  我赶紧又蹭到了妈妈身边,想继续转移妈妈的注意力,用手去揉她的胸,嘴上一并说到:「妈,咱俩别谈这个了,还是肏屄吧,你看你又没带胸罩,是不是想让我咬两口啊。」  「滚,我没带胸罩是为了我自己舒服,跟你有什幺关系。你别跟我扯开话题,今天你不给我说明白你偷看你爸我俩做爱的事,今天就别想碰我。」妈妈说:「以后也别想。」妈妈感觉力度不够,又补了一句,恶狠狠的说到。  我狡黠的笑着说:「妈,那我跟你说明白了,是不是今天就可以,以后也可以了?」  「你先说,说完再说别的。」妈妈没有拒绝也没答应我。  「嘿嘿,妈,其实在咱俩第一次发生关系的那天,我就看到你俩做爱了。」  这里我要说一下,我第一次与我妈妈发生关系的事。  我第一次与我妈做爱,时间也还太久,是在我高中刚毕业的时候。高中毕业,考上好大学的人家里都会给办升学宴。我同学大部分都考上了本科,我学习本来就不好,高考也没能超常发挥,就只报了本地的一个专科学校。我几个比较好的兄弟,也要去外边了,考上大学的去上学,没考上的也不想在家待着了。因为马上就要分开,所以那个夏天我们就经常聚在一起喝酒。我父母是以为我是看着同学高高兴兴的办升学宴,心里听不是滋味,所以也就没怎幺管我。我记得有一天晚上,我们兄弟几个在XX(我一个兄弟)家喝酒,刚开始的时候,XX说:「今天谁也不许走,使劲喝,谁喝倒了谁就在这睡,都跟家里说一声。」  我看他们几个兴致都特别高,也就给我妈打电话:「妈,今晚不回去了,在XX家喝酒呢,就在xx家睡了。」  XX我父母都认识,我妈跟我说了一句:「别喝太多,注意身体啊。」就挂电话了。  正喝着,有个哥们喝起劲了说:「咱都毕业了,还是处男呢,走,找小姐去,咱也玩玩女人。」  我这几个兄弟都是色狼,听他这幺一说,都开始起哄,嚷嚷着就準备出门。其实,我也是个色狼,但我真閑那些小姐脏,而且我那时候年龄还不大,虽说父母那个夏天不怎幺管我,但我也不敢玩的太过火。跟他们出了门,我就找个借口回家了,我那几个兄弟都说我怂。等我回到家,已经过了半夜了,父母平时这个点都已经睡了,我怕吵醒父母,轻手轻脚的开了门。等我进了屋,轻轻关上门后,发现父母卧室门没关紧,从里边露出幽幽的灯光。我心想「爸妈现在还没睡吗?」  我走到父母卧室门口,通过门缝向里望进去,惊呆了我。我看见爸爸光着身躺在床上,妈妈跪趴在爸爸的双腿间,头在爸爸鸡巴处上下耸动着,只是秀发垂下来,挡住了妈妈的脸颊,我看不到妈妈的表情。妈妈穿的是一身紫色情趣内衣,两个大奶子垂着来回晃蕩,下身穿的是一条黑丝网袜,脚上还穿着一双酒红色的高跟鞋,鞋跟看起来有10cm长。我从来没有看到过妈妈这身装扮,也从来没看到过这幺香艳的场景。估计是父母以为我不再回来,所以卧室门都没有关紧。看到这,我的鸡巴瞬间就有了反应。  「啊,好舒服,丽华,你含的好舒服。」我听见爸爸说。  我妈妈在卖力的为我爸爸口交着,嘴里说不出话,只是「嗯……嗯……啊」的叫着。  一会儿,我听见我爸说:「丽华,我好像硬了,咱试试吧。」  听到这句话,我明白了,原来是爸爸性能力不行了,估计是为了刺激爸爸,妈妈才买了这身情趣内衣穿给爸爸看。我站在门外,由于兴奋全是都开始抖了起来。只见两人换了个位置。妈妈躺到了床上,脱掉了下面的丁字裤,扔在了床头,爸爸跪在妈妈的双腿间,扶着鸡巴就要往妈妈屄里插。  「嗯……老公……啊……好舒服……好大……老公……你干的骚……骚老婆好爽……爽……啊……」妈妈为了使爸爸更硬一点,故意说着淫话。  突然,我看见爸爸的动作加快了,嘴里说着:「啊,老婆,我快了,我要射了。」说完,屁股往前一推,整个人就趴到了我妈妈的身上。我爸爸插进去,到射出来也就一分钟,能看出了我妈妈并没有很爽,被弄的不上不下的。  就这样待了一会,我妈把我爸推到一边,说:「我去洗洗。」  说完就起身下床朝门口走来,我怕被发现,赶紧一溜烟跑回了我的卧室。到了卧室。我躺在床上,心情一直不能平静,鸡巴还依然勃起着。妈妈刚才的装扮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我鬼使神差的起身开门向卫生间走去。卫生间也没有关严,我听见了里边哗哗的水流声。就在我从卧室走到卫生间门口的过程中,伴随酒精的作用,我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我不但要看,我还要肏,我要肏我妈妈。」  走到卫生间门前,我推开门迅速的走进去,并在里面把门上了锁。  妈妈正背对着门洗澡,听见锁门的声音转过头,说:「老张,你……」话还没说完,看见进来的是我,慌张的说:「儿子,你怎幺回来了,快出去,我洗澡呢。」此时妈妈正光着身子沖水,情趣内衣和丝袜放到了一旁的洗漱台上,脚上那双酒红色的高跟鞋也换成了拖鞋。  「妈,我想肏你。」我借着酒劲说。  「什幺?」水流声掩盖了我的声音,妈妈似乎没有听清。  我没有再说话,迅速的褪下短裤,露出已经坚硬如铁的大鸡吧,径直走过去,把妈妈摁倒墻上,就把鸡巴向妈妈下面插去。对于妈妈来说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以至于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等到我鲜红的鸡巴贴近她时,她才知道我要干什幺,推着我说:「畜生,你要干什幺,我是你妈。」  我已经不管不顾了,唯一的想法就是我要肏妈妈,我要肏到她高潮。由于妈妈一直挣扎,而我又是一个没性经验的初哥,一直找不到屄口,插了几下才插进去。插进去一瞬间,妈妈「啊」了一声。  我一直抽插着,也不懂什幺技巧,一下一下猛烈的干到底。妈妈开始激烈的拍打我,推我,但用在快要疯狂的我的身上都显得绵软无力,妈妈不知是来了感觉还是知道推不动我,挣扎渐渐减弱了。  「妈,你的屄好紧,儿子好爽。」我边抽插边说。妈妈一直抿着嘴不说话。  终于,不知在抽插多少下之后,我的精液深深的射入了妈妈身体内。同时我看到妈妈全身痉挛了一下,知道妈妈也到了高潮。射完后,一股浓浓的恶心感向我袭来,我没敢再看妈妈一眼,跑出卫生间回到了卧室,迷迷糊糊睡着了。  第二天,我怀着忐忑的心情醒来,不知道在卧室门外面对的是怎样的疾风骤雨,我不敢面对妈妈,更怕妈妈告诉爸爸。但最后我还是硬着头皮起来了,知道这一切早晚都要面对。因为是周末,父母都没上班。打开卧室门,看见客厅只有妈妈,并没看到爸爸。  我战战兢兢的开口问妈妈:「我爸呢?」  我妈看我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噗」的一声笑了出来,并说:「你爸被他那老哥们叫去下棋去了。锅里还有点炸饼和豆浆呢,你先吃点。」看到这种情况,我知道妈妈并没有把昨晚的事告诉爸爸,不知是被我征服了,还是出于对我的溺爱。就这样,我开始了与妈妈的偷情生活。  「妈,那天在浴室肏你,不仅仅是因为我酒劲上来了,想爽爽,还因为我看到你跟爸爸做爱,被弄的不上不下的,想帮帮你。」  「呦呵,你还成好心了。在浴室肏了我,我还得感谢你呗。」妈妈哼着说。  「不用不用,那倒不用,嘿嘿。帮妈妈止痒,是我这个儿子应尽的义务。」我说着,又向妈妈身边凑了凑。鼻子闻着妈妈的发香,手里揉搓着妈妈的巨乳,时不时的揪一下妈妈的乳头。  「滚蛋,小小年纪,油嘴滑舌的。」妈妈的乳头硬了起来,欲望也逐渐被我点燃了。  「妈,你跟我说说,当时你咋想的。我过后可吓死了,特别怕你告诉我爸爸。」  「小流氓,现在知道怕了,当时肏我的时候不是挺有勇气吗?」  我嘿嘿笑着,没说话,嘴移到妈妈耳边,轻轻吹着气。  「别吹了,耳朵痒」妈妈继续说:「你当时刚进来可真把妈妈吓坏了,脸和眼睛都通红的,跟着了魔一样。」  「还不是你那天穿的太骚了,我控制不住啊。」  「穿的骚怎幺了,我穿的骚也不是为了给你这小屁孩看的。听你这话,成了我勾引你了?」  「不是,是我禁不住诱惑嘛。」我嘿嘿笑着说:「妈,然后呢,我感觉我插进去后你也不怎幺反抗啊。」  「我咋没反抗,一直推你,你就跟发了情的公狗似的,连推带打都不动。」  「妈,我要是公狗,你不就成了母狗啦,哈哈」  「去你的,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妈妈接着说:「推你也推不动,后来慢慢的妈也来感觉了。也怪你那个死爸,给我整的不上不下的。我特意为他买的那套内衣,谁知道还不顶用,倒是便宜了你小子。」  「嘿嘿,妈,你穿情趣内衣真好看,等儿子以后再多给你买几套,你穿给儿子看。」  「不穿」妈妈娇媚无限的说:「你不是说让妈妈舒服舒服吗,就这样让妈妈舒服啊。」  我一听,立刻明白了妈妈的意思,转身趴到妈妈的双腿之间。一把脱下妈妈的内裤,妈妈的两片小阴唇上已经沾满了亮晶晶的淫液,显然我刚才的爱抚使妈妈动了情,整个阴部在灯光的反射下非常的诱人。我先用手抚摸妈妈的阴蒂,下面的幽洞一阵紧缩,我想尝尝妈妈的淫液,不由得把舌头覆上了妈妈的阴唇,不断轻舔着这美妙的阴部。  在我舌头温柔的舔刮之下,妈妈的骚屄更加的充血了,当我用舌头轻刮阴蒂之时,妈妈的小腹和大腿也跟着颤抖起来,肥屄里的淫水越加的流个不停,粘的我满嘴都是。  「啊,小坏蛋,轻点,妈妈要受不了了。」  接着,我双手紧抱住妈妈的屁股,又用牙齿轻咬妈妈的阴蒂,不时的把舌头伸进她的阴道搅动,妈妈紧紧抱住我的头,嘴里的淫声越来越大。  「啊……啊……好舒服……好儿子……别咬了……啊……妈……妈要受不了了……啊……要来了」随着妈妈淫叫,一股水柱从妈妈的幽洞里喷薄而出,打湿了床单,也喷的我满脸都是。  「妈,你这是要用你的淫水帮我洗脸啊。」  妈妈还没从高潮中回複过来,躺在床上,气喘吁吁的,小腹和两个肥美的大奶子随着也呼吸起伏着,白了我一眼,没说话。  我侧躺下来,用嘴去舔弄妈妈肥硕而且富有弹性的乳房,「妈,爽不爽,儿子的技术可以不?」我骄傲着对妈妈说。  「小屁孩,从哪学的,是不是背着妈做了什幺坏事。」  「妈,我这都是从AV上学的,等改天咱娘俩一块探讨探讨。」我油滑的说着。  「一边去,谁跟你探讨啊,我不看那些东西,恶心。」  「妈,也让我爽爽吧,我下面难受啊。你看,我鸡巴都出水了。」我用手把着微硬的鸡巴给妈妈看。  妈妈轻敲我的头:「想爽还不躺好。」  闻言,我就直接平躺到了床上,妈妈在我的身侧,俯下身,用嘴轻舔了一下我的鸡巴,接着整根含了进去,深深的吞裹,我舒服的呻吟着,在妈妈卖力的吮吸下,我的鸡巴逐渐坚硬如铁了。不知什幺原因,今晚妈妈特别主动,在我还没準备的时候,妈妈一下跨坐到我身上,把鸡巴对準她的屄口,一屁股坐了下来。妈妈又弯下了身,两颗丰满的大奶子摩擦着我的胸膛,火辣辣的香唇吻上了我的嘴唇,丁香舌也伸入我的口中,紧紧缠抱着我,猛吮猛吸着,下面结合处也不断扭动着。  「小心肝……乖儿子……」妈妈娇哼着。  这时我猛的向上一挺,双手扶住妈妈丰臀往下一按,只听妈妈一声娇喘「啊……轻点……死鬼……你……顶死妈妈了……」  「妈,快动……」  妈妈娇躯颤抖,媚眼欲醉,粉臀不断地和我撞击着。  「妈……亲妈……快动……再用点力……」  「啊……你个小坏蛋,小色狼……肏妈的小流氓……啊……嗯……」  妈妈在我身上套弄着,两个大奶子剧烈的摆动,飞扬的美发,成熟性感的身躯,都让我兴奋不已。我隔着睡裙握住晃来晃去的大奶子,不停揉捏着。  「乖儿子……妈好美……噢……嗯……啊……好舒服。」  「妈,别叫的太大声,爸就在隔壁呢。」  「小坏蛋,谁让你肏的这幺舒服,妈不管了,妈就要叫。」妈妈似乎陷入了疯狂。  剧烈的运动使妈妈娇喘吁吁,我起身,靠坐在床头,抱紧妈妈,把妈妈睡裙往一侧一拉,漏出了丰满的大奶子,我一口叼住的乳头,吮吸着,咬着。  「骚妈妈。你的屄好紧……儿子好爽……」  「好儿子,再使点劲,嗯……肏我……妈又要来了……」妈妈不停的浪叫着,刺激的我更卖力的沖刺。妈妈子宫口强烈收缩着,滚烫的阴精喷薄而出,遭到了热液的沖击,我也一阵哆嗦。  「妈,儿子也要射了……啊……射了……射大你的肚子」  「儿子,射……射给妈……全射到妈妈里面……妈给你生孩子」  浓稠的精液一股一股的射入到了妈妈体内。  射完后,我摊靠在床头,妈妈头垂在我肩头,我们母子还呈搂抱的姿势,休息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臭儿子,射了这幺多,妈又得再洗一次。」  「嘿嘿,妈妈,又爽上天了吧?」我对妈妈说着:「妈,不要再去想别的了,只要我们两个在一起开心、快乐、舒服就够了,人生在世,屈指不过几十年,要及时行乐嘛。」  「嗯,小坏蛋,妈也放开了,以后妈都听你的。」妈妈对着我的脸,羞涩地说着。接着,我们母子又忘情的亲吻了一会儿,然后,妈妈把我的床单撤下,换上一条新的,抱着床单和要洗的衣服就出去了,我躺在床上,不久也进入了梦乡。  冬去春来,万物複苏,转眼间,就到了阳春三月。我和妈妈继续过着性福的日子,一有机会就背着爸爸做爱。  某位老师曾说过「春天来了,又到了交配的季节。」我的性欲这几天一直高涨,苦苦找不到发泄的渠道。周五晚上,我在学校接到了妈妈的电话:「儿子,你明天放假回家顺道买袋米回来,你爸出差了,不在家,家里的米见底了。」  我知道,这是妈妈给我的信号,我对妈妈说:「好嘞,妈,你明天就在家等着吧,我一定早早的把米买回家,『餵饱你』。」  「小坏蛋,妈用你餵啊,妈自己不会做饭吗?」  「嘿嘿,妈,我技术好,『做』的香。」我在电话里调戏着妈妈。  「不跟你频了,记着明天回家啊,我挂了。」说着妈妈就挂了电话。  第二天,我早早起床,去超市买袋米就直奔家里。爸爸出差了,这几天我又可以和妈妈日日笙歌了。到了家,我怀着激动地心情开了门。打开门,我看到屋里不是只有妈妈一个人,我小姨丽霞正坐在沙发上和妈妈聊天,眼圈还有点红,应该是刚哭过。看来我还不能立刻就解放我的小弟弟啊。  小姨和妈妈都望着在门口的我,我忙跟她俩打招呼:「妈,我回来了。小姨,你也在啊。」